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7章 玫瑰庄园(三三)
    话音一落,温茶手指一紧,年轻的子爵语气不悦的说:“我要的不是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温茶忍住笑,弯腰在他鼻子上亲了一下,认真的说:“我愿意嫁给你,我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精致的戒指穿过她的指尖,落在了手指上,安斯艾尔站起身,伸手抱住了她的腰,将她压在镜子前的柜子上拥吻。

    子爵的唇很热,这跟他的心一样沸腾,他摩挲着她的唇角,深切的探寻着她的呼吸,像是要将她吸进身体一样。

    温茶轻轻的回应着他,她被他抱到柜子上坐着的同时,环住了他的脖颈,安斯艾尔再也忍不住,用牙齿咬住了她的唇角,温茶抓住她的后背,低低的喘着气,像是要把心肺都喘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感觉到她的窒息,在她耳侧轻轻站起来,低沉的声音比大提琴音还要温柔,“你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他感叹着,将温茶拦腰抱起来,他将她放到了他的床上,握住她的脚,给她换上了漂亮的水晶鞋,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子爵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似乎还有些惊异这样的决定,安斯艾尔伸手抱住她,去亲自己最爱的那双眼睛,“明天,就是我们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温茶整个人都僵住了,完全没想到今天求婚,明天就结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安斯艾尔轻声问道,语气十分危险,只要她敢说出一个“不”字,就会像野兽一样,将她咬死。

    温茶哪敢触他眉头,急忙点头,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笑了起来,他亲了亲温茶的鼻尖,“信已经发出去了,明天你一定会是约克郡最美丽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这样认为,毕竟没人能像安斯艾尔置办的起这样的礼服,光是裙子上的珍珠就能让所有姑娘艳羡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求婚的顺利让安斯艾尔的心情变得很好,就连最后裁缝们进来检查礼服合不合适的时候,他的脸上也一直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静静地在一旁站着,他比任何人淡定,也比任何人都早看穿女仆和子爵之间的微妙。

    他心中感慨万千,但最后忐忑的却是,但愿这位现任子爵夫人,不会记着曾经的仇给他小鞋穿。

    他真的需要这份儿工作,也愿意祝福她和子爵的美好爱情。

    毕竟能让一位贵族屈尊降贵迎娶女仆的原因,除了爱情,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裁缝们改好婚礼后,安斯艾尔带着温茶回了一趟琳达那儿,她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琳达听到温茶要嫁给贵族的第一感觉是震惊,第二就是担忧了。

    她和索菲亚一样,都不看好仆人和贵族之间的爱情,这太缥缈了,远不如嫁给一个普通工人来的真实。

    可是温茶已经接受求婚了。

    她只得妥协,“虽然我不赞同你的决定,但我依然选择祝福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”琳达拍拍温茶的手背,“但愿你能和那位大人白头到老,可如果日子真的过不下去,妈妈也愿意和你一起离开这儿,没有任何一样东西,能比得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妈妈。”温茶笑着应下来,琳达又说:“幸好这位年轻的子爵没有兄弟,否则他很可能会因为娶你失去爵位,但愿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来迁怒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妈妈,”温茶面带笑容的解释着,“他不会失去现在这一切,也不会迁怒我,他是最适合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琳达感慨万千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没想到她有朝一日会嫁给一位贵族,这真是比天上掉馅饼还让人费解。

    不过,当子爵夫人,比当女仆要尊贵多了,真希望那位子爵大人能好好对她。

    和琳达说完话后,温茶没有和安斯艾尔一起回城堡,这才是她的家,明天一早,年轻的子爵大人会骑着雄壮威武的骏马来迎娶她,这将是她人生里,最荣光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一个人回到城堡,希尔管家急忙迎了上来,急切的说:“伦敦的道格拉斯先生已经来了,他在花园里等您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点点头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道格拉斯正和朱利安夫人对着玫瑰花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犹豫了一下,走了过去,道格拉斯先生转过头来,看到他的同时,眼睛都笑起来,“我的好伙计,每想到你也有这天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避开他要拥抱的手,面色淡淡的说:“你很惊讶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的先生,”道格拉斯笑着说,“我还以为你会成为教堂里的男修士,没想到只一年就找到了心爱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道格拉斯十分好奇的询问,“是伯爵府的阿蜜莉雅小姐,还是子爵府的安吉丽娜小姐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安斯艾尔答道,“她不是贵族小姐,她是个普通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道格拉斯完全不相信他会跟普通姑娘有什么交集,“你大学的时候,可说过你不会娶平民的,你要娶一个嫁妆丰厚的淑女,这样你们才能快活的相处。”

    是啊,朱利安夫人在身后默默的应和,这位子爵大人可不就这么粗俗么?

    “观念是会变的。”安斯艾尔毫不犹豫的否决曾经的自己,“只有遇见了,才知道什么最适合自己。”

    见他认真的模样,道格拉斯兴致勃勃的问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掩饰性的咳了一声,说:“是我的女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道格拉斯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“您说什么,可否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是我身边的一等女仆。”

    道格拉斯为这个回答绝倒,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安斯艾尔,“您怎么能娶一个女仆?这很有可能让您失去贵族身份,您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再明白不过了,他面不改色的说:“就算是这样,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道格拉斯想不明白,“约克郡那么多贵族淑女,您怎么就选上了一个女仆?”

    “她让我感到快活。”安斯艾尔不紧不慢的说,“快活是什么您知道吗?就是全身毛孔都舒张开,心里像是开满了玫瑰一样的感觉,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。”

    道格拉斯:“……”我不是来这儿吃狗粮的……

    “可这也,太荒谬了,”他还是有些不认同,“这会害死您的,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安斯艾尔回答,“可这又怎么样呢?我的财富足以买另一个爵位,比如伯爵、公爵,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串数字。”

    “您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”道格拉斯旧事重提道:“您不会轻易花出去一个子,这可一点也不像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爱情的力量。”安斯艾尔微微一笑:“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,我沉迷于这样的力量,它比数字更令人神往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真肉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