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3章 茶香浅浅(二四)
    周末一早温茶就跟着陆宴走了,安母听见引擎声追出门,只看到汽车摆尾。

    安母气的追了两步,还没追过去,人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安杏见状,默默的走到餐桌边吃早餐,安母看了她一眼,面色不渝的问:“接走你妹妹的是谁?”

    安杏本来想说出陆宴的名字的,她心里特别讨厌温茶跟陆宴混在一起,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,可话到嘴边,她脑海里忽然划过昨晚少女光影明灭里的模样,她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不知道?”安母愤恨的将筷子扔在了桌子上,“你妹妹的事,你怎么这么不上心?”

    安杏垂着眼睛没吭声,安母恨铁不成钢的拿起手机,急匆匆又去给温茶打电话。

    温茶的电话很快就打通了,接电话的却不是温茶,而是一个声音冷漠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你好,伯母。”

    安母握着电话的手一颤,她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“你是谁?你怎么会接安茶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是安茶的朋友。”陆宴眼睛眨也不眨的说:“今天来接她是一起去图书馆看书,伯母如果没事,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安母的心瞬间就跌倒了谷底,凭借女性的第六感,她觉得这个朋友有水分,“你是安茶的朋友?什么时候认识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是安茶在一中的朋友,我叫陆宴,您想知道我的事,可以问安茶的姐姐,她会告诉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陆宴挂断了电话,他把手机放回温茶手里,朝她眨了一下眼睛,“我的回答还好吗?”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收起来,心里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,说不上痛快,但有点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她之前挺惧怕让安母知道陆宴的,但是现在,她一点也不怕,她甚至还巴不得安母生气,那样她心里会产生一点快意。

    这种快意对她来说并不适宜,但足够有重量了。

    手机从安母的手中滑落下来,她回头看向还在吃早餐的安杏,目光里射出一股探寻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的事,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?”

    安杏“啊”了一声,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安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见她脸上一派纯真的模样,犹豫着,最终没有询问“陆宴”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温茶跟陆宴先去了一趟图书馆,把要用到的学习资料准备好之后,两人就到陆奶奶那儿一起学习。

    陆宴给温茶讲题,陆奶奶就在厨房给两个小家伙准备午饭。

    做完习题,陆宴从卧室里取出吉他,给温茶弹了两只曲子,手把手教温茶学吉他。

    温茶对乐器其实并不擅长,不过介于陆宴教的认真,她也愿意学一学。

    陆奶奶做好饭后,叫了自己的大孙子一起过来,这位陆家大哥一身黑色西装,看起来严肃又刻板,不过抛去初印象,人还是很温和的。

    陆宴介绍温茶认识后,陆大哥还给温茶带了份儿见面礼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,可以和陆宴一起去老宅看看,家里人还是挺想见你一面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一脸茫然,有点不着调的问:“家里人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陆大哥极为认真的点点头,“毕竟是我们家宴子的女朋友,我们家里人都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……”没想到陆大佬家会这么开放,要知道她今天回去绝对会被她妈打废好吗?结果人陆宴这边竟然上升到见父母的地步,差距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的。”温茶受宠若惊的点点头,“有时间,我一定过去看看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吃过午饭,陆宴开车带温茶去郊外兜风,两人沿着宽敞的马路一直走,开到野花盛开的原野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宴从后座取出吉他,两人坐在草地上弹了会儿吉他,就开始接吻。

    陆宴的吻技与日俱增,亲上小姑娘,就跟狼咬住肉一样,咬的死死的,任凭温茶怎么挣,也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滚做一起,在草地上打滚儿,陆宴按住小姑娘的后脑勺,呼吸着空气里的淡香,沿着脖颈一直往下亲,亲到小姑娘的锁骨,少男心一下爆了,手沿着温茶的衣摆往上滑,入手一片温凉肌肤,跟锦缎瓷器一般让他爱不释手,他心里悸动不已,喘着粗气,克制住自己继续往上摸的冲动,将温茶狠狠地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现在比我还小一岁,我十八岁时,你还未成年,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温茶简直emmm,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陆宴挑挑眉,“我不管,你想想你该怎么补偿我?”

    温茶一把推开他,嫌弃的说:“没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亲一口?”陆宴凑近她,笑眯眯的说,“今天教你做题我还没收报酬呢。”

    温茶暗自翻个白眼,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可以了么?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热吻,不过陆宴也挺高兴的,能得到小姑娘主动献吻什么的,实属不易了。

    随后陆宴又亲自教导了小姑娘什么叫真正的吻,翻个身把温茶放在自己身上,和她一起躺在草地上,心情轻快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哥都想好了,等你上大学了,我们就住一块儿,”陆宴毫不害臊的说,“住一块之后,哥天天给你做好吃的,把你养的白白胖胖,到时候天天抱着搓。”

    温茶自动忽略后一句话,怀疑的问:“你会厨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陆宴大手一挥,豪气的说:“只要哥想学,就没有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忽然觉得自己好废柴……

    “哥还想了,一毕业咱俩就结婚,办个举世瞩目的婚礼,让你妈你姐都看看你老公我对你多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沉默了一下,犹豫着说:“我们还小,不要想这么多,要是以后实现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”陆宴揉了一把她的脸,“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,哥从不耍流氓,哥只跟媳妇儿亲热。”

    温茶老脸一红,“你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陆宴哈哈一笑,抱着温茶不放手,笑着说:“要脸还能这样亲你抱你磋磨你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