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4章 欺诈美学(二三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车库里发生的事,让温茶有些低迷。

    因为职业,她少有不理智的时刻,这回她虽有试探傅寒的目的,神智却并没有多清醒。

    傅寒的表现,她只能给82分,剩下的18分,她决定换成666给他。

    傅医生撩起来还是很有血性的,只可惜到现在都不知道,她有什么值得他喜欢,莫非真是这张脸?

    未免也太肤浅了吧,她心目中的傅医生,可不会这么重颜色。

    傅寒比她自在多了,一路上面不改色的,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温茶不喜欢他的淡定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,眼睛火辣辣的,直到把傅寒耳朵都看红了,才勉强把他放过了。

    车停到办公楼下时,傅寒十分自然的转过身替她解开了安全带,还替她整了整微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下班后,在办公室里等我,我给你打电话,你再下来,记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温茶点点头,傅寒放开她的头发,手指在她嘴角停了停,似乎想到了什么,垂眸在她嘴上亲了亲,才说:“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抱着水杯,拎着包,赶紧下车。

    傅寒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,面上仍旧一派淡定。

    直到背影消失在视线里,才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温茶回到办公室,打开冰镇绿豆汤喝了一大口,才觉得浑身通透起来。

    “薄茶,”一旁的于小冉叫了她一声,“你中午干什么去了,脸怎么那么红?”

    温茶伸手扯了张纸巾擦汗,“没干什么,就是外面天气太热了,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于小冉不疑有他,把椅子朝她靠近了些,“被放鸽子后,主编这回可真的打算放弃傅医生了,从明天开始,我们就要去对面的办公楼约见梁总,不知道能不能成功?”

    温茶眼睛动了动,“a组先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定好呢,说不定是我们先去,钟律师的专访不是我跟你谈成的吗?主编现在很看好我们,恐怕会让我们先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温茶点点头,低头去翻梁子叙的资料。

    于小冉在一旁感叹道:“不看资料我都不知道梁总是上门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,”于小冉完了呀诺言,“自从梁总接手了宁华,坊间就没有他入赘的传言了,早些年的报纸新闻也都被处理了,知道他出身的人,也不敢大嘴巴的说出来,到现在已经没多少人介意他究竟是入赘还是娶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想想也是,凭梁子叙的性格,这些措施并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下午主编果真决定让c组娶约见梁子叙。

    于小冉有些苦恼,她才不想接触种马呢,想想就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温茶却盘算着怎样才能扒掉他一层皮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梁子叙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一方面宁珍珠向法院提起了诉讼,要跟他离婚,儿子宁晟不站在他身边,反而向着宁珍珠说话。

    梁子叙气的半死,只觉自己白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,当初生下来就应该把他活活掐死。

    宁晟不管他怎么想,一心和他打擂台,甚至还以十六岁的年纪进入了公司实习,美其名曰自己以后要接手公司,现在开始学习接触正是好时候。

    梁子叙想以他年纪小,什么都不懂,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宁珍珠却持支持态度。

    公司里那些跟着宁珍珠父亲打过江山的老顽固也觉得很好,根本就不在意梁子叙的意见,就算梁子叙持了宁华大部分股份,也没有动容这些老匹夫。

    梁子叙心里恨得要命,觉得他们这是不尊重他的意见,和宁珍珠大闹了一场。

    相较于之前的咄咄逼人,这回宁珍珠似乎长了脑子,不仅拿宁晟说话,还打起了苦情牌,质问他究竟把不把宁晟当儿子,要是他不让宁晟去公司,就是不在乎儿子。

    梁子叙再丧心病狂,也说不出不要儿子的话来,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答应宁晟去公司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想着给宁晟一个闲职,把他养着,等他玩够了,再把他送回学校,可谁知道宁晟竟然想从最底层做起,说完用实践来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梁子叙觉得他太天真,也就随他去了,可谁知道就几天的实践,宁晟还真凭自己的本事完成了两笔不小的交易。

    梁子叙瞬间就产生了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还没捋清宁晟是怎么变这么聪明时,又接到了白茹的电话。

    白茹得知梁子叙要和宁珍珠离婚了,急切的想要带着儿子回国。

    梁子叙当然不可能让她在这个当口出来找死,和往常一样,温声细语的安抚她,结果白茹像是变了一个人,根本就不吃这一套,还说已经有人告诉她,他马上就要摆脱宁珍珠了,为了杜绝他身边的莺莺燕燕,她必须回来。

    梁子叙心里生疑,质问是谁告诉她这些消息的,白茹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,只说是个陌生人,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梁子叙瞬间就察觉出身边有人在搞他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浮现出宁珍珠的身影。

    莫非宁珍珠已经知道白茹的存在,所以在给他下套?

    白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执意要回来,故技重施的用儿子威胁他,让梁子叙烦不胜烦,最终两人谈崩,梁子叙满怀愤怒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现在两头受气,早就受够了。

    宁珍珠和白茹,都不复以往的青春漂亮,他为什么还要把她们爷爷奶奶的供着?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是梁子叙最苦恼的地方。

    更让他觉得头疼的是,公司最近被查的很严格,上头已经派了人下来查宁华的账目,这些年他为了架空宁珍珠的地位,背地里做了不少谋划,要是被查出来,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他又不得不将原本掏空的地方,原封不动的补回去。

    简直被折磨的吐血。

    这厢梁子叙忙的挪不开手,那头傅寒对着邮箱里查出来的资料愣了神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薄茶的姑娘可不简单啊,”电话里传来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,“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才二十出头,可经历过的男人却不少,不是有女朋友的渣男,就是有妇之夫,还没有一个修成正果的,你说奇不奇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这不是脑抽了,就是有特殊嗜好,你要是看上她了,可得入手绿色单品了。”

    绿帽子什么的,必不可少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