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5章 玫瑰庄园(十一)
    解雇贴身男仆事件的后续是希尔管家又替子爵物色了一位替补,但子爵大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拒绝了。

    只留了一个在书房端茶倒水的一等男仆在身边伺候,其他时候都是一个人在楼上待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排面对一个子爵来说是不够看的,希尔管家再三建议要有贴身男仆后,被气愤的子爵大人以解雇做威胁,很快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又到了休息日,温茶一早起来,到子爵大人面前请示后,说要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这次子爵大人挥挥手,就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傍晚温茶带着一兜子野果回来,分给其他女仆们吃。

    索菲亚眼尖的发现了温茶头发上新换的发带,“西茶,你回家是去会情郎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面上露出一个窘迫的笑容,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胡说,”索菲亚挑挑眉头,“你之前的发带可是从来没换过的,这条淡紫色的,非常适合你的肌肤,挑这条发带的先生,一定非常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温茶再三否认,“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,你们就别再取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女仆们失去了一个有趣的谈资,失望的叹着口气,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以后一定能嫁给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仆人能嫁给什么人呢?”温茶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”索菲亚笑眯眯的说,“现在的富商还有些艺术家,很多都娶得是貌美的平民姑娘。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我们可出不起嫁妆。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嫁妆啊?”索菲亚看她的眼神,犹如在看土包子,“漂亮的贵族小姐们都不见得能拿出嫁妆,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女仆呢?只要长得漂亮,很多先生是不要嫁妆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,温茶听过不少,但她不想继续跟索菲亚交流下去,把手里的野果,往她小桌上一放,又说了几句,就转身回屋了。

    嫁人什么的,她还没想过,最重要的是继续活下去。

    在周目剧情中,原主后来是在玫瑰庄园暴动中,被反叛者用乱刀砍死的,现在的她绝不能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翌日,温茶起床后,便站到餐桌前为安斯艾尔服务,安斯艾尔这几天的食欲很好,吃过饭后就到窗前看书,批改文件。

    下午,被赶出去的艾莲达夫人忽然跑到门口,苦苦哀求安斯艾尔接济她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钱已经全部耗尽,没有足够的财富支撑,她和她那位牧师情人简直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牧师每年有四五百磅的年薪,对于一个平民家庭,这是一笔巨款,可这对于一个贵族夫人来说,这完全不够挥霍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如果想继续过无忧无虑的日子,就只有求到安斯艾尔子爵名下。

    身为子爵的母亲,安斯艾尔为了子爵的面子,是不会赶尽杀绝的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了解自己的儿子,同样也能利用这点来让他妥协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的确妥协了。

    为了维持绅士风度,他让希尔管家递给了艾莲达夫人一张一千磅的支票,并告诉她,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,不能再到庄园要钱,否则她会为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拿着钱,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如果再过分些,她的儿子,绝对会冒着丢掉绅士风度的危险,来让她尝到苦果,她不敢赌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走后,也带走了安斯艾尔的好心情,他丢开手里的书,坐在窗边开始发呆。<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这位子爵大人,其实是一位非常孤独的贵族。

    他没有父亲,没有兄弟姐妹,也没有爱人,年少时更被自己狠心的母亲丢到了离家很远的伦敦受苦,这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,无异于天大的惩罚。

    尽管他现在过着富足又安乐的生活,可他到底还没有从过去里真正走出来,才会说出讨厌婚姻,讨厌浪费钱这样幼稚的话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光鲜的背后,不无心酸。

    温茶把苏菲做好的糕点端到他身边,静默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回头看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的拿起糕点咬了一口,满口的甜味让他心情好了一瞬,又多吃了几块才罢手。

    夜里,窗外下起了大暴雨,安斯艾尔子爵听见雷声,吓得从床头惊坐起来,后半夜就发了高烧。

    一等男仆发现不对劲儿时,人已经烧昏迷了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急忙派人去请埃布尔医生,可怕的是在一天前,埃布尔医生回了慢切斯特老家探亲,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。

    这对庄园里的所有人来说,无异于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请别的医生。”温茶冷静的说,“无论如何要带人回来给子爵大人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找亚当医生吧。”希尔管家严肃的说,“亚当医生是这儿最仁慈的医生,他一定会帮助到子爵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完全想不出那位亚当医生会怎么给安斯艾尔退烧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提醒希尔管家,子爵大人并不喜欢请亚当医生来看病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板着脸反驳道:“现在不是你跟我争论的时间,上次子爵大人的伤是亚当医生不擅长的,但热病却是亚当医生最擅长的,只要他过来给大人将身体里的毒血放掉,子爵大人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搞不懂发烧跟放血之间的逻辑,她坚决反对,这种病不是放血就能退烧的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气的让男仆把她丢到了屋子里,“在子爵大人没有醒过来之前,你不用出来了!”

    温茶急得挣扎起来,想来那位被宗教信仰蒙住脑袋的亚当医生也不会干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她挣扎的声音让希尔管家厌烦,他早就对这个随时随地跟在子爵大人身边抢他位置的女仆有意见了,这次他绝不能让温茶再抢走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希尔管家让人把温茶的嘴用用布堵住后,让人把亚当医生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头戴鸟嘴面具,身穿黑袍的医生,从医药箱里取出一把钝刀,对着子爵大人的手腕割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会尽快放掉子爵身体里的血,来让子爵恢复健康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昏迷中感到一股莫名的危机,他挣扎着睁开眼睛,看到鸟嘴面具那一刻,一把挣脱亚当医生的束缚,抬脚将人带刀踢了出去!

    “滚!”他沙哑着嗓音,暴怒的盯住要对他不利的医生,“马上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希尔管家被吓了一跳,赶紧上前扶起亚当医生,正要向子爵解释事情的起末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杀气腾腾的盯了他一眼,“西茶在哪里?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的表情瞬间凝固了,他说不出自己把女仆绑在了屋里的话。

    这会让子爵大人厌恶他的。

    他闪烁的眼睛让安斯艾尔生气,他很快意识到希尔管家很可能做了什么,赤红着眼睛大声说:“马上把她叫过来!马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