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5章 茶香浅浅(六)
    陆宴从温茶手里抢过卷子瞥了一眼上面的分数,语气轻快的说:“也不是很差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瞪他一眼,“那是因为你是学渣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是学渣。”陆宴也不生气,在她做错的习题上一眼扫过,笑眯眯的说,“等你以后成了学霸,一定要拯救我这个学渣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有些气弱,“我现在成绩这么烂,怎么教你?我自己还学不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学不会?”陆宴故作诧异的说,“我看你每天都很用功啊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温茶就生气,用功就一定能获得成绩吗?

    她气愤的看向陆宴,破罐子破摔道:“我就是考不好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见她鼻子都要气歪了,陆宴有些心疼,“怎么不关我的事?你不是还要拯救我吗?”

    温茶跟他说不通,脑袋撇到一边,自己生自己的闷气。

    陆宴看她沮丧的要命的样子,心里又有点发酸,“考都考砸了,跟自己生什么气,下次考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听到下次考好,又升起一股无名火,她每次都告诉自己下次会考好,下次一定有进步,可她每一次都失望,到现在,她都快没勇气了。

    陆宴见状,眉头一动,“学霸有学霸的学习方法,学渣有学渣的学习方法,两者之间是有差异的,你不能用学霸的方法来要求自己,不过却可以用学渣的方式来进步。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不能死读书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?”

    陆宴见她竖起耳朵,忍不住笑了笑,说:“我也是学渣,整理出了一套学渣的学习方法,你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条件反射的点点头,然后整个人僵掉,怀疑的看向陆宴,对他那套学习方法,有点不相信,“你之前是不听课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陆宴点点头,也不否认,“我就是不听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哪儿去整理方法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整理?”陆宴挑挑眉,压低声音说:“我整理出来的是独一无二,量身打造的,你不信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不像说假,有点心急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眼巴巴的望着他不说话,那样子就跟等着喂食的小奶猫似得,看的陆宴心里那头小鹿都快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亲我一口,”他凑近温茶耳边,闻着少女身上令人安心的浅淡香气,低哑的说:“亲我一口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伸手他的脑袋,对他靠近自己非常不自在,生怕有人发现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陆宴知道她在怕什么,故意在她耳边吹了口气,“宝贝,你要是再不亲我,我就亲你了,到时候可不是一下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温茶气的伸手去推他的脑袋,正中陆宴下怀,陆宴拉着她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亲,勾起嘴角说:“先拿点利息,中午放学我们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顿时涨红了脸,想把手收回来,谁知,陆宴竟低头在她的手掌心里舔了一口,语重心长的说:“宝宝,你再不乖,我可就等不到中午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暗自咒骂了几句流氓神经病,忍着他又摸又捏又亲又舔的动作,愣是没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整整半节课,陆宴都在摸她的手,温茶没眼去看钟蔓的表情,一下课,等老师走后,拿着书就砸在了陆宴身上。

    书本掉落的声音让原本热闹的教室瞬

    间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新同学会跟学校大佬杠上。

    尼玛,这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新同学也太作死了啊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为陆宴会一只手把新同学给捶死时,陆宴居然抬起新同学的手背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亲、了、一、下?

    卧槽!不是梦还没醒吧?!

    看着温茶胸口起伏不停,陆宴也知道自己欺负过头了,赶紧摸摸小宝贝儿的脑袋,安抚道:“别气,别气,哥错了,跟你道歉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众人看的目瞪口呆。这低声下气的,确定是学校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校霸?

    温茶甩开陆宴的手,转过头就趴桌上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陆宴赶紧把地上的书全部捡起来,整整齐齐的排好放在小姑娘的桌子上,温柔的摸摸温茶的小脸,“宝宝,哥错了,你原谅哥呗?”

    温茶不理他,连头都没抬一下,陆宴又跟她说了几句话,她还是不理,赌气成了个闷葫芦。

    陆宴还以为她趴在桌上哭呢,直接从后头把她抱起来,温茶发出一声惊叫,被他抱在了自己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温茶气愤至极的回过头,正对上陆宴含笑的眼睛,“没哭啊。”他碰碰温茶的眼角,“没哭就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看他笑眯眯的,把他一口咬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陆宴给她把眼镜调了调,瞥过看好戏的其他同学,“看什么呢?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很舒缓,不过跟他当过同学的人全都被吓了一跳,陆宴说话笑眯眯的不代表友好啊,越是笑眯眯的,背后就越丧心病狂好吗?

    众人纷纷收回目光,表示这一切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,比起八卦,大家更爱学习。

    没有了那些人的注视,温茶心里勉强好受了点,她瞪了陆宴一眼,跳下桌子重新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陆宴也不阻拦,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,瞥到这一幕的其他人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校霸也有情圣的一面了?简直比小说还精彩三分好吗?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部分人的想法,另一部分人就痛苦了,她们多数是校草的暗恋者,眼看陆宴有了对象,那酸爽,绝不只是一点点。

    钟蔓看着温茶被气红的侧脸,递给温茶一张纸条:都说了离这些人远点,你怎么这么笨?

    温茶简直都要哭了,她也想离远点好吗?可陆宴就是个神经病啊!

    钟蔓见她不回话,多少也猜到了一点原因:你和他谈恋爱还不是最糟的,更糟的是,他的那些爱慕者,她们得到了消息,一定会跟疯子一样找你麻烦。

    温茶:我没有跟他谈恋爱。

    钟蔓瞥了一眼含笑望着温茶背影的陆宴,默默的叹了口气:跟谈恋爱有区别吗?

    温茶简直欲哭无泪:那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钟蔓:我也不知道,你以后还是尽量跟我一起行动吧,出什么事,我还能去叫人。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:谢谢你啊。

    钟蔓没再回话,不过看向她的眼里有隐隐的担忧,校霸的眼里没有低调这一点,他们随性而为,但这对温茶来说却太过分了,要是闹到家长那儿,陆宴肯定没事,但温茶怎么办?要是家里严格一点,一定会被打断腿的好吗?

    但愿不会闹得太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