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0章 欺诈美学(十九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男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梁子叙已经快二十年没听过这四个字了。

    也已经快要忘记恋爱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看到她询问的目光,他心里生出了不少触动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答应下来,男女朋友对他们来说太过了。

    他也过了需要女朋友的年纪,他们之间最好的关系,不该是恋爱,而是士为知己者死的,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红颜知己是什么呢?

    就是一个能与你在精神上独立、灵魂上平等,并能够达成深刻共鸣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种游离于亲情、爱情、友情之外的“第四类感情”。

    是男人一生中最可贵,最难得,也最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比男女朋友更深刻,却不受到道德的束缚,是男女之间,最高境界的友谊。

    梁子叙觉得他和温茶就是这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个红颜知己,而温茶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深情缱绻的望着温茶,说道:“恋爱关系,不适合你我,我有更好的位置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迎着他的目光,微微一笑,“难道梁先生想娶我?”

    梁子叙没想到她会说这句话,面色有些难看,“你也知道我的身份,你要的东西,对我们来说并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梁先生想要我做你的情人?”

    她轻浮的说辞让梁子叙恼怒,“我们之间没有这样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他道貌岸然的作态让温茶暗自冷笑,“那梁先生给我留了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梁子叙被她看的有些心虚,不过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做我的红颜,这比女朋友更合适,我也会毫无保留的对你好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红颜。

    温茶被这两个字逗笑了。

    一个被男人喜欢着的红颜,不是情-妇又是什么?

    梁子叙自诩聪明绝顶,竟然也会犯这样的禁忌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反驳他,只说: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薄茶,”他的耐心宣告殆尽,“我只是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低低一笑,说道:“所以这个位置不管我愿不愿意,梁先生都要给我对吗?”

    梁子叙撇开眼睛:“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一句简单到碰碰嘴皮就能说出的喜欢,好像让什么决定都没有过错。

    温茶顿觉这场追逐没了意味,梁子叙再聪明,也不过有着男人最令人不齿的劣性根,让人恶心的很。

    明明是包养关系,却还能说的这么文艺优雅,不愧是扮演过情圣的男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遇到的是她。

    “梁先生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?”

    梁子叙抬起眼睛,听见她说:“我想谈一场适合的恋爱,然后结婚生子,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而这,恰恰是梁子叙这辈子都给不了的。

    国内他有宁珍珠看着,国外有白茹等着,不管他离不离婚,他都不可能真的娶她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要的只不过是一时的满足,在得到她的那刻,就是他失去兴致的时候。

    原主不就是这样吗?

    “我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,可我也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温茶拿起包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日渐衰老的男人,笑的优雅而温柔,“我这样年轻漂亮,又为什么要在你身上跌一跤呢?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就走!

    “薄茶!”梁子叙急急叫住她,“你现在走了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后悔,”温茶背对着他,嘴角微勾,“当初见梁先生温文尔雅,以为梁先生同我是一路人,现在看来,倒是我看错了眼,梁先生今天这样折辱,也不过是我自作自受了,这朋友不要也罢,祝梁先生早日找到自己的红颜知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温茶抬脚走出了咖啡厅,梁子叙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竟有些隐痛,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,竟让她这么反感,反感到要跟他决裂。

    可他分明已经对她足够好了,和她认识的这段时间也没有找别的女人,她还想贪心什么呢?

    温茶走出咖啡厅不远,找了个奶茶店坐了下来,点了杯冰水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傅寒停下车,走进咖啡厅,找了个隐秘的位置坐下来,正好听完了两人之间的谈话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的跟着温茶走进奶茶店,看着她坐在位置上拍着胸口一副气的要死的样子,眼里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面前停下来,目光沉沉地落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温茶若有所感的抬起头,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“傅医生,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傅寒在她面前坐下来,面色阴冷的盯住她,“为什么挂我电话?”

    温茶心虚的撇过头,“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见了梁子叙?”

    温茶抽抽嘴角:“你不是很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,看来你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句“饶不了你”,温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“这件事情,跟你没关系,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管?

    傅寒冷眼看着她,“所以你挂断我电话,是为了梁子叙?”

    温茶垂下眼睛,“我有事要跟他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”傅寒深呼吸一口气,压制住内心的暴动。

    “一些私事。”

    傅寒想起他们说的那些私事,心里气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和梁子叙结婚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温茶不可置信的看他一眼,“我怎么可能嫁给他?”

    傅寒眉头一动,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那你是打算放弃梁子叙了?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……”什么叫放弃?明明就没抱过希望好吗?

    “我跟梁先生没关系,我之前跟你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接近他?”这是傅寒迄今为止最搞不明白的地方,“你明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想跟我做好朋友。”但他却想跟她做p友,还想打着红颜知己的名号,真是——渣男中的战斗机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想嫁给他,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,那就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温茶倒是想离他远点,不过还差些火候,“我尽量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尽量?

    傅寒的眼睛立时就危险起来,“到现在了,你还想跟他纠缠在一起?”

    温茶低下头,“梁先生不是能轻易放弃的人,我暂时摆脱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傅寒很想揪着她问,为什么要去招惹梁子叙,停顿片刻却道:“那你以后好好跟在我身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摊上这么个玩意儿,他还能说些什么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