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3章 茶香浅浅(十四)
    周一月考的成绩出来了,考试总分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。

    温茶一进校门,就听见有人围着公告栏大呼小叫的,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人惊讶的成绩。

    总不该是陆宴真的考了第一名吧?

    看成绩的人很多,温茶没有挤过去,不过却能听见那些人讨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次江月白竟然不是第一名啊!第一名居然是从未进过年级前五百名的人,我眼睛不会是瞎了吧?”

    “陆宴?陆宴是谁?是我想的那个陆宴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记错名字了吧?那个陆宴怎么可能考第一名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同名,”有人笃定的说:“全年级有二十八个班,一个班四十多个人,光高二就有一千多个人,叫陆宴的多了去了,一定不是我们都知道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就是个不学习的大佬好吗?天天逃课,第一名什么的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温茶身体颤了颤,费力的挤进人群,看到了成绩单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是她印象中的“陆宴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眼前一黑,几乎要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一双手从身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,强势的把她带出了人潮。

    还有人叫嚷着谁这么挤来挤去的,真没素质,却在看清人的那刻,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陆、陆宴!居然是陆宴?

    是他们都认识的那个陆宴!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儿?还是说,成绩单上的第一名真的是他?不会吧?

    有女生大着胆子叫住了他,“陆宴,考第一名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搂着温茶的男生微微侧目,极为倨傲的说:“学校还有第二个陆宴?”

    女生被看的脸发红,弱弱的说:“你以前学习不是不好吗?这、这次怎么会考的这么好?”

    陆宴瞥了一眼自己怀里面色苍白的小姑娘,嘴角勾起来,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拦住温茶的肩膀,轻轻的搂着她往教学楼走,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其他人一眼,似乎考多少分在他眼里一点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可那明明是接近满分的第一名啊!怎么能不在乎?

    陆宴:为我媳妇儿考的,跟你们有屁的关系?

    回到教室后,温茶还没有从陆宴考了第一名的打击里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明明大家都是学渣的,说好的好好学习,一起进步,为什么只是几天时间,她和陆宴的差距就隔了一整个蝴蝶都飞不过去的沧海?她不相信,啊啊啊啊!好心塞……

    她把头埋到桌子上,怎么也不相信自己被陆宴这个装成学渣的学霸给骗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这样?大家一起做学渣不好吗?他为什么要脱离队伍?为什么?嘤嘤嘤……

    陆宴伸手碰碰她的肩头,“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撇过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丧气,她现在好生气,不过是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怎么就上了陆宴的恶当?好不甘心呀!

    陆宴拉了一下她的书包带,低声说:“你再这样,我亲你了信不?”

    温茶冷哼一声,头也不抬,瓮声瓮气的指责他:“你个叛徒!”

    陆宴眨眨眼,不知自己怎么就叛徒了。

    温茶:“你之前学习明明就不好的,你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宴被这个锅砸的哭笑不得,“我哪里骗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是倒数的,从来没有考过前一百名,还说不是骗我。”

    陆宴扶额,解释道:“我没考上名次,是因为缺考,不信我让你最喜欢的林老师亲自给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温茶一愣,想起自己转过来没几天的那次周考,陆宴就是没有考试才得了零分,难道说,他以前也是这样缺考的吗?

    “当然,”陆宴坐在钟蔓的位置上,摸摸自己的亲亲小宝贝,“我骗谁都不骗你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温茶更生气了,所以自己是打了一个注定会输的赌是吗?

    这种人简直无耻!

    “现在你是我女朋友了。”陆宴才不管无不无耻的,他从桌子上挖出她的小脸,看着她沮丧的样子,笑的停不下来,“来,媳妇儿,让哥亲一口,亲一口就不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在她鼻子上亲了一下,然后把她抱在了怀里揉了两下,兴奋的说:“要是哥会魔法,真想把你变小揣兜里,天天拿出来揉一揉舔一舔。”

    温茶简直无语,一把打在他脸上,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滚什么滚?”陆宴捏住她的小爪爪轻轻咬了一口,“哥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,跟你一起干点高兴的事。”

    温茶翻个白眼,嫌弃道:“你现在的样子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丑了?”陆宴凑近她,让她好好看看自己这张俊脸,“哥现在是校草,最帅的男人,不正符合你的审美吗?”

    温茶表示自己对葬爱家族免疫。

    陆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吧,中午放学,哥就出去把头发给染回来,再穿上白衬衣来撩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中午放学后,陆宴本意是带着温茶一起去学校外面吃饭的,结果温茶非要跟着钟蔓一起去食堂,带着温茶去了食堂后,又拖着温茶去造型师那儿把头发染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脱下铆钉t恤,穿上白衬衣的陆宴,总算像个颜值爆表的校草了。

    他背着温茶在街上跑了一圈,才把她压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里,确定关系。

    陆宴给温茶点了一杯甜甜的蓝莓汁,扬着好看的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脸,笑眯眯的说:“哥现在有资格做你的男朋友了吧?”

    黑发的陆宴无疑是英俊的,他的英俊里带着点儿大男孩儿的坏和接近男人的成熟,眼睛狭长而深邃,笑起来时眼角微弯,目光温柔而纵容,离近了瞧着特别勾人。

    温茶喜欢这样的陆宴,光是颜值就让她心跳的hold不下来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她悄悄拍了拍胸口,这尼玛正经起来,也太帅了吧?

    再想想他的成绩,男生又拽又酷已经够吸引人了,再加上成绩好,卧槽!还要不要人活命?

    “怎么?”陆宴用指尖挑了一下她的下颌,“终于被哥迷的神魂颠倒了?”

    温茶打开他的手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耳朵好红。”陆宴凑近她低声说:“还说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伸手去推他,陆宴一把拉住她的手,把她扯到了自己怀里,压在身后的沙发上,低头就咬住了她的嘴角,热气喷薄间,他笑的失了理智,“现在先来收点利息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蛮横的堵上了小姑娘的嘴巴,也堵住了她所有的迟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