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6章 现实世界(九二)
    胡稽和苏安两人走后,两人陷入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温茶掀起眼皮看了看陈霜,故作平静的问:“听说你以前很喜欢收藏东西?”

    陈霜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,她难道不该先问“妖艳贱货”是谁吗?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温茶有些奇怪,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陈霜摇摇头,把准备好的汤倒出来放在一边等凉,垂着的眼眸里,有说不出的矛盾,他沉默了好半晌,才说,“我现在不喜欢收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温茶点点头,“那就是以前喜欢收藏喽?”

    陈霜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耳尖发红,温茶暗自好笑,又拉开话题,“你以前好像还喜欢打架是吗?”

    陈霜有点没反应过来,“打什么架?”

    温茶眨了眨眼睛,“听胡稽说,你武力值蛮高的。”

    陈霜谦虚的说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也没有深究,问道:“你和胡稽的姐姐很熟吗?”

    陈霜握住汤匙的手指一僵,眼底闪过一丝诧异,“他刚才跟你说了他姐姐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温茶微微一笑,“听说你和他姐姐的关系挺不错的呢。”

    陈霜又沉默半晌,问:“他都跟你说了她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她是个好人。”温茶回答说:“她对你对胡稽还有你们的小伙伴儿们都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没啦。”

    陈霜握着汤匙的手,轻轻一松,神色坦然的望向温茶,“我跟他姐姐的确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十分心机的避开了关系好到哪儿的话题,只循着胡稽的话说:“他姐姐也的确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扬长避短的,也不恼,笑眯眯的问:“陈先生以前跟他姐姐交往过吗?”

    陈霜嘴角抿起来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撇撇嘴,“胡稽的姐姐还在身边,如果您和她交往过,现在来照顾我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陈霜呼吸一滞,哑着声音说,“这跟我来照顾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屋内又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片刻,陈霜开口道:“我跟她关系一时半会说不清,但现在你对我来说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嘴角轻轻扬起来,眼睛里却没有笑意,“谢谢您能这么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陈霜面上划过一丝落寞,他薄唇轻启道,“对你来说,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?”

    “陈先生,”温茶叫了他一声,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怕给您的生活造成困扰。”

    陈霜抬起眼睛,狭长的眼眸里布满晦涩,“你是怕给自己造成困扰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喏喏道:“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陈霜放下手里的汤匙,目光沉沉的盯住她,一字一顿的说:“没有什么姐姐,我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稽说的姐姐,那些都不重要,我只想跟你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霜站起身,面色隐忍的站在了窗前,生怕自己忍不住会说出什么她还不能理解的话。

    温茶注视着他的背影,纯白衬衣下的身体非常挺拔,足以见得他年少时的俊秀,不知道曾经的陈霜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在胡稽的三言两语里,温茶脑海里拼凑出一个桀骜不驯,又十分爱财的少年,他可能喜欢过胡稽的姐姐,那个姐姐暂时无迹可寻,不过,这并不妨碍温茶幻想他们之间的感情,应当是两情相悦的……但最后,又为什么分开了呢?

    这段记忆,对陈霜来说,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不在乎,否则他也不会到一旁冷静心神。

    温茶敲了敲茶几的桌面,心里闪过好几种猜测,又对胡稽亲近她的态度,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如果胡稽的姐姐真的跟陈霜有什么,而现在陈霜又跟自己关系微妙,照胡稽的个性,他绝对会像对外面的妖艳贱货那样,把自己收拾一顿……但他没有,还对自己特别好……

    温茶觉得有点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汤放温了,喝汤吧。”陈霜沉默的转过身,端起茶几上的汤,轻手轻脚的喂温茶。

    温茶偷偷注视着他的眼睛,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,遗憾的是,除了黑的像雾气一样的深邃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果然是总裁大人啊,这种收放自如的招式真是玩的特别溜。

    喝过汤后,陈霜把东西收到厨房里洗干净,出来就在温茶身边批改文件。

    温茶拿着《最佳拍档》的剧本,继续琢磨,到下午,陈霜做好饭,又照顾温茶吃过之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喝了点水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晚上,温茶又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变成了五六岁的小姑娘,待在一家破旧的福利院里,福利院穷的连饭都吃不起,但她却养了一只脏脏的短腿狗。

    那只短腿狗是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,它有一只腿,在和主人回家的路上被车轧断了,然后被主人丢了出来,每天夜里只能围着福利院附近的垃圾桶找食物,吃完后,就窝在福利院的墙根下休息。

    梦里的小姑娘发现它时,是在一个冷冰冰的秋天,福利院来了好几对夫妻收养孩子,小姑娘被选中了,她跟养母上车的时候,看到了它,觉得难过,有点想收留它,养母是个特别讨厌小动物的人,还没等小姑娘说出口,就让人驱赶走了那条狗。

    小姑娘没上车就哭了起来,养母觉得晦气,当即选了另一个小姑娘带走了。

    梦里的小姑娘有点伤心,不过晚上那条狗又来到了福利院墙根下,她跳下床,光着脚跑到墙根的一处裂缝里唤了两声,把白天省下的馒头,从墙缝里塞出去给它吃。

    短腿狗跟了过来,不过没有跟她一起待着,它卷走地上的食物,又回到墙根窝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点失落,不过她很快又跑回床上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之后,梦里的温茶和那只脏兮兮的狗渐渐的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她每天晚上都偷偷给小家伙带食物,小家伙也对温茶产生了些许感情,如果四周没人的时候,它会窝在那条裂缝边等小姑娘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或许不会说很多话,不过,却像亲人一样陪伴着对方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小姑娘想给狗狗取个名字,但她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?她年纪小,懂得东西也很少,感到十分懊恼。

    有一天,福利院新来了一批领养孩子的大人,他们想领养小姑娘,小姑娘提出要带狗狗一起的决定,被家长们拒绝了,小姑娘沉默着没说话,以无声来拒绝和这些人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院长气的又把那条狗赶走了,她觉得小姑娘分不清轻重,怎么能为一条狗这么不听话呢?

    最终,小姑娘没有跟其他人走,而那条狗当天晚上也没有回到福利院。

    夜里,下了很大的一场雨,雷声隆隆里电闪雷鸣,一道闪电不知怎么打到了院子里的树上,福利院失火了。

    警察救出了很多孩子,只有一个小姑娘不见踪影,有人说,她已经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人们在一条川流不息的路中央,发现了一条被撞死的流浪狗,一个穿着破旧的小姑娘穿过车流把它抱到了路边,她自言自语询问已经死亡的狗狗,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有人惊奇的发现那条狗睁开了眼睛,它张着嘴巴,艰难的看了小姑娘几眼,彻底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来生,你愿意做我的主人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