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6章 欺诈美学(十五)
    一顿早餐,梁子叙都把心思花费在了温茶身上,不是建议温茶吃这个就是建议温茶多吃点,态度比之以往,热切了许多。

    对于锁定的猎物,梁子叙从不啬于花费自己的耐心,否则不会在宁华蛰伏二十余年。

    对于喜欢的姑娘,梁子叙更是露出了情圣的一面,温声细语,柔情款款,表现得比电视里演的还真。

    这要放在其他姑娘身上,早就抛开矜持贴上去了,但温茶只露出了些许笑容,并没有过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梁子叙暗叹她单纯,心里更是决定尽快把事情挑明,到那时,这个天真的小姑娘,不接受也得接受。

    坐在他们身后的傅寒冷冷的看着两人互动,面上没有表情,眼底却聚集起了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组铩羽而归后,主编派出了小主意最多的组争取打动傅医生,但傅医生拒绝的很快,几乎还没等到人把话说出口,就否决了他们的邀请。

    主编感到很挫败,只好把希望放到了温茶和于小冉所在的组,要两人务必打动傅寒,到时给两人申请奖金。

    拿两份工资的温茶当然不怎么在乎奖金,但于小冉就跟打了鸡血似得,对拿下傅医生又重拾信心。

    下午温茶跟梁子叙回了别墅,吃过饭后,梁子叙留她在别墅里散步消食,温茶没有拒绝,跟他在院子里走了两圈后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梁子叙叫住她,目光灼灼的望着她,问道“薄茶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温茶故作惊讶的看向他,“梁先生正值壮年,事业有成,当然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梁子叙摇摇头,“我是让你单看我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,问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这种问题,本身就已经报了不光明的目的。

    温茶笑容一滞,不过还是说道“梁先生很善良,也很宽容,当然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回答的很快,没有一点勉强的样子,梁子叙心里一喜,“那你觉得我老吗?”

    老?对于她来说的确是老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呢?

    “不老啊,”温茶摇摇头,轻笑着说“梁先生精气神很足,看起来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梁子叙知道她有说客套话的嫌疑,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温茶没反应过来,诧异的看向他,“梁先生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梁子叙身体微微一绷,被她看的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紧张的感觉了,就像是回到了十几岁,在学校里偷偷跟白茹早恋的时光,当时他藏在小树林里和白茹接吻,也是这样的感觉,既是被白茹吸引,又怕暴露出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不仅没让他反感,反而让他觉得惊喜。

    他在自己日渐老去的身体里感觉到了年轻。

    那是青春的味道,如此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“薄茶,跟我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的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,儒雅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急切的**“我很喜欢你,来我身边好吗?”

    因为一句“喜欢”,人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**,有身体上的干涸,也有心灵的贫瘠,甚至还会产生堪比毒药的痴迷。

    梁子叙痴迷的不是她这个人,他痴迷于在她身上寻找年轻。

    那是他已经失去的,青春、干净还有美好。

    我们总会被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吸引。

    但温茶不是他向往的青春,她是比毒药还要刻毒的藏匿者。

    在他热切的注视下,她怔了怔,很快回过神,面上的笑容消失了,“我听不懂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薄茶,”梁子叙朝她身边走近了一步,将她锁定在自己的视线里“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我说的话,但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跟我在一起吧,房子车子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温茶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纹,“原来梁先生这么关照我,是打了这个主意,没想到梁先生这么看得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薄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梁先生还不太了解我,”温茶摇了摇头,嘴角浮现出一丝嘲讽,“这些东西,都不是我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爱情,干干净净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爱情

    梁子叙怔在原地,那恰恰是他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给她无上的财富和宠爱,却唯独给不了她爱情。

    他的爱情早就染上了灰尘,不管是对宁珍珠还是对白茹,他都没有真正的满足过。

    “梁先生,我才二十二岁,我正值大好年华。”她轻声说“我想找个合适的人谈恋爱、结婚、有自己的孩子,平平淡淡的过一生,你这样的人,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把他有妻有子有情人的事拿到明面上来说,善良的姑娘总会给人保留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有些事,点到即可,不需要说的太明白。

    梁子叙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但他却无法抑制自己一天比一天对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暂时不能接受我,但我对你的情谊是真的。”思虑片刻,他仍旧一往情深,“也许你会嫌我老,觉得我老牛吃嫩草,但是你应该是最明白我的,我并不像媒体说的那般不堪,更不会玩弄你的感情,我说喜欢你,是真的喜欢你,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梁先生厚爱了,”温茶面不改色的摇了摇头,还是没有动容,“我只是个普通姑娘,当不起你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薄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梁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,我想回家了。”温茶不打算继续在这儿跟他耗。

    梁子叙看着她决然的脸,知道今天只能到这儿,心里不免失望,“我送你回去,你把我说的话,好好考虑考虑,从明天开始,我会向你证明我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有理会他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梁子叙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,看着她上了楼,还不忘深情款款的提醒她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温茶暗自翻个白眼,四十多岁的老男人,有妻有子,还想找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谁给他的勇气?

    温茶出了电梯,看到了站在屋门前的傅寒。

    “傅医生,”她走过去,问道“你是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傅寒站直身体,面色冷漠的盯住她,“下班之后,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温茶跟他对视一眼,笑了,“傅医生最近好像很关心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哪儿,就是去朋友家吃了个饭。”

    傅寒的面色瞬间难看起来,“你去了梁子叙那儿?”

    “傅医生,”温茶搞不明白他究竟在气什么,低声道“这好像跟你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傅寒语气冰冷下来,目光里也含了一丝阴冷,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(.. = < r=://..>小说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