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1章 玫瑰庄园(完)
    安德鲁的名字让气氛陷入阴冷的沉闷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握住手,冷声问:“他现在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非洲。”强盗回答,“他看上了那儿的奴隶贩卖生意,想往美洲贩卖黑奴,您知道的,那些地方生产力低下,贩卖黑奴能挣一大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安斯艾尔嘴角勾起来,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,他盯住其余人,“你们还能找到他吗?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不行了,”强盗们忐忑的说,“他下了船就离开了港口,现在估计已经去了美洲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怒极反笑,“他真是个好家伙。”

    强盗们面面相觑一眼,咬着牙说,“只要您能放我们回去,我们乐意帮您报仇。”

    这个天真的想法,逗乐了安斯艾尔,他冷眼看着这些故作妥协的海盗们,冷笑着对领头骑士说,“把他们送去监狱,问出他们的余党后,全部杀死。”

    强盗们原本还以为能得些好处,没想到安斯艾尔翻脸不认人,纷纷挣扎着想反抗,安斯艾尔拔出腰间的枪,当即就打死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鲜血在鹅卵石小路上流了一地,腥臭气息,让所有强盗们颤抖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,这位子爵会这样冷血。

    “劳伦斯我会找到,”他冰冷的说,“强盗我也不会放过,你们谁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贩卖黑奴吗?只要找到踪迹,那位劳伦斯也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强盗,会有人制裁他们的,利落的死和被折磨着死,两者间有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士兵们把强盗们都带走了,同时还清理了地上的尸体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战战兢兢的看着满地的鲜血,只得找来城堡里的厨子,一起把地面洗了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面色阴沉的走进书房,把报酬给领头骑士的同时,还要了一队在城堡里巡逻的士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温茶的噩梦,他们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死于强盗的刀下,他不能再冒险了,必须培养起属于城堡的军队。

    领头骑士走后,安斯艾尔回到顶层的小屋接出温茶和琳达他们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已经在她们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温茶的手还捂着孩子的耳朵,那是枪声响起时的惯性动作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见状,从琳达怀里接过了弟弟,和温茶一起抱着下楼。

    “是安德鲁,”安斯艾尔没有隐瞒她,“是他想报复我们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,原剧情中,的确有一个被解雇的名叫安德鲁的管家,但却并没有说是他引来的强盗。

    现在一切迎刃而解,温茶心里有说不出的怅然,老师说,安德鲁在她心里没有坏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他去了非洲,”年轻的子爵,不遗余力的抹黑曾经的情敌,“他想通过黑奴贸易发家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吓了一跳,她惊讶的说:“他怎么会这样做?”

    贩卖黑奴,那可是西方历史上最可耻的交易。

    “不劳而获的人,总是想走捷径。”安斯艾不齿的说,“我真恨之前也没将他一枪击毙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有些后悔,早知道安德鲁会贩卖黑奴,就是有十个,也该被枪毙了呀。

    那可是长达四个世纪的奴隶贩卖。安德鲁就算只牵涉了一点,都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他不得好死。”温茶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这句话取悦了安斯艾尔,他把怀里

    的孩子,放到房间里后,伸手把自己的小妻子抱进怀里,“我原以为,你还想着他,看来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他做什么?”温茶对他的脑回路颇有微词,“我只喜欢过您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的嘴脸扬了起来,一上午的坏心情,尽数消散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喜欢你一个人。”他在温茶发顶亲吻着,心怀感激的说:“谢谢你,又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正要说这也是他的功劳,安斯艾尔用食指,抵住她的唇,“东方有句话叫做,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当以身相许,我觉得说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很好,”温茶有些囧,“可您忘了吗?我们已经结婚了,您不需要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救过我三次,”安斯艾尔没有理会她,静静地说,“三次是三生,在三生石上,是前世今生来世,下辈子,我们还是要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为他的认真,感到哭笑不得,“你从哪儿听的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“书上说的。”安斯艾尔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少看那些书,”温茶忍着笑意说:“我只希望您好好跟我过日子,走完这一辈子就好,至于前世来生,我们都不去想,也用不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想?”安斯艾尔不悦的问,“你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温茶暗自叹了口气,“不是这样的,先生,比起那些缥缈的东西,我更想和您好好的珍惜眼下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安斯艾尔别扭的瞪了她一眼,说:“我们现在就过得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温茶笑起来,抱住了他的肩膀,“所以,不要提什么恩情,我对您做的所有事,都是心甘情愿,就像您愿意娶我一样,我们的感情是平等的,我希望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回抱住她,面色臭臭的说:“我当然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温茶踮起脚尖,在他下巴那儿亲了一下,目光里的喜悦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看着她清澈的眼睛,暗自叹了口气,他们之间还是不适于说太肉麻的情话,可所有的感情,总会被时间证明。

    等他们老了,走不动了,在炉火旁依偎着的时候,或许,他还应该提提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他只想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在一起,不论是现在,还是遥远的将来。

    不论是今生,还是很久的下辈子,下下辈子。

    这些他说不出口,她也过于羞涩,但总有一天的。

    安德鲁的下落传来时,已经是冬天了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派骑士在伦敦的银行里抓住了他,他当时正取了一大笔钱,要去伦敦购置庄园,结果就被警长以谋害贵族,勾结维京人抓捕。

    听闻他这辈子都不能出监狱,温茶的内心是复杂的,然而再复杂,她也觉得安德鲁活该。

    心思龌蹉、想走捷径的家伙,总要受到应有的惩罚,而她和安斯艾尔都乐于见到他的下场。

    春天再次来临时,安斯艾尔向温茶提议,送弟弟妹妹们去学校里念书。

    温茶对这个提议满口认同。

    她终究是不希望,弟弟妹妹们长大了,和她一样做仆人,能有个不一样的未来,当然最好了。

    弟弟妹妹走后,温茶把琳达接到城堡里养老,从此,和子爵大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也许,这辈子她都没什么自由,可相对于自由,她更喜欢这样平静而又安心的生活。

    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