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4章 女装大佬(完)
    “她亲了一下你的脸。”说着,温茶亲了亲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她摸了你的身体。”说着温茶摸了摸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她很坏的蒙上了你的眼睛。”温茶的手掌覆盖在时墨眼睛上,在他不知是惊恐,还是激动里,抬头吻住时墨的嘴角,“她像我这样侵·犯了你。”

    时墨的身体一下就僵硬起来,眼睛里的阴影让他像是变了一个人,他躲开温茶的吻,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,原本温柔的声音带上了透入骨髓的冰冷,暴戾的不像话,“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温茶似乎感觉不到脖子上的痛楚,她注视着他发红的眼睛,咧嘴笑了一声,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听见熟悉的声音,时墨眼睛一动,似乎从某种回忆里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掐着她的脖子后,迅速松开她,慌忙的去看她受伤了没有,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失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温茶眨了一下眼睛,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时墨面色一顿,“我没事。”他站起身来,又说了一声对不起,就朝自己的卧室走去,背影有说不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温茶跟着他往里走,在他关门前,拦住了他,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时墨低头看了她一眼,神色间终于带上了一丝脆弱,“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温茶说:“我要知道是谁伤害了你?我要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保姆!”时墨的眼睛霎时间赤红起来,他愤恨的叫喊着:“她有恋童癖,她让我变成了喜欢穿女装的人,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止爱上了女装癖,你还爱上了一个不干净的人,你后悔了对吗?你后悔了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踉跄了一下,推开温茶的身体,转身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巨大的关门声,像是一道天堑横亘在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听着屋子里隐隐的呜咽声,温茶有一瞬间后悔自己的直白,她拆穿他最不愿意揭开的秘密,就像是个刽子手,亲自给了他狠狠一刀。

    温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,这大概就是时妈妈最不愿意说出口的事情,它会把时墨击溃,但她刚才,就像那个坏女人一样,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温茶这一刻觉得自己特别像坏人。

    但她却没有后悔的意思,她有预感,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时墨坦白,但正是这个秘密,会让时墨时常惴惴不安,与其等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,还不如一次性说清楚。

    时墨小时候受到过保姆的猥.亵,这在他心理造成了很大的阴影,最直观的表现,就在于,他把自己包装成了女人,男女性别在他眼里,是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差别,他想由受害者变成掌握主动权的施害者,就算不施害,也能给自己安全感,这样就没人欺负他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理疾病,时墨家人的疏忽,导致他没有从过去里彻底走出来,就算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个一个真正的男人,伸手就能掀翻好几个坏女人,也不能改变他的心理创伤。

    可温茶不想他一直受过去所扰,他可以穿女装,也可以做女孩子喜欢的事,但不能不面对曾经的自己。

    过去是他的经历,恶人也有恶报,但他却不能继续生存在这种畸形的思想里。

    温茶伸手敲了敲门,轻轻叫了一声时墨的名字,房间里的呜咽声,瞬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茶暗自叹了口气,说:“你开门,我想亲亲你。”

    时墨不为所动,就跟没听见似得,把头埋在被子里,继续难过。

    温茶又敲了敲门,“我是以女朋友的身份,不是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时墨还是不理他,温茶:“未来媳妇儿的话你都不听了吗?”

    时墨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温茶长叹一声,幽幽的说:“你不出来就不出来吧,我回家了,估计以后几天都来不了,你正好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朝门口有,刚一打开屋门,身后的房间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回眸,时墨正站在门口,红着眼睛望着她,他一句话也不说,眼神却特别忐忑。

    温茶关上门,一步步走到他面前,张了张嘴,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时墨气冲冲的打断她,赌气的说:“你笑话我吧,你还可以嫌弃我,因为我已经脏了,配不上你了,你大可以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眼睛里泛起水光,随时都要哭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温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神经病吗你?”

    时墨:“?”

    温茶质问着:“你那儿弄脏了?你指给我看?是脸、嘴巴还是胸?”

    时墨喏喏的没回话,不过神情已经接近绝望了。

    温茶扯住他的衣领往下拉,把他拉到自己面前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哪儿脏了,我给你洗干净,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吻上了他的唇,“先从这儿开始洗。”

    时墨浑身一滞,不敢置信的看向亲吻自己的女生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”温茶伸手解开他的衣领,去拿他塞在衣服里的假胸,“收起你那些无聊的想法,你都跟我在一起了还想用自己脏了这招赶我走,你想得美?”

    时墨看着她把假胸掏出来之后,脸红了一瞬,小声说:“你不讨厌吗?”

    “讨厌什么?”温茶冷笑道:“你他.妈之前就对我又亲又抱的,怎么不说你脏了?现在说有什么用?啊?你能还我一块肉吗?”

    时墨:“……你可以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?”温茶气的肺都炸了,“我又不是神经病!不要你我走的出这个房子吗?不要你我真的就能甩掉你了?”

    时墨:“……”好像不能……

    温茶:“最重要的是,以后我到哪儿找这么个爱做饭还喜欢背着我跑步的男朋友啊……”

    时墨放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一下,他伸手脱掉自己的衣服,伸手抱着温茶的腰倒在了柔软的床上,让温茶坐在自己的身上,“来吧。”他看着温茶,面上有说不出的渴望,他轻轻的说:“来把我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温茶伸手抱住他的脖子,温柔的吻上了他的眼角。

    呼吸交错间,窗外的黄昏,轻轻浅浅落在少女的眉眼,她的瞳孔里像是含了一层金色的微光,让时墨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温暖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温茶的眼睛,触碰到温度的同时,嘴角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温茶很快结束了学校实习,时间也已经逼近年关。

    时墨和温茶交往的事,让时妈妈告诉了家里的每个人,小年那天,温茶还跟时墨一起去时妈妈那儿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时墨的爸爸是个非常严肃的首长,虽然对时墨穿女装非常不满,但介于自己难辞其咎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看到温茶时,却难得表现热情。

    他大概和时妈妈一样,觉得时墨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,谁知这世上还真有不嫌弃他的女孩子,学历长相还都是一等,实在是祖上显灵了。

    那天,温茶还看到了时诺,他虽然也有点惊讶,温茶会过来吃饭,不过很有心机的把温茶拉到一边,告诉温茶时墨阳台上种的那些茶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白天鹅和金边可娜都是白茶花的品种,就是因为知道你的网名,我小……叔才种的那两盆花,他对你这么好,你以后如果不对他好点儿,我长大了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被一个初中生威胁,温茶心里那叫一个emmm,不过脸上没表现出来,碍于家长在边上,她十分恳切的答应下来,还特哥们儿的拍了拍小同学的肩膀,“放心,你小叔,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时诺默默的松了口气,“行吧,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顿时就怒了,明明是便宜时墨了好吗?

    时诺似乎也意识到这么说不对劲,他改口道:“应该是你们互相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他们都很便宜是吧?臭小子!

    过年那天,温茶没和时墨一起过,她跟刘宁在家做了一桌好吃的,吃过饭后,时墨从老宅回来,让她到楼下一起放烟花。

    温茶跟刘宁编了个下楼散步的理由,跑下楼就跟时墨玩起了仙女棒,时墨换了一身可爱风,踩着雪地靴,穿着纯白色短版羽绒服,还难得的配了酒红色格子短裙和长腿袜,看起来胖嘟嘟的,萌萌的超可爱。

    两人放完仙女棒后,把烟花堆在草地上围了一圈,一个个点燃后,跑到一边互相抱着啃嘴巴,啃着啃着,时墨还不忘拍个照片传到微博上怼单身狗。

    烟花接连不断的在耳边炸响,时墨又忍不住和温茶拥吻在一起。

    刘宁下楼扔垃圾,看到的就是女儿和另一个女孩子,抱在一起啃嘴巴的画面。

    刘宁还以为自己眼睛瞎了,丢下垃圾袋就跑过去撕开了女儿和时墨,发现另一个人真的是女孩子时,刘宁感觉天都塌了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浮现出好多念头,最直观的就是想给女儿一巴掌,她不相信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怎么会出现在女儿的身上?

    她这些年勤勤恳恳教育出来的宝贝疙瘩,喜欢的竟是女人?

    刘宁眼前一黑,一屁股就跌在了地上,温茶吓得急忙去拉她,刘宁痛心疾首的看向女儿,幽幽的说:“你是不是因为我不让你跟男孩子谈恋爱,所以才找了女朋友?你想谈恋爱你跟我说呀!妈妈难道会真的阻止你?你找个女孩子,是想气死你妈呀!”

    时墨赶紧走上前,望着刘宁,诚恳的解释道:“阿姨,我就是男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刘宁感觉自己耳朵也聋了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时墨:“我是男生。”

    刘宁这下听清楚了,她看向穿着女装比女儿还好看几分的男生,脑袋一偏,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这下玩脱了……

    刘宁醒过来后,第一时间就是要温茶跟时墨分手,这种女装大佬是她女儿能招架的住的吗?绝对不能啊!分手!必须分手!

    温茶告诉她,自己在她的高压教育下,上大学后发现自己喜欢的其实就是女生,但是碍于学校管制,只能在校外找了个女朋友,谁知这个女生竟然是个穿女装的男生,为了迎合她的喜好,才穿女装的,温茶瞧不起他,很想跟他分手,但男生早就喜欢上了她,为了跟她在一起,才被逼着穿了女装,一直穿到了现在,所以自己就和他交往了?

    刘宁被这个消息打击的脑袋都要炸掉了!她抓起屋里的扫帚就要把温茶捶死,她这样光明利落、两袖清风的人,怎么就教出了这样的女儿?!

    她打的温茶满屋子乱躲,最后气的让温茶把时墨叫过来,让时墨穿回男装,并且跟她这个满脑子废料的女儿分手。

    熟料,时墨竟然说自己已经爱上了穿女装并且改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受打击的刘宁两眼一抹黑,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比晴天霹雳还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刘宁再次醒过来后,强烈的责任感让她无法再说出让女儿分手的话,女儿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,她必须对时墨负责,而且一毕业还必须跟时墨结婚,否则她就不认温茶这个女儿了。

    温茶当然是满口答应了,还信誓旦旦的保证,绝不会再朝三暮四的喜欢其他女生。

    刘宁盯着她亮晶晶的眼睛,长叹一口气,都是她逼得太紧才会让温茶变态了,幸好这次交往的是个穿女装的男生,要真爱上了女生,那还得了?

    她暗自安慰自己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刘宁之后,温茶和时墨,过上了光明正大的恋爱生活。

    想约会约会,想穿女装穿女装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    两人还时不时参加一些线下活动,温茶也在九歌的帮助下出了一张个人专辑,唱见事业进行的很顺利。

    毕业之后,温茶在刘宁的期望下成了一个中学老师,却没有离开唱见圈,她把自己唱歌的事告诉了刘宁,刘宁虽然生气,不过也很快接受了事实。

    因为专辑销量拔高,再加上时墨人气带动,温茶后来已经算得上一枚唱见圈的大粉红了。

    暑假,她和时墨的婚礼在帝都的一座酒店举行,刘宁和时爸爸都不是什么思想开放的人,决定办传统酒宴,温茶和时墨也没什么意见,不过婚礼上,却互换了彼此要扮演的角色。

    温茶穿了西装,时墨穿了婚纱,在刘宁和时家父母一言难尽的表情下,举行了所有仪式,在场的宾客,倒是对这场婚礼非常喜欢,纷纷送上了诚挚的祝福。

    当晚,时墨传了一张婚礼上的照片到微博上。

    寸墨v:一辈子太长,我只想和你一起度过@白天鹅之死

    粉丝们纷纷尖叫着,又相信真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说寸墨大大好,我看小白也特别好啊,对寸墨大大这么包容,还这么体贴,寸墨大大这辈子估计也只能遇到这么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挺楼上,如果换做是我,我真的没勇气和寸墨大大结婚,我虽然很喜欢寸墨大大,但那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,要是真的结婚,我会变成胆小鬼的,所以特别佩服小白,祝福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从网络到现实,从恋爱到婚纱,从牵手到一生,这就是爱情,同祝福!”

    “感觉今天自己好感性,我以为最不可能有结果的一对,竟然结婚了,我真的做梦也没想到,小白真的是个很有担当的人,一毕业就愿意嫁给寸墨大大,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说好喜欢你们啊,会一直支持你们!”

    “寸墨大大也很好啊,他一开始就看上小白了,看他发过一个微博,遇见小白是在公车上,小白帮他收拾了流氓,他大概一眼就看出小白的勇敢和善良,才决定跟小白在一起的吧?感觉寸墨大大是个需要救赎的人,能遇见小白,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寸墨大大的微博关注还是只有小白一个人哦,每次参加活动也只跟小白在一起,没有小白的地方就没有他,这种永远都有人陪伴的感觉真好呢,我也想有一个过一辈子的人,愿他们永远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愿他们永远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愿他们永远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愿他们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白天鹅之死v:一辈子算起来也不长,几万天,几十万个小时,却是独属于我和你的时光,我最爱的时光。@寸墨

    黄昏浅浅里,阳台上开了几丛淡雅的白山茶,温茶关掉电视,静静地窝在时墨的腿上,闭上了眼睛,穿着露胸睡袍的年轻男人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鼻尖,小声建议:“今晚也要把我洗干净哦~”

    温茶一把推开他的脑袋,嫌弃道:“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时墨委屈的别别嘴,谴责道:“你说话不算数!”

    温茶怒:“都特么洗多少次了,你再脏都洗干净了好吗?”

    时墨:“可是我喜欢让你碰我呀~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以沉默表示自己抗议。

    时墨戳戳她的脸,小声央求着:“你就答应我呗?”

    温茶睁开眼睛,一脚把他踹下沙发,“败家子饿了,赶紧喂它去。”

    时墨起身喂完儿子回来,正要继续央求,温茶面无表情的说:“我肚子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时墨急忙跑去卧室,换了一身女仆装出来,准备烛光晚餐,摆置好烛台、牛排、红酒和玫瑰后,他又跑去卧室换了一身酒红色的晚礼服出来。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每天辣眼睛都辣习惯了啊……

    她起身换了一身女士西装,跟自己的准“太太”完成了这次浪漫的烛光晚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