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2章 茶香浅浅(二三)
    “没有,”温茶飞速的否认,“我是学习。”

    安母面色难看的盯住她,“不要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谎,”温茶说:“我也不想继续弹钢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安母手里拿着的果盘瞬间掉落一地,她死死盯住温茶,“你给我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您听明白了的。”温茶回望着她的眼睛,眼里没有害怕的神情,“这些我都不想继续学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安母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,“是谁教唆你的?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?”安母冷笑起来,“没有谁你会这样反抗我吗?我的女儿我会不了解?”她愤怒的质问着,声音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你钢琴学了十年,你姐姐早就钢琴八级了,你还像个初学者一样,我为了让你继续学花了多少时间在你身上,现在你说不学就不学,你把我放在了什么位置?你对得起我为你付出的心血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温茶手指轻轻的握起来,她看着安母,认真的说:“但是我真的不想学了,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”安母的眼睛一下就红了,“我为你规划的那么好,你凭什么中途放弃?”

    “我学不好妈妈,”温茶轻声说:“我学钢琴学不会,补习跟不上节奏,这些都是事实,我接受这个事实,您也接受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安母被她气的心肝儿都疼,“你学不会你不会用功吗?你光在这儿用嘴说就能学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用功了呀,”温茶说:“可是我再怎么努力,也赶不上姐姐的进度,我再怎么努力,也做不到你心里想的那么好,我不想让你失望,也不想让自己失望,可是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,是我们注定做不到的事,不是勤能补拙、呕心沥血就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弹钢琴,弹钢琴的时候,我总觉得没乐趣,总是想放弃,可你希望我能达到和姐姐一样的地步,但一个人的接受程度是有限的,我已经受不了了,妈妈。”

    温茶静静地望着安母,语气出奇的平静,“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,请您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安母抓起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了她脸上,“你就是这样来回报我的吗?我对你的付出在你眼里就是你不喜欢的东西是吗?啊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温茶被打的往后倾了一下,她弯腰捡起地上的抱枕,“以后,我只想做我自己喜欢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安母盯着她固执的脸,胸口剧烈起伏着,她气的浑身战栗,“这就是你今天要跟我说的话?以后你不去学钢琴也不去补习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安母冷笑出声,“以后我不会再送你去兴趣班,也不会送你去补习班,你怎么样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看着她这张柔弱可怜的脸,安母就来气,“不要让我看到你!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,没再说话,转过身就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安母站在原地,盯着她的背影,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安杏看了母子俩争吵的全过程,轻手轻脚走到安母身边,伸手抱住了安母的胳膊,轻声安慰道:“妈妈,您别生气,妹妹现在还小,不了解您的苦心,等她再大一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小?”提起讥讽道,“她现在已经十六岁了,还有一年就高考,这个年纪还小吗?”

    “妈妈,”安杏站起身给安母捏了捏肩膀,“您跟她计较什么呀,等她想明白了,自然会跟您认错的。”

    安母冷哼一声:“什么时候她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安母迟疑了片刻,“你妹妹现在在学校里都认识些什么人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安杏眼睛一动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妈怀疑是有人把你妹妹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安杏摇摇头,“不会吧,我看妹妹现在就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”安母语重心长的说:“你妹妹太单纯,她一向听我的话,如果没人在背后唆使她,她怎么敢跟我顶嘴?”

    安杏面色迟疑了一瞬,“那我一会儿去问问我在一中的同学?”

    “好,”安母拍拍大女儿的手,“你妹妹生下来就是克我的,你可要问清楚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晚上吃饭,安母没给温茶好脸,一句话也没跟温茶说,一旁的安父见状,有心想缓和几句,都被安母的不合作打断,吃过饭后,温茶上楼写作业,安母盯着她冷哼一声,回了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温茶写了一会儿作业,安杏就敲开了她的屋门。

    她走进来看了温茶一眼,坐在温茶身边,面色微妙的说:“茶茶,今天我看到陆宴背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握着笔的手一抖,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提醒你,别和陆宴做的太过分,爸妈都不是什么能接受早恋的人,要是传到他们耳朵里,你和陆宴恐怕没什么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温茶放下笔,跟她对视一眼,“所以这就是你给我打五个电话的原因?”

    安杏面色微变,不答反问道:“你当时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温茶:“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实话,安杏是相信的,否则陆宴不可能拿着温茶的手机给她回复,但就算这样,她心里也有点说不出的愤然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你们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“陆宴根本就不适合你,”安杏极为笃定的说:“他太过张扬,无所忌惮,但你呢?你是安静的,是软弱的,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人,才算一个世界的?”温茶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旗鼓相当。”安杏毫不犹豫的说:“你适合跟温文尔雅的人在一起,而陆宴适合跟气场相符的人在一起,你们是两个极端,就是现在在一起,总有一天你们也会受不了彼此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姐姐的话,跟他分手吧,”安杏拉过她的手,温情款款的说:“好好学习,别再跟他混在一起,也别再让妈妈失望,你以前不是就做的很好吗?回到以前的样子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

    “不?”安杏烦躁起来,“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不?陆宴只会带坏你,你难道还没看清楚吗?以前的你从不会忤逆妈妈,也不会说出不弹钢琴的话,现在的你变成什么样了?你已经彻底为陆宴影响了,以后你会彻底失去自我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?”温茶低低的笑了一声:“你也觉得我会被陆宴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温茶深深地看向安杏,“我的决定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早就厌倦跟你走一样的路了。”温茶轻声说:“我一点也不想成为第二个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做点我喜欢的事,就是做不好,我也想去做,至少那会让我觉得,我是我,我没有活在你的光环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