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4章 茶香浅浅(五)
    陆宴的眼睛眯了起来,他看向温茶的目光也有些冷了,“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温茶缩了缩脖子,喏喏的说:“我不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敢?”陆宴不悦道:“我会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吃我的不是你,是你的超级女粉丝团体好吗?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温茶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没吭声,不过眼睛却垂了下去,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宴轻叹一口气,“行吧,我不和你一起走。”他捏着温茶的手亲了一口,“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知道吗?等我哪天没了耐心,这种忍让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手指颤抖了一下,目光触及到他眼底的灼热,吓得跟只兔子似得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陆宴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,心里有点发甜。

    温茶逃出树林,在外面没有看到钟蔓后,直接往教室跑,钟蔓果然已经回了教室,并且还在写作业。

    温茶大喘了口气,走上前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陆宴的事,毕竟上午才约定不理的,现在却……

    钟蔓对她和陆宴发生了什么,并不感兴趣,她把之前温茶询问的物理难题,写了步骤递给温茶,“哪里不会再问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,把书包里带过来的两瓶瓶装牛奶全都给她喝。

    钟蔓愣了一下,见她冲自己咧着嘴笑呵呵的模样,也没跟她客气,取了一瓶打开就喝。

    温茶见她还愿意跟自己做朋友,轻轻的松了口气,打开另一瓶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陆宴从教室外面走进来,目光扫过少女将脸埋在书堆里的后脑勺,眉头一动,伸手就从她的桌上取过那瓶只喝了一口的牛奶,漫不经心的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温茶被吓了一跳,转头看去,见他打开瓶盖舔了一下瓶口时,眼睛都要瞎了。

    她苦着一张脸,也不敢要回来,只能眼看着陆宴一口一口的把瓶子喝空。

    “味道……还不错。”他冲她勾了勾嘴角,明显的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温茶简直无语,没跟他说一句话,扭头就扎进了习题里,反正拿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陆宴狭长的眼眸倒映着她的身影,轻啧一声,对小树林的记忆回味尤新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,温茶跟钟蔓道别后,慢腾腾的往校门口走,陆宴丢开李铭和刘洋,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,看她小小的在前面挪步的样子,恨不得上去扛起她就跑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隔得距离并不远,清风拂面时,还能闻见她身上浅浅的茶花香,那是种很清新淡雅的气息,从第一次见面起,陆宴就没能忘掉。

    跟着温茶出了校门,见她上车后,陆宴望着车牌号,嘴角勾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温茶跟安母打了招呼,就去楼上写作业,没多久安杏也回来了,她早早地就写完了作业,在楼下和安母一起挑选新一季的衣服。

    温茶听着她们絮絮叨叨的声音,又望着练习册上一知半解的习题,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时

    候,她的榆木脑袋才能好呢?

    此时,郊外机车赛道上,十几辆机车朝赛道的尽头冲了过来,风驰电掣般席卷过森冷夜色,在凉凉夏夜留下宛若凶兽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转过坡度极险的狭道,一辆机车冲出车流,将身后的车辆迅速甩开,像黑夜中的巨怪,抵达了终点!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员,响起一片惊叫声,却又对这个结果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机车上跳下来一个身穿黑色常服的年轻人,取开黑色头盔,英俊的仿佛黑夜下的死神,冰冷而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们宴哥!”等在一旁的李铭迅速接过陆宴扔下来的手套,谄媚的说:“刚才那下子,真尼玛拽死了!”

    陆宴瞥了他一眼,点上一支烟靠在车边吞云吐雾,眉目间丝毫没有得胜的喜悦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车辆陆续抵达,李铭兴致勃勃的冲上去要今晚的彩头。

    为首的年轻人,不甘的把一辆车钥匙扔给李铭,目光却看向一言不发的陆宴,“陆二少,什么时候,再比一次?c市郊外有一处死亡赛道,你应该挺感兴趣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。”陆宴吐出一口烟雾,神情在夜色下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啧,”为首的年轻人挑衅一笑,“你不敢接我的战书,不会是怕死吧?”

    四周原本还在欢呼的人群,霎时陷入一片死寂,看向年轻人的目光里,都含了几分轻视,陆宴什么时候怕死过?这人也太不了解自己的对手了吧?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宴丢下还冒着火星的摇头,一脚捻灭后,拧开车钥匙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唉?你刚才说什么?”为首的年轻人有点没反应过来,“你是承认自己怕死是吗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机车划过夜幕的轰鸣。

    “这人神经病啊!”为首的年轻人狠狠地跺了跺脚,“都他.妈赢了,多说两句话还能怎么地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宴哥就不爱跟你说话,赶紧散了。”李铭拿着车钥匙,走到不远处崭新的法拉利前,开走了今晚的彩头。

    来一次赢一辆车,这都多少次了啊,还说自己怕死,怕死才怪。

    周六考的卷子,是在第三节课的数学课发的,一百五十分的总分,温茶拼了老命才考了八十多分,这跟她想象里的分数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数学老师虽然没有点名批评,不过温茶自己都快diss自己了。

    钟蔓考了一百三十六分,这是温茶想都不敢想的成绩,她艳羡的看了一眼钟蔓的分数,趴在桌上被打击成了条死狗。

    陆宴睁开眼,看到的就是她可怜兮兮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伸手扯住温茶的衣领,“考砸了?”

    温茶瞥了他一眼没说话,不过表情却惨淡一片,真的好像只可怜虫啊。

    陆宴眉头一动,伸手,“把卷子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干,本来就挺丢人了,还要拿出来更丢人吗?

    她抱着桌腿,拒绝和陆宴交流,陆宴嘴角一勾,手指伸进她的领口,用指尖划了一下她的脖子,压低声音说:“再不过来,我马上亲你信不信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