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5章 女装大佬(七)
    “一定是你看错了!”脑残粉迅速回了那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们女神大人从来不会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人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女神是高岭之花,微博关注到现在都是零好吗?”

    “尽管女神和我一样都是女的,但是我还是要说,看到她的第一眼,我的幻肢就长出来了!谁也别让她特殊对待!桃之夭夭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如果桃之夭夭是女神的好盆友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!女神入圈以来,除了拍照片,从来都不和那些人互粉的,她是我见过的最高冷的妹纸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桃之夭夭也混了四五年了,之前怎么没见她和女神玩的好?”

    “+1……”

    “+10086……”

    桃之夭夭这个名字,温茶是知道的,就是这个人从曹梦那儿得到了原主的原创专辑,事业从此顺风顺水,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温茶对她比较无感,她伸手刷了刷寸墨的主页,见寸墨真的只关注了桃之夭夭一个人之后,心里不知怎么有点膈应,她又去看了一眼桃之夭夭的微博,最上头置顶的那一条,写的就是寸墨。

    桃之夭夭v:纪念会合作一场,没想到会被顶级女神@寸墨大大记住,真是三生有幸,我也是大大的脑残粉,希望大大能翻我的牌子

    图片配的是寸墨在纪念会上的cos人物,拍摄的非常清楚,看起来两人真的有交集。

    温茶沉默了片刻,转手就把寸墨取关了。

    女神的确是女神,但到底是云养的,养不出一点情谊来。

    她关掉微博,转头就开始写自己的歌词。

    曲子她暂时还弄不成,不过歌词还是可以试试的。

    七月十七号,那天,温茶一大早就坐飞机去了b市。

    漫展在一个双层图书馆开展,由唱见、作家、漫画家还有coser联合举办。

    曹梦把温茶拉到后台,让她换好衣服后,就跟去找付泽去了。

    温茶这次没有穿汉服,换了一身浅蓝色的及膝百褶裙,梳了个丸子头,还化了淡妆。

    她把准备好的半脸面具戴在脸上,静静地等着上台的时间。

    时墨一进会场,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姑娘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也不是古代装,为了签售会,她换了一身浅粉色的欧式长裙,将长长的头发卷起来,用珍珠发夹固定住,面上带了些倨傲,看起来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贵族小姐。

    温茶注意到她的目光,回头看到她,愣了一下,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陌生而冷漠的目光,让时墨眉头一皱: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温茶一头雾水,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昨天不是约好见面的吗?”时墨走到她面前,有些奇怪的说,“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完全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微笑着提醒:“你可能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时墨的手指蓦然一紧,他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声:“桃之夭夭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她跟桃之夭夭很像吗?

    “我不是桃之夭夭,”温茶面上的笑容开始发淡,“你真的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还朝不远处换衣间指了指,“桃之夭夭应该还在换衣服,你如果想找她的话,可以去那儿等等,她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没有再搭讪,听见主持人叫自己的名字后,施施然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发现站在原地的时墨,究竟有多僵硬。

    遭了……

    站在时墨身后的造型师顿时苦了脸,这家伙在她的误导下认错人了,现在人小姑娘还不打算搭理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造型师偷偷对了对手指,“对不起啊,我也不知道她不是桃之夭夭,要是知道的话,我一定不乱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时墨没说话,眼睛里迸出一股冷涩的阴柔来。

    陶瑶换好衣服后,从换衣间里走出来,没两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时墨,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,急匆匆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寸墨!”她叫了新认识的女神一声,像挂坠似的吊在时墨身上,“真的是你啊!”

    时墨回头看了她一眼,她也戴了半脸面具,可她一眼就看出面具下的容貌和温茶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皮肤发暗,鼻子微塌,眼睛无神,气质昏暗,跟她印象里的,简直就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时墨的眉头紧皱起来,薄唇轻启:“桃之夭夭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陶瑶惊喜的应道,难掩笑容的说:“就是昨天跟你约好面基的桃之夭夭,没想到你真的在这儿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时墨伸手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撕开,心里的喜悦都化做了寒冰,“我之前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陶瑶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疑惑道:“什么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时墨闭着眼睛,好一会儿才克制住把自己揍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她郑重的说:“我要找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陶瑶再蠢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,她试探性的说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把我当成了另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向你道歉,”时墨转头去看台上笑靥如花的女生,心里难受至极,“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。”

    陶瑶欣喜的表情瞬间冻住了。

    她静默片刻,小声说:“你认错了,还是可以和我做朋友啊?我又不介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时墨没回答她的话,可她冷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陶瑶立时就气愤起来,“你如果是认错了人,才来找我的,那我们现在也应该是朋友了吧?我挺喜欢你的,也想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时墨完全不知道说什么,她交际圈小,遇见的人也不多,发现自己做错事之后,最想做的不是将错就错,而是返回正轨。

    她不想为一个不感兴趣的人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陶瑶不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道歉对我来说不管用,你如果愿意就和我做朋友,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时墨眼睛里划过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她在看到陶瑶的微博时,把陶瑶认成了温茶,犹豫了片刻才私信陶瑶,提到了要把头饰还给她的事,当时陶瑶什么也没问,就答应下来,还发了个想和她做朋友的微博。

    她没想太多,以为陶瑶就是温茶,才点了关注,并在昨天约好时间,想把配饰还给陶瑶,结果却发现,一切都是假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