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2章 欺诈美学(二一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哦,”温茶从包里取出钥匙,也没递给他,打了个哈欠,自己把门打开了,扭头说了句“傅医生晚安”,就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不轻不重的关门声唤回了傅寒的敏锐,想着她刚才的异样,他原本就深的眼眸,更深了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温茶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包,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包里没有什么秘密,但职业病却让她不信任任何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即便那个人是傅寒,她也没有破例。

    但愿他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傅寒走到窗边,将电话拨了出去,片刻,电话那头响起一道略带笑意的男音,听起来很年轻,“火遍国的国民男神竟然给我打电话了,稀客呀!”

    傅寒没搭理他的话,说道:“有件事要你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还有你猜不中的秘密?”那头依旧有些吊儿郎当,不过语气里却多了一分认真,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傅寒目光落在楼下的万家灯火里,没说发生的事,道:“她叫薄茶。”

    那头有些惊讶起来,“这是个小姑娘的名字啊,你竟然会查小姑娘,事出反常,这人不会是你的姘头吧?”

    傅寒没理会他的话,说道:“一会儿我会将她的基本信息发到你邮箱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那头答应的很爽快,“老同学好不容易有个感兴趣的人,别说是她,就是她祖宗十八代我也得给你查出来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傅寒挂掉电话,脑海里浮现出温茶的身影,嘴角刚勾起来,又被梁子叙那透过车窗的轻慢眼神打断了。

    宁华,梁子叙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指尖,眼神暗沉下来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温茶化好妆打开门,对面屋子也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早啊,”温茶精神十足的跟来人打了个招呼,完全没有了昨天的迷糊。

    傅寒走到她面前,把手里的保温桶塞到她手上,“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傅医生,”温茶的眼眸霎时弯成了漂亮的月牙,“傅医生的厨艺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傅寒淡淡的看向她,并没有因为她的夸奖有任何动容。

    温茶有些挫败,感叹道:“现在会做饭的男人可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更要学会珍惜。”

    珍惜谁?温茶盯住他,珍惜他吗?

    傅寒没吭声,显然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温茶绝倒,说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话,傅医生还能一本正经面无表情,脸皮能再厚点吗?

    上车后,傅寒淡淡的提了句:“明天是周四。”

    周四?温茶没反应过来,周四有什么特别吗?

    傅寒:“明天我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”温茶急忙点点头,说道:“那我休息不成,傅医生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傅寒倒是不想管她这个没心没肺的,但他连自己都管不住。

    动作永远比脑回路快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不要理会梁子叙,我会过来给你送饭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温茶瞬间傻眼了,“你的意思是要来办公室找我?”

    傅寒: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温茶当然不愿意了,她还指着他拒绝专访,赶紧跟梁子叙开工呢,他这要是过去找她,那不就穿帮了吗?

    到时候主编、于小冉还有其他同事估计得磋磨死她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来了吧,”温茶摇摇头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你之前都拒绝杂志社的邀请了,再来找我的话,我怎么面对他们?”

    傅寒凉凉的瞪她一眼,“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”温茶坚决不答应他的提议,“我看你还是自己在家休息吧,我叫外卖就行。”

    傅寒把车停在她办公楼下,伸手扣住她的下巴,“我来送饭和接你回家,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温茶想也不想的说,“到时候你就在这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傅寒松开她的下巴,拍了拍她的脑袋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抱住保温桶,没好气的走出车门,望着他冷冷清清面无表情的样子,心里有点苦逼。

    照这么下去,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呦。

    等温茶的背影完全消失不见了,傅寒才驾车离开,彼时梁子叙的车已经开了过来,拦在了他车前。

    “傅医生,好久不见了。”车窗落下,露出一张儒雅又眼带笑容的脸。

    傅寒停下车,跟他对视一眼,“梁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傅医生还记得我?”梁子叙笑道,语调里带着些惊讶。

    傅寒不喜欢和他打太极,淡淡道:“早报上关于梁先生的新闻不少,有所耳闻罢了。”

    早报上能登什么新闻,除了宁华公司的大事件,就是梁子叙的个人生活。

    宁华公司的决策占了大部分,但梁子叙的绯闻才让人真正认识到他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花边新闻被四处传阅,梁子叙的脸色有些难看,迅速转移话题道:“傅医生今天怎么到了宁华楼下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傅寒薄唇轻启,说道:“送女朋友上班。”

    梁子叙心里一惊,脑海里浮现出温茶姝丽的容颜。

    她竟然和傅寒是男女朋友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傅寒洁身自好,家底丰厚,怎么可能看上那么个野丫头。

    “梁先生如果没事,我先失赔了。”傅寒无意于去欣赏他的惊疑,给对手致命一击后,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驱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梁子叙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的方向,觉得事情已经渐渐脱离掌控。

    温茶攀上了傅家,在傅寒心里不仅不是玩物的待遇,还让傅寒承认了她女朋友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莫非傅寒也是个只爱颜色的人?

    更让梁子叙苦恼的是,以后他要想碰温茶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着,他心里升起一股浓重的不甘。

    就像是二十多年前他和白茹被宁珍珠硬生生拆散一般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和白茹在一起的时候,宁珍珠做了恶人,现在他让不容易碰上个合眼缘的,竟然还有人来跟他抢。

    梁子叙原本微微平静的心,瞬间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个自视甚高的男人,这样被傅寒截胡,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,更坚定了要把温茶抢回来的决心。

    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即便是傅寒,也要按规矩来,不是吗?

    他要是凭本事把温茶从他身边带走,傅寒就是再不情愿,也不能为个女人和他撕破脸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