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4章 现实世界(八六)
    周如意突然表现出来的友爱让温茶懵逼,自己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?

    然而,她的懵逼,并没有影响到周如意的靠近,她在张译文身边坐下来,还十分自然的去拉温茶的手,“你在这儿可真是受苦了,作为朋友以后我会找时间多来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儿,周如意还红了眼睛,活脱脱一副担心温茶,担心的掉眼泪的节奏。

    温茶和张译文对视一眼,都是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语。

    温茶把手从周如意手里抽出来,碍于在拍摄节目,没有和周如意撕破脸皮,“多谢周小姐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周小姐”,立时又把两人的关系拉出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周如意蹭过来到底是想干嘛?但用脚后跟想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周如意酝酿的眼泪,因为这句话,噎了回去,她略带尴尬的看向温茶,还不死心的说:“叫什么周小姐啊?叫我如意就好,一起合作这么久了,还这么生疏,我可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她的话,不敢恭维,但碍于情面没有怼她,不过称呼却没有改,“周小姐,这是在录制节目,就不打扰你录制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逐客令一出来,别说周如意,就连一旁没说话的易千荀面色都变了变。

    温茶这是要跟周如意硬缸啊?

    周如意嘴角的笑容扭曲了一瞬,她忍着想把温茶撕了的心思,故作可怜的说:“我来看你一下,没关系的,大家都能理解我,毕竟你现在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到处都是病人。”温茶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应该也有自己的任务目标,不止我一个人需要关怀,希望你先去完成自己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如意面色白了下来,她分配到的任务,是去照顾一个刚做完手术的老人,那位老人儿女都不在身边,只有护工在照顾着,因而节目组分配给她的任务时,满足老人最基本的愿望。

    不管是喝水吃饭上卫生间还是出去散心,都需要她亲自照顾。

    这对从没照顾过人的周如意来说,简直就是天降横祸。

    她不仅嫌老人浑身汗味,还觉得他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样子特别碍眼,在摄像机前做做样子后,就拉着易千荀,找了个理由来看温茶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她心血来潮的决定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节目组拍摄到温茶和陈霜的画面后,她不由联想到了陈珊珊。

    陈氏不会无缘无故的动陈珊珊的,背后一定有什么推动性的原因。

    之前,她并没有想到温茶身上,但从陈霜放任他和温茶炒绯闻开始,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陈珊珊之所以跟陈氏闹翻,是因为温茶,那么陈霜跟温茶是不是有别的关系?

    毕竟,陈珊珊跟温茶有仇,陈霜很有可能是为了温茶才动陈珊珊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让她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在她和陈珊珊斗得如火如荼时,温茶竟然就是她们身后那只渔翁得利的黄雀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打击了周如意的同时,也给她提供了新的出路。

    既然温茶背后有金主,她讨好温茶,是不是也

    能得到点庇护?

    或者说,她更期待自己和温茶成为好朋友,借着温茶认识陈霜,从而换掉温茶在陈霜心里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实在太让人喜欢了,仅仅只是出现了几分钟就夺取了她的心神,凭什么独属于温茶?她们都是辛辛苦苦爬上来的可怜人,做什么都是各凭本事,她不相信自己会输给温茶那样的乡巴佬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在她心里流窜数日之后,她终于忍不住来找温茶了。

    陈霜可以为了温茶把节目组带到医院来,那跟他好上以后,一定会有数不尽的资源,她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她眼睛里的功利重的让人皱眉。

    张译文不悦的盯了她一眼,“温茶现在静养,你先回去忙自己的事吧,等温茶出院了,有的是时间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周如意没理会张译文说的话,她厚着脸皮继续说:“我就是想陪陪你,毕竟你在圈子里也没什么朋友,我年纪比你大些,一定能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她的惺惺作态表示拒绝,“谢谢你,但真的不需要,现在是在录制节目,有什么话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易千荀显然也觉得周如意这样的行为不妥,他伸手过来拉周如意的胳膊,“如意姐,我那边的病人还要照顾呢?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如意被他拉的难堪,隔着摄像机,不悦的盯了他一眼,不情不愿的站起身,不尴不尬的笑了笑,“你们真是误会我了,我只是来看看温茶,马上就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耸了耸肩,没吭声,周如意不甘心的看了温茶一眼,见她真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才忍着气愤跟着易千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。”她走之后,张译文趁摄像机小哥哥调整镜头的时间,小声的跟温茶抱怨着,“之前那么多时间,也没见她来跟你说句话,现在你生病了,就知道过来装姐妹抢镜头了,真不知道她身边的人,怎么受得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别理她。”温茶回答,“她找我不是为了洗白自己,就是有别的原因,越搭理她,她就蹦哒的越高。”

    “洗白?”张译文暗自翻个白眼,“她都黑煤炭了,还怎么洗啊?光这段播出去,就得挨不少骂,你信不?”

    温茶心思一转,“洗白不了,就有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啊?”张译文表示智商不够用,“你一不是千金小姐,二不是圈内大咖,她想从你这儿得到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费解了片刻,不过在看到张译文身后那些摆放整齐的书时,她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如意打的应该是陈霜的主意。

    只有陈氏,才能让周如意过来讨好她。

    周如意想做什么?

    是想得到自己的帮助?还是想得到陈霜的垂怜?

    温茶不觉得是前者,照周如意的心气,她才不会对温茶低头,所以……应该是后者。

    她想讨好自己接近陈霜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让温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周如意别的不行,这些歪曲曲的心思倒是懂得不少。

    怪不得能和陈珊珊撕的旗鼓相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