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5章 现实世界(九一)
    胡稽敲响屋门时,温茶还在琢磨这次《最佳拍档》去度假村,自己这半残该怎么拍摄节目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抱着花的胡稽,温茶有些惊讶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胡稽笑眯眯的说:“问陈总要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温茶了然,但又不知道他来有什么事,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来看看你,”胡稽眨眨眼,颇为委屈的说:“认识了这么久了,看看你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温茶哪知道他这么热情啊,赶紧点头,“行行行,我非常欢迎。”然后让苏安去给他倒水。

    胡稽很是自然的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,“听陈总说小姐姐周四要去帝都郊外的度假山庄录制节目?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胡稽又说:“我能和小姐姐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温茶蹙起眉头,她只是去录制节目,不是去旅游,根本带不上啊……

    胡稽似乎看出了她的为难,赶紧解释说,“我是以你助理的身份去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?”

    胡稽:“你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,身边也没个保镖之类的,为了你的人身安全,我特意从陈总那儿申请过来做你的助理,这样就能随时保护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被这个消息砸晕了,看着他少年般柔弱的身体,应该是自己保护他吧?

    她怀疑的目光瞬间就伤到了胡稽的玻璃心,“小姐姐,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武力值?”

    温茶轻咳一声,没否认,胡稽想哭的心思都有了,不服气的说:“我可是我们那片最能打的,除了陈总,没人打得过我,你凭什么嫌弃我?”

    温茶语塞,但她关注的重点却在别的上面:“陈总很能打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!”胡稽眼角划过一抹崇拜,但这抹崇拜被另一股说不出的惋惜替代,“在好多年前,就是陈总还是我们所有人的老大呢,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有点听不懂他说的话,疑惑的询问:“你们以前是混黑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胡稽被她逗笑了,“我们才没那么low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好久的往事了,”胡稽摇摇头,低声说:“现在说起来还挺中二的,你就别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听他这么一说,对陈霜的过往还挺感兴趣的,完全想象不到陈霜中二时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陈总,以前,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胡稽见她一脸好奇,笑眯眯的说:“当然不是什么好人啦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还说不是混黑的,骗谁?

    胡稽:“真要说起来,他应该是个特别别扭的人吧,有什么事总喜欢藏在心里,就是对喜欢的人,也总爱保持缄默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保持缄默是很真实,但喜欢的人……谁?

    胡稽见她一脸懵逼,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当然,他现在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?”胡稽想了想,“他还是个特别不要脸的人,小的时候喜欢到外面找好东西,什么东西只要看上了,就往家里般,搬进去就不还了,我还被他抢过好几件宝贝呢。”说到这儿胡稽哭丧起脸来,“我以前真是受够他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简直哭笑不得,“那你现在怎么还跟他合作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我姐啊,”胡稽颇为不屑的说,“要不是为了我姐,我早跳槽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挑了挑眉,对他嘴里的这个“姐姐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“你姐姐也是陈家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胡稽立刻瞪着眼睛反驳道:“我姐跟那个混蛋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听起来,陈霜和那个“姐姐”很有故事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胡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放下手里的剧本,看向胡稽,“你能和我说说你姐姐吗?”

    迎着她明亮的眼睛,胡稽愣了愣,缓缓的说:“我姐姐是个很好的人,世上找不到的那种好人,我和我的朋友都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“所以你姐姐就是个好人?”

    胡稽:“当然啦,她最好啦!”

    “那她现在……还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在的。”胡稽郑重的点点头,“她就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温茶点点头,“刚才听你说话,还以为她不在你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胡稽摇头道:“只要陈总活着,她也会活着的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一点儿也不放心好么……好不容易有了陈霜这么个大金主,你却跟我说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,温茶也是emmm了。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摆脱心里吐槽,继续说:“有时间的话,可以跟你姐姐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胡稽立时犯了难,“她现在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?”

    胡稽:“不过总有一天,你们会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见什么面?”屋门从外面被打开,陈霜拎着食盒走进来,目光不善的盯了一眼胡稽,“你在跟她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进来,胡稽犹豫着没有回答,温茶笑着接过话茬,“没什么,就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    陈霜当然是不信的,他冷嗖嗖的目光刮过胡稽的脸,见他一脸心虚的样子,多少也猜到了他跟温茶说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胡说。”陈霜收回目光,从保温盒里取出饭菜,“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胡稽不服气的哼了一声,“我才没有胡说。”

    除了那些陈年往事,估计也说不到哪儿去了,陈霜暗自寻思着,懒得搭理他,动作细致的喂温茶吃饭。

    温茶拿余光去看胡稽,胡稽朝她笑了笑,轻轻拍了一下脑门,夸张的说:“小姐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来看你么?”

    温茶:“?”

    胡稽:“因为我去公司的时候,发展某人可能要被外面的妖艳贱货缠住,所以给你报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妖艳贱货?

    温茶看向面色淡漠的陈霜,“有人去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,”胡稽幸灾乐祸的说,“还在一楼大吵大闹的,如果不是我帮他,谁知道他现在会不会被缠住。”

    温茶看向陈霜,没想到总裁生活这么丰富。

    陈霜眼睛一沉,侧目扫向笑嘻嘻的胡稽,眉头皱起来,“你很开心?”

    冷冰冰的目光,像是冰刃一样刮在脸上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,胡稽笑容一滞,心知自己是惹到了总裁,一下又怂了,“我怎么可能开心?我是觉得那女人不要脸好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留的时间够久了,”陈霜回过头,继续给温茶喂饭,“别再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!”这次估计可不敢触他的霉头,“我大电灯泡,我走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还有些不舍的朝温茶挥挥手,一步三回头的走了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走的,还有苏安,他在这虐狗的环境里也待不下去,单身狗自我取暖也就罢了,还要照亮他人什么的就很过分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