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9章 茶香浅浅(二十)
    温茶对他半夜来找自己的行为表示淡淡的谴责,但被吻了几口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。

    陆宴爱不释手的捏着她小小的肩膀,在她额头、鼻尖、嘴角各吻了下,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,“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从他怀里退出来,正要往院子里走,陆宴又舍不得的从身后抱住她,“媳妇儿,真想把你带回家。”

    温茶拍了一下他的手臂,陆宴将头埋在她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她身上的茶花相,这下总算放开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我在校门口等你,记得乖乖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上去吧,”陆宴勾起嘴角,轻轻的松开桎梏在她腰间的手臂。

    温茶默默地往前走,走到微掩的门前回头时,才从陆宴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陆宴嘴里呼出一口热气,嘴角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温茶小心翼翼的关好门回到客厅,轻手轻脚的朝楼上走去,窗边忽然传来一道饶有兴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外面那个是陆宴?”

    温茶闻声望去,在落地窗边看到了安杏,她不知道在客厅里站了多久,又看了她和陆宴多久。

    温茶没有回话,继续往上走,安杏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,意味不明的说:“陆宴身材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垂着眼睛,依旧没说话,安杏就笑了起来,“听说陆宴是一中校草,这回你可算没看错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身体隐没在楼梯昏暗里,她终于动了动嘴角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有点好奇,陆宴你hold住吗?”安杏微微一笑说:“他这么帅,又这么拽,学校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,他凭什么喜欢你?”

    温茶心头一紧,面无表情的问:“那你觉得他应该喜欢谁?”

    安杏轻笑出声,“我怎么知道?我要是知道怎么会来问你?”

    “可你前两天还说他配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性怎么这么好,”安杏无趣的撇撇嘴,“当时我是觉得他是个混混,跟你不搭,不过现在看来,谁配不上谁,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温茶的手指捏起来,冷冷的看向安杏,“所以你想说,比起我,你更适合他?”

    安杏面色一滞,呐呐道:“我可没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温茶冷笑不止,“你是觉得我什么都由着你说,什么都任你欺辱是吧?”

    安杏被她看的有点心虚,“我……怎么会这么想?你是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妹妹。”温茶意味不明的收回了放在她身上的目光,“我以为你只把我当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安杏身体一抖,漂亮的杏眼里闪过一丝惊愕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,”温茶疲于跟她再这些琐事上纠缠,“不管你今天找我是什么事,都随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温茶拧开门,把安杏关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安杏站在原地,还没从自己被温茶将了一军的错愕里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“随你去吧”?搞得她这个做姐姐的一直在无理取闹似得。

    安杏的心情很不好,她没好气的瞪了温茶的屋门一眼,气冲冲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等她这个妹妹吃个大亏,就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好是坏了。

    夏天的清晨是非常明媚的,一早太阳便从东边升起,将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明媚中。

    温茶从车上下来,一晚就看到站在校门口,斜靠在机车边,长腿微倾,姿态慵懒的男生。

    他似乎也听见了引擎声,回过头来,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温茶走到他身边,陆宴十分自然的拉过她的手,“吃饭没?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陆宴从身侧递给她一杯热牛奶,“既然吃过了,那就补充点营养,你太瘦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接过杯子,低头喝了一口,发觉牛奶是甜的,朝陆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喜欢喝有甜味的牛奶,没想到他竟然知道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下,少女脸上的笑容,就像是初绽的蔷薇,带着露水的清澈,看起来格外甜。

    陆宴的目光落在她侧脸的小酒窝上,心砰砰跳个不停,这是温茶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笑,不知道小酒窝亲起来有没有酒味?

    两人走进校门,陆宴就扯着小姑娘,压在花池边的树干上,亲自尝了尝那枚小梨涡,圆圆小小的,超级可爱,虽然没有酒味,不过他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温茶被他拉的措手不及了手里的牛奶都差点打翻了,她伸手推他,声音糯糯的:“不要动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宴吸了一口她的酒窝后,靠在她身侧喘了口粗气,喑哑的说:“好,我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被他靠的有点撑不住,拿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放开。”

    陆宴侧目,在她盈润浅粉的嘴上扫了一眼,歪着头在她嘴上偷了一个香吻。

    “甜的,”他撑起身体,在温茶面前笑的眼角微弯,“有股奶香味儿。”

    温茶瞪了他一眼,把牛奶塞给他,“你喜欢可以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喝什么啊,”陆宴紧紧跟在她身后,“我要你一点一点的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神经病!

    走到教室,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,低声议论着昨天发生的事,看到陆宴,纷纷跟鹌鹑一样噤声,生怕大佬一个不对把自己也打进医院去。

    陆宴对这些人混不在意,等温茶落座后,才低声跟她解释了几句后续事宜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你哥还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。”

    温茶面上点点头,心里却道,昨天回去跑圈的是谁?

    “宴哥,”看到陆宴相安无事的过来,李铭的眼神闪了闪,“听说昨天你被家里人带走了,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陆宴挑了挑眉,“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李铭谄媚一笑,“我就知道我们宴哥不会被这点事儿干倒。”

    陆宴面色淡淡的没说话,伸手在温茶的后背上打圈圈,“宝宝,从今天开始我给你补习呗。”

    温茶耳朵刷的就竖了起来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做什么?”陆宴好笑的说:“当初我不是答应要给你量身打造一套学习方案吗?现在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是什么样的学习方法,不过温茶却恨不得马上让他教自己,总感觉陆宴会是自己的转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