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9章 女装大佬(一)
    时墨抱着生病了的二哈走进公车时,四周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个身材高挑,五官立体的年轻姑娘,她穿了一条及膝的印花百褶裙,简直比电视上的女模特还要好看十倍,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高了,身高至少一米八,估计以后得嫁不出去吧。

    时墨的平衡感不是太好,再加上怀里抱了只奶狗,在人群拥挤的车厢里行走的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身后还有不少人挤上来,时墨在心里暗自嘀咕着以后绝对不能再坐公交,就算钱包丢了,车借出去,也不坐,这是要人命的大事。

    后面挤上来的人,很快就把时墨挤到了最后面,撞到了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蓝色条纹汗衫,汗臭味差点把时墨熏晕,这得多久没洗澡了?

    时墨飞速站起身,也没那中年男人一眼,说了声抱歉,拉着上方的扶手,只盼能早点到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早知道坐个车这么麻烦,还不如走路回去。

    怀里的二哈也被浑浊沉闷的空气影响到了,它虚弱的靠在主人的怀里,一动不动的,如果不是身体还暖洋洋的,时墨都以为它翘辫子了。

    低头用鼻尖点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,二哈睁开迷蒙的眼睛,看了时墨一眼,转过方向,把脑袋埋在了衣服上。

    时墨暗自嘟囔了一句麻烦,正要给它顺顺毛,一只手率先摸到了印花的裙摆上,顺着裙摆摸到了时墨的腿。

    那双腿又白又长,早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,尤其是后排坐着的几个男人,从时墨过来以后,眼珠子黏在那腿上就被拔下来过。

    时墨眼睛一眯,转过头时,正好看到了那个被自己撞了一下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见小姑娘回头,也不怕她反抗,挺着肥胖的肚子,粗糙的手掌,顺着时墨的腿,就要去摸时墨的屁股。

    显然是个老手了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怕小姑娘闹事,他只是摸一摸,又没干正事儿,这些小姑娘为了面子,只会忍着,不会叫人,就是叫了人,有的是人说她不知检点。

    谁让她穿这么短的裙子坐公交车的,不是勾·引男人是干什么?

    时墨的眼睛瞬间就暗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见她看向自己,嚣张的笑了起来,嗓子跟含了一口痰似得,发出“赫赫”音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时墨,眼睛里闪过淫··邪的光芒,油光满面的样子,一下就恶心到了时墨。

    放开手里的扶手,时墨正要去抓那中年男人的手,旁边忽然伸出一只白皙干净的手,直接抓住中年男人的手,动作利落的往后一撇,只听见“卡擦”一声,中年男人嘴里霎时就发出了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时墨诧异的回过头,只看到一道身影穿过自己身边,一脚踢在了中年男人的肚子上,将中年男人的身体踢得嵌在座位上,中年男人疼的叫不出来,连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可想那一脚有多重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惨状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,他们窃窃私语着,询问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一个杂碎而已。”踢人的女生转过头来,露出一张淡若梨花的脸,一双圆润的猫瞳泛着泠泠冷光,唇角微动间,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杂碎?”众人狐疑的看向中年男人,见到他的真容后,分分露出了了然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车上的常客,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占小姑娘的便宜,之前那些小姑娘脸皮薄,占些便宜就占吧,这次终于踢到了铁板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杂碎?”中年男人缓过神来,用手指着女生破口大骂,“你这个小贱人,不分好赖,对我又打又踢,现在还想污蔑我,你最好马上给我赔钱,否则我叫你去警察局坐牢你信不信?!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女生耸耸肩,“你最好马上把我带去警察局,我真是怕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怔,他的原意是吓唬小姑娘要钱,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小姑娘根本就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行啊,还敢跟我犟嘴,”中年男人冷笑着,一计不成又生一计:“那我就跟着你回家,把这件事告诉你父母,看你以后还抬不抬得起头!”

    “恐怕要辜负你的期望了,”女生嘴角微勾,露出一抹薄冷的笑容,她举了举手中的手机,“我刚才拍了个小视频,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神色顿时心虚起来,“你打了我,还敢报警,简直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你常年缩在公交车上骚·扰小姑娘,我不该报警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中年男人腾地从位置上站起来,忍着腹部的疼痛,伸手就要去抢女生的手机,旁边的乘客被吓得纷纷躲闪,生怕波及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女生一把拉开一边比自己高很多的时墨,眼疾手快的握住中年男人的另一只手腕,冷冷一笑,“你这只手也想废了的话,我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想起她方才的彪悍,再看看四周忌惮他的乘客,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小姑娘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停车!”他朝前方大喊一声:“我要下车!”

    他慌忙的推开小姑娘,想在警察来之前溜走。

    可还没走两步就被人绊倒在了地上,那小姑娘,一脚踩在了他背上,“现在才觉得害怕,会不会太晚了?”

    她的脚在中年男人的后背上碾压着,厚重的力道,让中年男人喘不过气来,最开始的气势去了大半,只能痛苦的叫着饶命。

    周围的乘客看到小姑娘,犹如看到了恶魔,在警察来之前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家的女儿被养的这么凶悍,以后嫁到别人家里,恐怕会闹得家宅不宁。

    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时墨的目光扫过那些冷眼旁观的人,抱着二哈的手,微微收紧了些。

    警察很快就拦下了车,把中年男人带走了,那中年男人走之前还想抓小姑娘一手,小姑娘挑挑眉,“杂碎,我还没成年呢,你确定要让我一起去?到时候如果我说出一些别的话,你这辈子可能就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和小姑娘问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后,目光颇为冷淡的扫向那些一直看好戏的乘客,夸奖了小姑娘一番才带着中年男人,神色沉重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时墨怀里的二哈眨巴着眼睛醒了过来,目光湿漉漉的去看周围的场景,见人少了些之后,歪着脑袋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时墨见女生站在车门口,正要过去道声谢,小姑娘忽然叫了声停车,转过头来看向后座上几个跟鹌鹑一样缩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小姑娘被骚·扰是活该,是自己不检点对吗?希望你们的女儿遇见这种事的时候,你们也能这么淡定,祝你们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也没看剩下人的脸色多难看,抬脚就朝车外走了。

    乘客们面面相觑一眼,谁也没说话,手指都不由得紧握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