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3章 玫瑰庄园(二九)
    这次选到的树林,不是之前的树林,而是一座面积更大的猎场,是隶属于安斯艾尔的围猎场地,途中还遇到了不少在郊外游行的士兵,安斯艾尔有时会停下来打招呼,之后带着温茶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树林里的空气十分好闻,带着天然的草木香,温茶深吸着空气,眼神散乱的望向周围的场景,想找个看得见的猎物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比她敏锐的多。耳朵微微一动,就能判断出哪个方位有猎物,手起又落,随行的仆从很快就能从草丛里捡起一只肥美的野兔。

    温茶暗叹安斯艾尔敏锐的同时,又不得不承认他有一身好枪法。

    没多久,随行的骑士开始四散开来,寻找猎物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不慌不忙的带着温茶在林中跑步,遇见着漂亮的野花,还会停下马来,给温茶采一束送给她。

    年轻的姑娘们,总是拒绝不了这样的殷勤。

    温茶笑眯眯的接过来,安斯艾尔才会继续带她前进,仿佛他们不是来打猎,而是来旅游的一样。

    温茶享受这样的怡然,同时观察着四周的动向,很快留在林中小溪发现了一头饮水的野猪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抬起猎枪向野猪开了一枪,那头野猪惊后,迅速朝着树林更深处跑远了,听见声音的骑士们带着猎狗迅速赶来,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那头野猪,不断的缩小着禁锢范围,野猪发出愤怒的叫喊声,和猎狗撕斗在一起,最终安斯艾尔结束了野猪的生命。

    随从们欢呼着把野猪抬了出去,剩下的骑士继续往前走,余温茶和安斯艾尔在身后跟着。

    探路者在林中发现鹿后,发出了极为明显的消息,几个骑士一窝蜂的冲了过去,安斯艾尔的马却在溪边的草地上咀嚼着青草。

    温茶不解的看向他,年轻的子爵笑着说,“我对鹿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等几个骑士,失手而归时,温茶才知道想要捕获一头灵活的鹿究竟有多困难。

    “它们就像是林中的精灵,”安斯艾尔淡淡的说,“不仅有强劲的体格,还能像跑马拉松一样将我们甩得很远。”

    在东方神话中,鹿是善良温和的象征,在西方却不然,它更多代表的是猎物。

    不论是那位传说中的阿尔忒弥斯女神,还是现在的贵族,都以猎到鹿为荣耀。

    温茶到不觉得安斯艾尔猎不到鹿,与温顺的猎物相比,他应该喜欢更凶狠一些的。

    围猎行为一直进行到下午,期间,温茶和安斯艾尔以琳达准备的面包和水吃了一顿,随行的骑士们见状,也没了之前的惊讶,只当未经情事的子爵,被稍有姿色的女仆迷了眼睛,等他遇到更美丽更温柔体贴的淑女时,一定会后悔今天的行为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并不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,就算知道了,大概也只会嗤笑一声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一个地位比不上他,财富也没有他多的人,还敢嘲笑他,真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安斯艾尔带着略微疲倦的温茶准备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此时,树林里响起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嚎叫声,一群皮包骨头的灰狼从树林深处走出来,目光凶狠的望着健壮的马匹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所有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,回过神来,纷纷爬上马,第一时间就想逃离狼群。

    这些饿了一个冬天的狼也不是好惹的,它们凶残又不要命,猛扑上来,阻绝了去路。

    骑士们满头大汗的用猎枪驱赶着他们,奈何狼群的数量实在太多,一时半会根本解决不了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也不着急,他搂住温茶的腰,小声在耳侧问道:“我之前,教你的使用方法,都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安斯艾尔便将准备的猎枪取出来递给她,“现在就让我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温茶把伤口对准一头面目狰狞的灰狼,握住枪栓的手微微用力,在安斯艾尔鼓励的目光下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子弹击中了灰狼的腹部,鲜血流淌出来的瞬间,温茶手臂一软,把枪还给了安斯艾尔。

    “做得很好,”年轻的子爵擦了擦她额头上的冷汗,“将来你也要这么勇敢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勉强一笑,“都听您的,先生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关切又温柔的看了她一眼,掐住她的腰,继续往前走,一路上枪声不断,他就像是个神射手一样,横扫了剩下的狼群。

    骑士们惊讶的望住他,没想到看似优雅温和的子爵,竟然有这么好的枪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在伦敦学的。”安斯艾尔向温茶解释道,“当时我要和几个同学出海,海上强盗横行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持枪。”

    温茶很想问问他在海上的生活,不过介于环境,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骑士们一人带了几皮狼,跟着安斯艾尔出了树林,在傍晚之前回到了庄园。

    当夜,城堡开了一场庆祝晚宴,以那头被子爵打中的野猪为主,大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夜里,温茶给安斯艾尔更衣时,年轻的子爵抓着她的手问,“你讨厌我杀人吗?”

    温茶抬起头看她,问了另一个问题,“您杀过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犹豫着点了下巴,“是一些海盗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讨厌?”温茶微微一笑,“您杀得都是要害您性命的人,我不觉得杀错了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,还算平静的目光,瞬间就灼热了,他直勾勾的盯住温茶,想从她的脸上找到说谎的痕迹,但他是失望了,她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深吸一口气,紧紧的抱住了她,在她脖颈上轻咬了一口,“你真是上天送给我的宝贝!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时不时发疯的行为习以为常,推开他的身体,把他推到了浴室门前,“您应该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快到夏天的时候,索菲亚难得的向希尔管家请了假。

    她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,家里给她找了个在纺织厂工作的男人做丈夫,索菲亚和那人从小一起长大,对他印象还不错,爽快的答应了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她回家的时候,还请温茶务必去参加她的婚礼,说不定温茶会在婚礼上遇到令她心动的男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