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6章 玫瑰庄园(二二)
    伴随着温茶挣扎的声音,两人一起跌进躺椅里,温茶的鼻子重重的磕在了安斯艾尔的胸膛上,疼的她眼泪蹭的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,”安斯艾尔懊恼的捧起她的下巴,看着她被磕的通红的鼻头,还有那双不断冒水的眼睛,眸子里划过隐隐的的心疼,“很疼吗?”

    温茶暗自翻个白眼,不疼,你来试试?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。”安斯艾尔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,皱着眉头说,“刚才是我不好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有搭理他,她的小心脏已经严重受伤了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见她克制不住的模样,抬起她的下巴,亲了一下她的鼻尖,“这样大概会好些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鼻尖上的温度,温茶又想疯了,她一把推开年轻的子爵,转头就离开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有点不舒服,想回去休息片刻,请您谅解。”

    没等他回答,温茶头也不回的就朝外面走了,安斯艾尔反应过来,疾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温茶已经走下楼,把自己锁在屋里数这段时间攒下来的先令了。

    她的工钱大部分都给了琳达,只有少部分,会留在身上买生活用品,但她一天到晚都在城堡里,就连休息日也只是回家,身上的钱几乎是没有动的。

    离开了城堡,安斯艾尔不给她下绊子的话,她也能找个贵族城堡当个三等女仆,虽然拿不了比这儿多的工钱,但是养活弟弟妹妹和琳达倒是够了。

    温茶把装钱的布兜重新塞回枕头下面,心里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走下楼,希尔管家正好从农田里回来,他重新换上了管家制服,站在门口向他行绅士礼仪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大人,很高兴再见到您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看也不看他,转头就朝仆人住的地方走去,希尔管家急忙追上他的步伐,“大人,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大可以吩咐我,这些脏污的地方,可不是您这样的贵族可以去的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看了他一眼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被他看的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冷笑道:“看来去农田干活,并没有让你学习到身为管家应有的操守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安斯艾尔斥道,“别逼我再把你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希尔管家连声应道,“请您消消气,我这就去厨房让厨子们给您准备丰盛的午餐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再答话,径直走到温茶的屋门口,抬手敲了敲屋门。

    温茶听见声音,就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,安斯艾尔站在门口,静静地望着她,“你身体哪里不舒服,告诉我,我让艾伯特医生过来,给你看病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医生是庄园现在的专属医生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,”温茶温声说:“我现在只想睡一觉,用不着麻烦艾伯特医生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眉头紧皱起来,见她比以往冷淡了许多的面色,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全盘托出,“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?有什么烦心事,你都说出来,我可以为你提供帮助,我还差你一个人情你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多谢您的关心,我没事,”温茶摇摇头,低声说:“我就是有点想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回家。”安斯艾尔说,“我和你一起,乘马车回去,很快就能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温茶轻轻的笑了笑,“可是这次我想一个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手指为微微握起来,“你到底是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当然不能把事情跟他挑明,只能说:“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并没有相信她的托辞,眉头紧皱着,“明天,明天你可以回家,但你必须在傍晚时回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”温茶终于露出了明媚的笑容,“谢谢您的仁慈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似乎要把她整个人看穿,他说:“如果在傍晚之前,你没有回来,我找到你时,就不会再同意你这些无礼的要求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抖了一下,轻轻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提着自己的小包裹离开了城堡,安斯艾尔起床后,打开她的屋门,发现床头放着一条红宝石雕刻的玫瑰项链,还有一套城堡里的女仆制服,除此之外,没再剩一样跟温茶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粗心如安斯艾尔这下也意识到了事情的糟糕。

    温茶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回家看妈妈,她是逃走了。

    她骗了他!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安斯艾尔整个人都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胆小鬼!安斯艾尔一拳打在床头的木头上,鲜血瞬间就从手背上流了下来!

    他大踏步转身走了出去,当即吩咐希尔管家准备马车,他要去温茶妈妈所在的村庄。

    在离开这儿之前,她一定会去看一眼琳达,他就不信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在他找到她的那一刻,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惹怒了他的下场!

    马车顺着玫瑰庄园的大路往村庄走,经过一片农田时,前面围满了身穿制服的军队,骑着骏马的骑士们,正面容严肃的拦在路口,眼睛里透着令人惊惧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停一停,先生。”为首的骑士认出了马车上玫瑰庄园的标志,问道:“您和您的仆人这是要去往哪里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说了村庄的名字,领头的骑士,面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先生,您现在不能去墨尔罕村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骑士苦笑一声:“您不会想知道为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面色微冷下来,正色道:“先生,这对我很重要,请您老老实实的告知我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骑士见他坚持,只好说:“墨尔罕村庄在昨夜爆发了一场大范围的疫病,现在已经是明令禁止不能去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眼前一黑,猜测道:“是黑死病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先生。”领头的骑士严肃的说:“村庄里的年轻人在南方染上了疫病,回到村庄后,在昨天晚上爆发了出来,已经有数十人染上了这种可怕的鼠疫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封锁路口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”领头的骑士说,“我们是在不久前才收到消息的,现在村庄不会放任何一个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,看到过一个身穿粗布长裙的姑娘吗?”安斯艾尔强撑着一口气说:“她长得不高,大眼睛,白皮肤,长得很可爱,您看到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先生。”领头的骑士遗憾的说,“如果她起来的很早,我们恐怕没能拦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安斯艾尔面色瞬间惨白起来,他不相信温茶会走进那个满是病毒的村庄,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明明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突发了黑死病?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他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,如果他昨天决意和温茶一起回去,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要过去。”他慌了一瞬后,平静的对骑士说,“我要进村庄,现在就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子爵先生,您不能过去。”领头的骑士慌乱的说,“墨尔罕村庄里的病毒稍有不慎就会危及到您,也会危及整个约克郡,英国现在已经丧失了几百万人的性命,我们不能再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过去,”年轻的子爵无比固执的说,“如果您不让我过去,我有很多种方式去往那儿,您不会想到我会走哪条路的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骑士犯了难,他恳切的说,“这对您将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,你不会想到黑死病的可怕,那是整个欧洲的噩梦,请您不要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提醒,”安斯艾尔露出一个绅士微笑,“但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