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3章 现实世界(八五)
    没多久,最佳拍档的人,电话说,后三期的拍摄的地点选在了医院里。

    嘉宾们要做一次志愿者,为医院里的病人和所有工作人员们带去温暖。

    温茶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,节目组为了能继续拍摄,也真是太拼了。

    苏安可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打心眼里佩服陈霜,这种问题都能解决不愧是总裁大人。

    温茶也知道其中有陈霜的示意,中午陈霜给她带午饭过来时,她把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自己的努力,”陈霜淡淡的说:“否则我就算停了这档节目,也不能说服他们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觉得是这样,总裁虽然出了力,但她也是棒棒的好吗?

    第二天,《最佳拍档》的节目组就过来拍摄了。

    张译文走进温茶的病房,见小姑娘恢复的不错后,笑眯眯的坐在她身边,“今天我就是你的小奴隶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。

    张译文取出放在衣兜里的任务卡,一个一个字的念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介于温茶的伤情,节目组一致决定,让张译文来担任照顾温茶的工作,期间,务必要满足温茶的所有要求,使温茶进入轻松开心的拍摄,以上是所有内容。”

    听完任务,温茶的嘴角都快扬到后脑勺去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还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眨眨眼,格外真诚的舒服,“就算没有节目组的安排,我也乐意当你的小保姆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们的友谊有了新的认识,毫不犹豫的指使他去给自己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留在病房里的摄像机小哥哥密切的注意着他们的互动,把一切都拍摄下来。

    张译文和枯燥的陈总裁不一样为了节目效果,也为了逗温茶开心,他不仅会讲笑话,还会跟温茶玩成语接龙,脑筋急转弯这样的小游戏。

    “飞龙在天。”

    “天崩地裂。”

    “劣迹斑斑。”

    “班门弄斧。”

    “虎虎生威。”

    “威风凛凛。”

    “凛……凛……凛然正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气,气势磅礴。”

    “礴……”张译文有些发难,“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是波诡云谲啦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”张译文败下阵来,继续接,“绝,绝处逢生。”

    “生,生不逢时。”

    “时,时移世易。”

    “易,异想天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,开开心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,心有灵犀……”

    “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就到这儿吧,”看出了张译文的学渣属性,温茶笑的幸灾乐祸,“我们接下来,可以玩脑筋急转弯。”

    这回张译文学聪明了,“我来提问,你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了啊,”张译文:“鸡鹅都在冰箱里,鸡死了,为什么鹅却没事?”

    温茶:“企鹅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你能做,我能做,大家都做;一个人能做,两个人不能一起做,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:“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张译文清了清嗓子,继续道:“冬瓜、黄瓜、西瓜、南瓜都能吃,什么瓜不能吃?”

    温茶: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……”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感觉?

    “想把梦变成现实,第一步应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掉进水里不会湿?”

    “影子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答问题的速度让张译文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不相信温茶有这么好的反应能力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学霸气场?

    “还问吗?”看着张译文快要郁卒的脸,温茶笑的眼睛都眯起来。

    张译文不信邪,又问了好几个比较难的,温茶都答出来之后,他终于消停下来,嚷着,“翻篇翻篇,现在我要靠你背得古诗。”

    他从身后取出陈霜放在一旁解闷的诗词三百首。

    “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前一句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:“回眸一笑百媚生。”

    “试问:岭南应不好的后一句?”

    “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

    “自在飞花轻似梦?”

    “无边丝雨细如愁。”

    “春风得意马蹄疾?”

    “一日看遍长安花。”

    “还君明珠双泪垂?”

    “恨不相逢未嫁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译文放下书,面色复杂的望住温茶,丧气的说:“有你不记得的吗?”

    温茶笑眯眯的回答,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眼前一亮:“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温茶:“那得看你考到哪儿了,也许下一题,我就不会了呢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才不相信这个假设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看透温茶了,这丫就是来打击他的好吗?

    “惹不起惹不起。”他把书往远处放回,一脸丧气的做回温茶身边,“看来下次,我得多做点准备工作才能让你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温茶也不怵他,“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跟她说笑了一阵,又开始跟她交流在剧组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《大齐荣耀》已经拍摄完了,我挺喜欢自己在戏里的扮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剧照,”温茶点点头,“你在里面特帅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”张译文对自己的颜值还是比较自信的,“到时候看电影,记得给我提点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”温茶笑眯眯应着,“到时候给你五千字长评。”

    《大齐荣耀》和《妈妈的花》其实都是贺岁档,可最后的定档却不在一个时间。

    《大齐荣耀》是商业片,还是个悲剧,贺岁档自然会考虑它的性质,从而把它安排在了元旦前后。

    而《妈妈的花》,虽然打的是灵异的牌面,但内容和故事情节,却说的起亲情和人间大爱,最后的结局还是个喜剧,对于想看贺岁档的人来说,不失为一个好选择。

    张译文对这些到没什么意见,他在乎的是转型,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温茶却觉得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张译文的宣传照她看过,气势和眼神跟周目里的皇帝如出一辙,可见是下了苦工。

    荣誉总不会辜负虔诚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的起兴时,门忽然被敲响了,张译文过去打开门,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周如意,她拉着易千荀的手,笑靥如花的跟温茶打招呼。

    面上一派温柔,她走到温茶床边,柔声柔气的说:“知道你出事以后,一直想找时间来看看你,现在终于有空了,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来的太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