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1章 茶香浅浅(十二)
    晚上,安杏敲门给温茶送整理好的复习资料。

    温茶打开门,安杏的目光在她的脖子上扫了一眼,眉头轻皱起来,“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的摇摇头,安杏显然不信,“我在一中的朋友跟我说了点你在学校里的事,你不用瞒着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安杏含笑的摇摇头,“就是谈恋爱了也没事,你都十六岁了,谈个恋爱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温茶的手指在复习资料上一抠,“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安杏微微一笑道:“你小时候的愿望是b大,想给爸妈争光,我还没忘呢。”

    “b大太远了。”温茶轻声说,“现在凭我的成绩,怎么考的上?”

    “也许呢?”安杏大概也知道她的总成绩,离b大是十万八千里,但这个人是自己的妹妹,她奚落谁都可以,但对象不能是温茶,否则爸妈一定会站在温茶身边,谁让她是个早产儿呢?

    “其实考不上也没关系。”安杏轻笑着说:“你从小身体不好,发育的也比较晚,就是考个普通大学,爸妈也不会让你受什么苦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早产儿啊?早产儿有很多便利的地方,脑子笨可以说是早产,成绩不好可以说是早产,什么不好都可以推到早产上面,可不就是最好的挡箭牌吗?

    温茶没接她的话,坐到书桌边继续写作业。

    安杏兴致勃勃的坐在她身旁,漫不经心的问:“听说学校里跟你传绯闻的那个人是陆宴?”

    温茶落在稿纸上的笔一顿,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提醒你,他不适合你,”安杏不紧不慢的说:“他是个混混,以后也没什么出息,跟他混在一起,不仅会让你堕落,恐怕还会伤爸妈的心,毕竟妈妈还是很在乎你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握住笔的手猛然一紧,“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爱听我说这些,但作为你的姐姐,我还是想提醒你,”安杏强调道:“是善意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温茶一点也不稀罕这个善意的提醒,与其听她说些有的没的,她更愿意做几道题。

    “说够了吗?”她放下笔回头看向安杏,“说够了,你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安茶,”安杏弯下腰,轻轻的揭开她睡衣领口,触目便是她锁骨上的深色吻痕,“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学会保护自己,就算谈恋爱,也要有个度。”

    温茶甩开她的手,面色也沉下来,“我说过了,我跟他没关系,你如果不相信,可以去告诉爸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爸妈,”安杏施施然站起身,俯视着妹妹小巧而苍白的脸,“我只是觉得你应该自爱,毕竟我们还是一家人,我还不希望你作践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温茶从椅子上站起来,指着房门让她滚,“我现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安杏也不生气,她知道自己哪句话惹温茶生气了,但她不觉得自己说错了,她轻轻挑挑眉,“希望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温茶紧抿着唇角,盯住她的脸,把她眼底的奚落和嘴角的笑意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假意的关心,”她一字一顿的说,“它就像你的人一样虚伪。”

    安杏讶然回头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的关心我,只会询问我事情的起因,而不是一杆子把我打死。”

    安杏见她认真严肃的模样,好笑的说:“你跟人谈恋爱的绯闻满天飞,身上还带着吻痕,还想让我怎么问你?你是想让我问你陆宴的技术好不好吗?”

    温茶脸上闪过一丝难堪,她深吸一口气,没了再跟安杏争辩的心情,“滚吧。”她吐出最后一句话:“马上滚出我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杏抬脚走了出去,回过头还想跟温茶说什么,回答她的是屋门差点甩在脸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杏摸了一下自己娇嫩的脸,也不知自己怎么哪句话说错了,温茶不就是跟陆宴搞在一起了吗?有什么好撒谎的?

    关上门,温茶写作业,写着写着,放在胳膊边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温茶划开锁屏,微信上来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ly:小可爱,你在吗?

    温茶看了一眼,就把手机甩到了床上,谁知那人见她不回,发消息还发个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ly:老婆?

    ly:宝宝?

    ly:亲爱的,你真的不理我了吗?

    叮叮咚咚的提示音不绝于耳,温茶气的直接把手机关机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陆宴见信息不管用,又给温茶打电话,结果得到的是手机已关机的提示。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陆宴呵出一口烟雾,抓起机车钥匙,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在一旁聚众打台球的李铭匆匆叫了他一声:“宴哥,你去哪儿呢?”

    陆宴把烟头扔在就近的垃圾桶里,不耐烦的回过头,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李铭讪讪一笑,“这不马上又到周末了吗?之前那哥们儿,问你要不要去c市的死亡赛道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陆宴呵出一口白雾,凉凉的开口:“以后他的活,都不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”李铭有点舍不得,“那哥们儿出手挺大方的,这次的彩头有这个数。”李铭用手比划了一下,“是之前法拉利的好几倍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不去。”陆宴最后的耐心耗之一空,“要去,你自己去,车库里几辆车,你挑一辆。”

    李铭脸色一白,这可是要人命的大事,他哪敢碰啊,还不是看陆宴不要命才提议的好吗?他急忙摇摇头,“不去就不去吧,我一会儿就给他们回话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要自作主张。”陆宴把他的脸色看的清清楚楚,他唇角微勾,眉目薄冷的让人惊心,“这是最后一次,再有下次,就别再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铭吓了一跳,知道这是惹到陆宴的霉头了,急忙道歉,“您放心,我以后,绝对不会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李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我马上滚!”

    温茶写好作业,去浴室洗完澡出来,才想起开手机,陆宴给她发了十来条微信,都是些无聊至极的话,见她不回,又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,简直就是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温茶刚想把他拉黑,目光触到最后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ly:宝宝,你再不理我,我就到你家来堵你了信不信?

    温茶心头一跳,躲在被窝里,把电话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宴接的很快,几乎是刚一拨通,他就接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,”他在那头指责的说,“你终于想起给我回个电话了,你知不知道我在楼下等你多久了?”

    温茶拉开窗帘往楼下一看,皎洁月色下,门口竟停了一辆机车,陆宴那个魂淡正站在机车边朝她挥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