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0章 欺诈美学(九)
    钟律师是个刚到而立的男人,样貌英俊,态度严谨,但却十分健谈。

    一听说有家很有名气的杂志社要采访自己,没犹豫多久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做到律师这个位置上,也是要懂得经营自己的,就是再厉害的律师,也是需要知名度的,否则他怎么赚老婆本奶粉钱。

    于小冉跟他约好时间地点,就跟着温茶一起开始整理要询问到的问题。

    下午,一行人便到了钟律师工作的事务所,是市一个非常有声望的律师事务所,打过很多知名官司,其中以钟律师的室友谋杀案最为成功。

    两人例行问了几个问题后,于小冉便开始询问室友谋杀案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这个案例发生在大,是个令人心痛的案例,”钟医生沉吟片刻,面色严肃的说“死者是个年满二十岁的小姑娘,自小父母离异,跟着母亲在市生活,来到大后认识了当时的室友君,君有一个非常爱她的男朋友,这个男朋友是个富二代,对君却非常好,按君所说,这个人对她是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又是怎么牵扯到死者身上的呢?”于小冉接着问下去,“钟律师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说到君男友的真实性情,君男友有躁动症,而且对君有极强的占有欲,他虽然对君好,却时常在其朋友同学之间做出让人无法容忍的事,使得君三番五次跟他分手。”

    跟躁动症分手是要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男友还能因为爱意原谅君,但是后来君愈演愈烈,最终让男友对她产生了杀机。”

    钟律师将这个像是鬼故事的案件静静说了下去,“今年月的一天夜里,君男友提着菜刀找到了君合租的寝室,跟她在门口大吵大闹,室友也就是死者,听见声音后出来拉架,在看到君男友手上的刀时,想拉君躲开男友,结果君为了自己逃命,将室友和气红了眼的男友关在了门外,任凭室友如何敲门,她都充耳不闻,最终使室友被失控的男友用刀砍中颈部大动脉失血而亡。”

    亲耳听完这个故事,温茶和于小冉都有些唏嘘,谁能料到做好事也能平白丧命?

    “事后君男友被捕,君谎称自己在寝室里并没有听到室友呼救声,更不知道男友在门口杀了室友,自己是无辜的,希望广大网友能还她一个清白,法院更是就君男友是故意杀人还是过失杀人,被判死刑还是无期徒刑等问题,就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刑事诉讼。”

    钟律师就是死者母亲的辩护律师。

    不止找到了证明君就在寝室里掩耳盗铃的证据,还把君男友送上了死刑场。

    网友更是对君的做法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“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心。”

    最终钟律师给这个案例进行了总结,“死亡也许可以让一个人消失,但死亡的阴影却会像跗骨之蛆一样如影随形,我们律师正应该揪出这些侥幸者,还真正干净的人,一片碧海晴空。”

    于小冉激动的鼓起掌来,“钟律师说的真好呢,好感动呀。”

    钟律师微笑着看向她,“这只是其中一个案例,还有许许多多的案例比这更复杂繁琐,你不必惊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于小冉感叹一声,“做律师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钟律师笑而不语,目光淡淡的落在了温茶身上,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”温茶接过他的话茬,“有好多网友想问问钟律师私生活问题,不知道”

    钟律师蹙起眉,显然不乐意回答这些问题,但他没有立即拒绝,说道“可以先听听看。”

    温茶就钟医生有没有女朋友老婆孩子等问题跟他展开了一系列讨论,等两人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时,外面已经晚霞满天了。

    钟律师十分绅士把她们送到事务所门口,在他转身离开时,温茶漫不经心的叫住他。

    钟律师回过头,听见她说“钟律师打过那么多官司,也帮助过许许多多的人,那在钟律师印象里,有没有帮助过不该帮助的人?”

    不该帮助的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定义非常的狭隘,钟律师的眼睛眯了起来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温茶微微一笑,说道“如果有一个人,她明明做了好事,却被人害死了,钟律师被杀害她的人雇佣,要用最大的能力把罪犯洗白,钟律师会接这个案例吗?”

    钟律师身体一僵,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的初衷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接触过这样混淆黑白的案例,不过却接了许多不平等分割财产的案例,每次即便知道对手是受害方,他也会毫无怜悯的将对方置于下乘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工作,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输。

    须臾,他笑了笑,说“对于未知的事情,我从不做评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黄昏里,精致姝丽的姑娘笑的眉眼弯弯,“钟律师的意思是,你也不知道对吗?所以说,如果有可能,你是会接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钟律师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,温茶也不执于从他那儿得到确切答案,她只需要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他是会的,因为他曾经就颠倒黑白,让原主含冤而死。

    温茶拉开车门和于小冉回了杂志社,钟律师站在原地,还有些搞不懂温茶话里的意思,是在考验他还是……

    回到杂志社,两人把开始整理稿件,尽量把专访赶出来。

    下班时,天色已经很暗了,温茶静静地走到楼下打的,斜里开出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,稳稳的停在她面前,不是梁子叙又是谁?

    “你好,”梁子叙坐在后座,摇开窗户招呼她,“要我带你一程吗?”

    温茶面上出现一丝惊讶,似乎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他,好奇的问“先生,你也在附近上班?”

    梁子叙看她单薄的站在夜风里,有些怜香惜玉,体贴的为她打开了车门,淡淡道“我的确就在附近上班,你是青音杂志社的员工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温茶一点也不见外的坐进去,面上划过明媚的笑容,“我是刚从学校毕业过来的,刚来没几天。”

    刚从学校毕业……

    梁子叙眼底划过一丝精光,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能住的起锦苑的房子?

    但他不动声色,让司机发动引擎后,漫不经心的问道“你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温茶摇摇头,“我是市人,打算留在这儿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锦苑”

    “是我租的,”温茶狡黠一笑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穷学生住不起锦苑的房子?”

    梁子叙不好承认,便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温茶却道“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(.. = < r=://..>小说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