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9章 玫瑰庄园(十五)
    “大人,”温茶面露难色的拒绝道:“您是一个绅士,而我只是女仆,当您的贴身女仆,恐怕对您的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反应过来,问:“这跟名声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那关系可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很多贵族先生有些特殊的喜好,您知道吗?”温茶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喜好?”安斯艾尔根本没往温茶说的方向想,甚至还饶有兴致的说:“你有问题,可以一次性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温茶深吸一口气,气沉丹田说:“总之,我无法胜任贴身女仆一职,请您重新寻找真正适合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见她吞吞吐吐,还拒绝自己的提议,安斯艾尔忍着有些动气了,“难道你还想继续跟安德鲁一起谈天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大人。”温茶面不改色道:“我是为了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您是位高贵的绅士,理应受到所有人的称赞,可他们要是知道,您身边有一个贴身女仆,恐怕会开始胡思乱想,从而破坏掉您在他们心里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有点反应过来了,“你是怕他们说我不检点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,”安斯艾尔大手一挥,畅快的说:“我是位没有结婚的贵族,随他们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可是我介意啊,温茶在心里哭喊,她才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传成是子爵的情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仁慈,”温茶朝安斯艾尔鞠了一躬,“但是我恐怕还是不能接受您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子爵脸上出现了些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会嫁人。”温茶不紧不慢的说,“如果被提为贴身女仆,这会让我和我的母亲,再也没有脸在村庄里呆下去。”

    上升到“嫁人”的层面,一下子就吓到了年轻的子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他愤怒又心塞的说,“我和你的关系,仅仅是主仆关系,根本不会妨碍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您原谅我的无礼,”温茶静静地低下头,继续说:“身为一个女仆,我理应听从您的吩咐,但是,我却忤逆了您,我向您致歉,也希望您能答应我的请求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想到她会这么固执,沉默了许久,才看着她说:“如果我不答应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您的主仆情分,恐怕要到处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这句话立时就惹怒了安斯艾尔,“我是贵族,你凭什么擅自做主?”

    “请您宽恕我。”温茶恳切的说:“对于您来说是幸运的事,对于我而言并不然,您是个仁慈善良的贵族,一定能原谅我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然而子爵大人根本原谅不了她的难处,他面色阴沉的问,“你就那么想结婚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这跟结婚又扯上什么关系了?

    子爵恨恨道:“为了结婚,你推掉我的提议,简直愚不可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只好说:“每个姑娘都想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子爵瞪着灰色的眼眸,反驳道:“教堂里的修女就不会!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是修女。”温茶说:“我只是个普通的乡下姑娘,当然也会有结婚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抛弃这个念头,”子爵冷冷的说:“我不允许你有这个念头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你以为你是上帝啊?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又惹您不高兴了。”温茶轻声说,“尽管如此,但我还是要说,我不能当您的贴身女仆,希望您能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谅解!”子爵大叫着,“你必须当我的贴身女仆,否则,我不会再给你一个子儿的佣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的力道很重,重的温茶很想爆粗口,但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,”她弯着腰行了个礼,说:“我先下去了,希望您尽快有个好心情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抬脚就往外走,安斯艾尔厉声叫住她:“你去哪儿?!”

    温茶:“我下楼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得回到村庄去,”温茶说,“但愿在天黑之前,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说: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温茶面不改色的回答,“您已经不再需要我了,我得尽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安斯艾尔几步走上前,死死抓住她的手,“除了这儿,你哪儿也不许去!”

    “可您已经厌弃我了,”温茶说:“我不能就在这儿让您继续不高兴下去。”最重要的是,你不打算给我发工资。

    想让她白干活?没门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放我走吧,”温茶请求道:“我马上离开这儿,绝不碍您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胡说!”安斯艾尔忍着胸腔里的怒气和说不出来的痛苦,喝道:“我没有厌弃你,你不能离开我!”

    “可您不会再给我一个便士了。”温茶反驳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:“……”我那是气话,你没听出来吗?

    “反正你不能走。”安斯艾尔将她桎梏在一旁的墙壁上,盯着她翡翠一样的绿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要敢离开城堡,我马上派人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您是来真的吗?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我还是不能答应您的要求,”温茶静静地说:“但如果您因此想打断我的腿,我将不会有任何怨言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见她一脸麻木的样子,气的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她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你就没别的话可说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简直不可理喻!”安斯艾尔一把推开她,转过身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悸动,愤然又无奈道:“我不会解雇你,也不会克扣你的工钱,前提是,你要好好待在城堡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贴身女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稀罕你吗?”安斯艾尔喝道:“城堡里想当贴身女仆的人数不胜数,她们谁都不会向你一样愚蠢!我马上就找一个上来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温茶说,“如果您真的想找,我可以为您提供相应的建议,比如经常和我在一块干活的索菲亚就不错,您可以考虑考虑她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安斯艾尔子爵忽然回头瞪住她,咬牙切齿的说:“马上出去!我现在不想看到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