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4章 玫瑰庄园(三十)
    索菲亚的婚礼是在村庄里举行的。

    请了附近小教堂里的牧师做见证,以野花做装饰,白面包和果酱招待客人,婚礼的氛围轻松而快活。

    仪式举行完后,索菲亚兴致勃勃的跑过来,拉住温茶的手,想给她介绍丈夫的同事认识。

    都是些纺织里的工人,长得很高大,但样貌却有些愁苦,大抵是生活太艰辛,又或者是温茶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,他们看起来麻木又拘谨。

    索菲亚热情的对他们互相介绍着,温茶微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后,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她没法告诉索菲亚自己身边还有个子爵大人,这说出来,索菲亚估计也是不信的,她极有可能还会劝解温茶离开城堡。

    有哪个贵族会真心善待仆人?别做这样的白日梦了,还是找个老实人嫁了吧。

    傍晚,婚礼结束后,温茶礼貌的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穿灰衣的年轻人追了上来,面带微笑的请求送温茶回城堡。

    温茶拒绝了他,年轻人不妥协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个姑娘,回去的路上很有可能会遇到流氓,我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会好好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那些工人中的一个,眼神和气质都要出众些,也只有他能主动来和温茶搭话。

    温茶维持着脸上的笑容,拒绝着,“谢谢您的关怀,但真的不用了,我过来时乘的是庄园的马车,那会把我安全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听到这儿,还没发现其中的特别,他甚至还兴致勃勃的说:“那正好,我居住的地方,离玫瑰庄园不远,我可以同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先生,”听到这儿,年轻的子爵从不远处的马车里走出来,他冷冷的看向和温茶搭讪的年轻人,“城堡的马车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,请你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正要问问这是哪儿来的粗鲁人,眼神却注意到了子爵衣服上的胸针,那是用蓝宝石打造的,看起来低调又矜贵,绝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起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贵族。

    年轻人立即就有了底,他立即朝安斯艾尔行了个礼,颤颤巍巍的说:“请原谅我的鲁莽,我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搭理他,年轻人遗憾的看了一眼温茶,见她也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后,不甘的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见四周没人,急忙迎上安斯艾尔,“您、您怎么来了?您不是说今天会很忙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凉凉的看了她一眼,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温茶跟着他上了车以后,车夫立时驱车朝城堡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温茶坐在安斯艾尔的对面,望着他冷淡的侧颜,不知自己哪儿做错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碰碰子爵大人的手指,想让他消消气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撇开她的手,没理会她。

    温茶委屈,“您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盯了她一眼,见她一脸茫然后,深深地吸了口气,“对,我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安斯艾尔忍着心里的不悦,“你说我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温茶试探性的说:“因为我一个人来参加婚礼了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: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温茶想不通他有什么好生气的,难道是索菲亚给她介绍男人这件事?可他也不知道呀?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温茶想起那个年轻人,囧了,子爵大人有这么小气吗?

    温茶犹豫着说:“如果您是生那个年轻人的气,我向您道歉,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安斯艾尔当然知道他们不会再见面了,可心心念念过来接人的他,看到她和别人说说笑笑的场景,能不生气吗?

    她的操守呢?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让您失望了。”她低下头,略带懊恼的说,“他是索菲亚丈夫的朋友,我就同他说了几句话,如果这让您不高兴了,我向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见她忐忑不安的模样,安斯艾尔心里的愤怒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更重了,不知是因为她随随便便的妥协,还是觉得她低眉顺目的样子太不顺眼。

    总之,他厌恶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总是对他抱歉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种伏低做小的模样,跟城堡里其他仆人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这让他有说不出的心烦。

    “我生气,但不是让你这样认错。”安斯艾尔忍住怒气说,“你就不能像其他姑娘对心爱的人那样,除了解释,再带上一些真心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我已经很真心了呀?有什么地方不对吗?

    安斯艾尔:“不对,到处都不对!”

    温茶明白过来了,说:“您不能要求一个女仆,丧失本质上的恭敬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的主人。”安斯艾尔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是城堡的女仆,”温茶静静地回答,“我对您真诚的同时,永远不能忘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的女仆!”安斯艾尔一手打掉小桌上的茶具,瓷器破碎声里,他一把抓住温茶的领头,把她拖向自己,看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给我记住,我只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你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吃醋的权利,也有恋人的权利,你最好收起你幼稚的女仆宣言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幼稚的明明是你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大人。”温茶妥协道:“我都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个该死的口吻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挫败的松开她的衣领,也不知是气自己不够重要,还是气她太过形式化。

    好像只要她一天是女仆,他们之间就算有感情,也不会成为更加亲密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做事会顾忌他是子爵,有什么决定也不会跟他商量,不管开不开心,她都不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就像她怕自己会沦陷在他的感情里时,会不打招呼离开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关系是没有保障的。

    这让安斯艾尔产生了莫名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感觉,就像是一个怨妇一样,生怕自己会被遗弃。

    就像十二岁那年艾莲达夫人丢开他一样,那时候他还不觉得害怕,他只是愤怒,可现在,他却觉得自己胆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家伙!

    他不顾绅士风度,狠狠的瞪温茶一眼,她非要自己为她打破所有的底限才行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