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0章 玫瑰庄园(三六)
    两人在书房里商讨了许久,下午温茶就去楼下宣布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她和安斯艾尔愿意带薪放假,这让仆人们高兴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尤其是希尔管家,他不赞同的看向温茶,“您对我们的仁慈,让我们感激,但城堡里没有了仆人,谁又来照顾子爵大人和您的日常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打算留一个厨子,”温茶回答说,“你不必担心子爵的饮食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”希尔管家眉头紧皱起来,“城堡里如果没有仆人,这将是比天塌了还要大的事情,我希望您考虑好其中的严重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想的清楚,”温茶嘴角的笑容消失了,“希望您能听从我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希尔管家还想挣扎,他比任何人都渴望这份工作,也比任何人都脑补的多,他已经想象到自己离开城堡以后得事了。

    子爵是不会再让自己回来的,这只是他们把他赶出城堡的圈套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温茶知道他是这么想的,一定会嘲讽他脑洞太大。

    一个贵族会以这么拙劣的理由来赶走仆人?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请求你,”温茶语气冷淡的说,“如果你不想回家休息,我也不会赶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心里一喜,“我当然会一直守在城堡里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再搭话,这位管家大概不知道,强盗闯进来的时候,他领着仆人前去探究竟,最后被强盗一刀砍死了。

    其余仆人一听希尔管家的话,原本还打算回家的,都犹豫了。

    索菲亚接到温茶的暗示,站起来笑着说:“能有薪资放假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日子,这样我就能回家陪我的丈夫和家人了,你们不走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做到,回房间收拾东西出来,就朝城堡外走去。

    其余仆人一看索菲亚这个子爵夫人的闺蜜都走了,大半都相信了温茶的诚意,一一收拾好东西,离开了城堡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目送最后一位仆人离开,转头想问温茶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养在城堡里的信使,则带着两封信,去了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城堡的里就入驻了两支军队。

    一支是希尔管家熟悉的亚伯骑士的军队,另一支则是约克郡的巡逻骑士所带领的士兵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人群像是阴云一样覆盖着庄园,希尔管家感到一种山雨欲来的危机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后悔没能和索菲亚一起离开城堡。

    这种后悔在两天后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和士兵们商量后,让他们潜伏在城堡外沿和庄园的各个角落,像是打埋伏丈一样的隐匿着。

    子爵夫人则带着母亲和弟弟妹妹们藏到了城堡最上方的小屋里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在城堡里跺来跺去,最后藏进了自己的屋里。

    那伙强盗像疯子一样冲进庄园的时候,希尔管家在自己的小窗里看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面目狰狞,骑着马,拿着刀,一双双凶狠的眼睛,让他想起了灰狼。

    贪婪、无魇、极端、嗜血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被突如其来的强盗吓了一跳,他们人数很多,绝不是约克郡郊外的余党,这是一群到城堡里打秋风的家伙。

    暴民……希尔管家眼前一黑,真想打之

    前的自己一巴掌,他怎么就没能跟索菲亚他们一起离开呢?

    “有维京人。”安斯艾尔站在窗前,居高临下的望着那群肆意毁坏庄园的强盗,目光里有无法言说的阴冷,“这是一批由海上疯子和暴民组织起的团伙。”

    他取下藏在书桌下的枪支,掀开窗户,对着那些穿着特殊的强盗,就开枪,他的枪法很准,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击中一个人,或是一匹马。

    藏在城堡内外的骑士带着士兵,像是包饺子一样包围了那群强盗,枪声、硝烟还有鲜血的气息在城堡里肆意流通。

    强盗们没想到自己会中埋伏,他们早就打听好玫瑰庄园的主人是约克郡最富裕的贵族,而且庄园的安全防范非常薄弱,他们便动了过来打劫的心思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还没进入城堡,就遇到了大批的军队,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绞杀。

    强盗们虽然凶残,但骑士的装备却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厚重的铠甲抵挡住了大部分攻击,他们就像无畏的勇士一样,杀死一个又一个强盗。

    强盗们奋起抵抗,但终究不是骑士们的对手,很快就被打了个七零八散,被人围攻着抓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军队也不是没有损伤,比起强盗们来,却好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下楼,走到那些强盗身边,看着他们凶恶的眼神,直接动刑拷问,这些强盗使约克郡凶名外传,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来路。

    是谁煽动,是谁组织,又想得到些什么?

    王位吗?还是推倒封建等级制?

    这些都是谜题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绅士,安斯艾尔永远懂得什么时候崭露锋芒。

    强盗们大多数虽然不肯开口,但仍有一些胆子小的,把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半是本地的流民,一半是海盗,听闻英国的玫瑰战争后,决定过来找点好处,其中就听人说玫瑰庄园是最好又最容易打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们的?”安斯艾尔的眼睛瞬间就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自称劳伦斯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劳伦斯……

    站在安斯艾尔身后的希尔管家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他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金发,蓝色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金发……希尔管家的表情更加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都给你们提供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他提供给我们城堡的路线图,以此来让我们渡他去国外。”

    能提供城堡路线图的,一定是熟人,而且是跟玫瑰庄园有仇的人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的眼睛眯起来,他看向躲在一旁的希尔管家,薄唇轻启:“劳伦斯,是谁?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擦擦额头上的冷汗,急忙回答说:“这是安德鲁管家的姓氏,他原名安德鲁·劳伦斯,也是金发蓝眼睛,应该就是他提供给了这些人路线图,您知道的,他是个记仇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的确,被扔出子爵的城堡,是安德鲁最丢人的事,没有之一,因而,他当场就下了要报复安斯艾尔的决定,可谁也没想到,他会和海盗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不仅要杀了城堡里的人,还要毁了庄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子爵夫人做了那个奇怪的梦,这时候,他们所有人都应该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简直恶毒至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