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1章 玫瑰庄园(二七)
    屋子收拾好之后,温茶并没有跟着安斯艾尔一起回城堡。

    “我和妈妈他们都有可能感染了病毒,”她说,“未来的八天,我都需要呆在这里,希望您能答应我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想抱着美人归的安斯艾尔,脸一下就黑了。

    温茶继续说:“我不想牵连城堡里的仆人,请您原谅我的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安斯艾尔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说:“作为一个绅士,我可以接受这个合理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温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她毫不吝啬的称赞道:“您真是位开明的贵族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说话,拉住她的手看了看,吩咐其他仆人去艾伯特医生那儿给她拿伤药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手心的惨状,温茶心里有些忐忑,几个人之中,只有她有伤口,这是最容易被感染的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亲吻过她的掌心,但愿他不会被自己牵连。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显然没想这么多,他温柔的给温茶上了药后,又在屋里留了一会儿,就回城堡去了,城堡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完成。

    温茶忍不住提醒他也要同人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嘴角微微一弯,无比笃定的说:“我相信你,也相信我自己,我们都会活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安斯艾尔派人过来把琳达写好的农民的名单取走了。

    琳达写的消息并不是太详尽,不过这对士兵们来说,已经是很大的帮助了。

    领头的骑士穿着军装走进安斯艾尔的书房领取报酬,原以为,安斯艾尔会很快的把支票给他,然而年轻的子爵,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好说话。

    他只给了领头骑士一半的报酬,“另外一半,等你们确定了农民都有谁,哪些人能活着之后,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骑士瞪大眼睛,错愕道:“之前您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,”安斯艾尔微笑着说,“你们既得了名单,又想轻易从我这儿取走巨额报酬,世上没有这样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位小姐已经答应我了。”骑士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她的纯真来为你们的私欲做借口。”安斯艾尔毫不犹豫的拆穿他的假面,“如果您觉得这个要求不合理,您和您的士兵们,大可以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,子爵先生,”领头的骑士急忙否认,“没有这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现在能这样被他们宰的贵族富豪已经不多了,他们不能失去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您的要求,”骑士犹豫片刻,妥协道:“到时候,我会将抓起来的人,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”安斯艾尔满意的点点头,“希望您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骑士做了个绅士礼,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位子爵,是个头脑简单的慷慨绅士,没想到,他竟然还闹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这不仅打乱了他一开始就要杀光所有农民的决定,还让他心里堵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是些极有可能感染了病毒的农民,凭什么能被一个贵族看的这样重?难道他们这些骑士的性命还比不上几个下等人?

    领头骑士握紧拳头,满心愤然的离开了庄园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看着他的背影,面不改色的饮了一口杯中的红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起身,从书桌上取了几本书,带着工厂送来的文件,散步到了庄园农舍的屋前。

    温茶正在屋里和琳达一起做面包。

    听见敲门声后,满手谷物粉打开了屋门,看到安斯艾尔的刹那,亲切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看看时间,“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我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欢迎我?”安斯艾尔挑眉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温茶带着他往屋里走,屋子被他们收拾的仅仅有条,两个小家伙,正坐在桌边卖力的写字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走到他们身边,看着他们认真的模样,从带来的书里,取了一本极为简单的识字书。

    “你去忙吧,”他对温茶说,“让我来教这些小家伙们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转身去帮琳达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温茶从厨房里端出被烤的金黄的面包时,两个原本很怕安斯艾尔的小家伙,已经能和他笑着交谈了。

    温茶把面包放在桌子上,招呼他们吃东西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跟着他们一起吃了面包,又喝了煮沸的热水后,拉着温茶在庄园里散步。

    走出门没多久,温茶忧心忡忡的说,“先生,我真怕自己会把糟糕的病毒传染给您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,轻轻握住她那只受伤的手,不顾她的惊讶,放在嘴角亲了亲,“如果你真的被感染了,那么和你一起变成灰烬,对我来说,也没有什么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幸运的,”安斯艾尔静静地说,“这远比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世上要幸运的多。”

    温茶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,她推了推安斯艾尔的手,“没有哪个贵族会像您这样让人发笑,又想流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流眼泪?”年轻的子爵捧起她的脸,认真的说:“我只想,看你笑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能一起离开这个原本就不着他待见的世界,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温茶嘴角弯起来,漂亮的祖母绿眼眸也弯成了小小的月牙,“我答应您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,在她嘴角亲了一口,拉着她继续往前走,还不忘旧事重提说,“等春天来了,我们就去森林里打猎,你和我同乘一匹马,走在郊外的草地上,那时野花遍开,绿草如茵,一定很快活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这次温茶没有婉拒他,她笑着说,“这是每个姑娘憧憬的事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灰色的眼睛,像是染了阳光一样,亮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又要说,会拖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会了,”温茶说:“您连黑死病都不怕,我不知道您还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安斯艾尔静静地说。

    温茶诧异的看向他,年轻的子爵严肃的回答道:“我怕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为温茶眸子里的惊讶和错愕吸引,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怕死,可我还是想和你一起活着,这儿有你的家人,有我们的记忆,我有些舍不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