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6章 玫瑰庄园(三二)
    从那天开始,城堡里忽然忙碌起来,仆人们每天有做不完的事,鲜花,水果还有食物,从各个不同的地方运过来摆放在城堡的冷藏室里,园丁们用剪子日复一日的修剪着庄园里的玫瑰花,将本就美丽的城堡,彻底的变作了童话里的世界。

    温茶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斯艾尔授意的,但她不知道这位子爵大人究竟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如既往的待在书房里看书批改文件,面上有时还会带上些匪夷所思的傻笑,温茶有某个刹那觉得他脑神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有一天,仆人们终于停止了,这堪比折磨的工作,他们换上了新的仆人装静静地站在城堡门前,准备迎接远方而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彼时,希尔管家将准备好的礼盒一个个送进子爵大人的屋子,他身后跟着几个心灵手巧的裁缝,在看到子爵大人身后的小姑娘时,脸上露出了些许艳羡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接过礼盒,并没有放她们进来。

    他拉着温茶的手,把其中一个礼盒放到了他手里,不紧不慢的说:“去浴室把衣服换上。”

    温茶有些傻眼,可年轻的子爵已经等不及了,“别让我抱着你去。”

    温茶只好拿着礼盒去了浴室,她打开盒盖,看到里面装的纯白色礼服时,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这件礼服的别致,这是一件镶满珍珠的婚服,款式十分优雅漂亮,裙摆下方绣了漂亮的玫瑰花,看起来极为极为华贵。

    温茶没想到安斯艾尔会送自己这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愣了片刻,还没反应过来,这是什么样的殊荣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换好自己的礼服,见她还没有出来,似乎预料到了她的样子,伸手过来敲了敲屋门,“快点儿,别让我亲自给你把衣服换上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过神来,重重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发现不是做梦后,伸手拿起了衣服。

    礼服的尺寸都是按照她的设计的。

    这在她穿上后,有明显的体现。

    温茶想起那天,安斯艾尔写的数字,没想到他会算的这么精准。

    她心里想了很多东西,才换好衣服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,年轻的子爵大人,已经换了同样颜色的礼服,站在镜子前等她了。

    他身姿修长,眉目俊郎,眼睛里带着若有若无的冰冷,看起来,优雅矜贵,极为绅士。

    听见声音,安斯艾尔转过头来,目光落到温茶身上那刻,有了难言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到我这儿来,”他朝温茶伸出手,薄唇轻启,说:“我要仔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提着裙摆,略带忐忑和犹豫的走到他身边,年轻的子爵不满她的速度,抓住她的手,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漂亮,”他情不自禁的亲了一下温茶的脸颊,说:“这件礼服,天生就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,年轻的子爵伸手取下她挽着头发的发带,微卷的棕色长发犹如上好的丝绸,千丝万缕中穿过他的指尖,落在了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那双美丽的祖母绿眼睛,在这样的场景下,美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深吸了一口气,才克制住自己的汹涌的欲念,他把温茶牵到落地的镜子前,让她去看镜子里那个貌美如花的姑娘。

    温茶看过去,看到了自己纤细的身形,和脸上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真好看。”一向吝啬赞美的子爵终于忍不住感叹,他在她耳边轻叹着。

    温茶缩了一下脖子,正要问他到底想做什么,安斯艾尔松开她的手,从被她忽视的桌子上取了一束漂亮的玫瑰。

    那是由庄园里各式各样的玫瑰扎成的,颜色很美,像初生的朝阳一样绚烂。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单膝跪在她面前,执起她的手,深灰色的眼眸,像是雾气一样,深深地锁住她。

    “玫瑰代表爱情,红玫瑰是热恋,白玫瑰是纯情,粉玫瑰是时间,紫玫瑰是珍贵,蓝玫瑰是唯一,香槟玫瑰是幸福,我把它们都赠与你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举起手中的花,面带严肃的看着她说:“不管是白发迟暮,还是赤诚天真,今天,我都要将我所有的心愿、唯一的爱情,满腔的幸福都赠与你,愿你此后活于热情、幸福、珍贵、美好,我将永远守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嫁给我。”他说,“西茶·琼斯,我以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向你求婚,以生命为誓言来迎娶你,此后你将与我共享荣光,共经坎坷与荣华,我的一切都属于你,包括我的时间和灵魂,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,即便是死亡,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嫁给我。”他从礼服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礼盒,里面有一枚钻石戒指。

    那枚红宝石项链还在她的脖子上,但他却希望有一天她能带上他为她打造的钻石,那是贵族才有的荣光,但她只是一个仆人,仆人是永远也无法戴上钻石的,他们会被贵族打入深渊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就在想,总有一天,他要让她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也可以和其他姑娘们一样,想喜欢什么喜欢什么,想做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是翡翠还是钻石,只要是她喜欢的,他都能弄来。

    现在,已经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他愿意以所有财产做代价来迎娶他,或许他会失去子爵的身份,又或许有许多人会嘲讽他们,但这又怎么样?

    比起跟她在一起,这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爵位可以重新买,可是心爱的姑娘,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他不想面临任何失去她的风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他这辈子,最疯狂的一次投资。

    他将戒指放在她眼前,执起她的手,用眼神询问着。

    温茶俯视着这个,一度高高在上的子爵,才发现他也是会弯腰低头的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对其他人不假辞色的子爵,竟然向她求婚了。

    他是跪着的,手也有些颤抖,唯独那双深邃的灰眼睛,像是染了星光一样,深刻的令人屏息。

    温茶几乎抵挡不住那样深情的眼神,她心下一颤,手指在他动了一下,恍若隔了一个世纪,才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先生,”她嘴角因紧张而颤抖着,“我总是无法拒绝您的请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