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4章 玫瑰庄园(十)
    安斯艾尔头也不回的让那位小姐走了,他端着酒杯,找到了站在城堡角落里打瞌睡的女仆。

    “醒醒。”他用微冷的指尖去碰女仆的脸。

    温茶睁开眼睛,就看到这位子爵大人微带醉意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温茶揉着眼睛,去接他手里的空酒杯,“您是喝醉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子爵大人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,面色微红的说,“外面有个花园,夜色很美,你想去瞧瞧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说:“这不会打扰到您参加舞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,”安斯艾尔淡淡的说,“比起这种糟糕透顶的相亲宴会,我更喜欢去外面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先生。”温茶跟在他身后,朝花园里走去,这次子爵大人换了一个方向走,四周盛开的玫瑰花更多了,都是碗口大的红玫瑰,看起来非常昂贵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抬脚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,扬起头注视着惊叹的女仆,低声说:“小姐们为什么总是喜欢谈论婚礼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”温茶微笑着的回过头,“每个姑娘们最喜欢的,不就是有个浪漫的婚礼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温茶静静地回答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沉默了一下,“那可真是太不妙了,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“您怎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结婚是很浪费的一件事,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还没见过结婚要用上的礼单,”子爵大人笃定的说,“如果你知道结婚要花多少磅,你一定不会想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温茶这下子明白过来了,她点点头,说,“您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看吧,”子爵大人得意的笑了起来,“你也是认同我的观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无比认真的建议着,“您以后,可以不结婚,也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子爵大人昂起下巴,毫不犹豫的说,“我不会结婚,也不会让任何一位小姐来分配我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你怎么不上天?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对的,”温茶面无表情的说,“以后您一定会成为一位非常富有的子爵。”

    这话取悦了安斯艾尔,他赞赏的看了温茶一眼,“当然,你也会是我最看重的女仆。”

    温茶:呵呵。

    宴会举行到了半夜才散场,玩疯了的道格拉斯先生已经醉在地毯上爬不起来了,贴心的女仆们,动作利落的将他扶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温茶也把安斯艾尔送到门口后,静静地同他道别,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,道格拉斯和那位朱莉安小姐的婚礼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婚礼是在城堡的草地上举行的,四周摆满了精致的花束,昨晚还醉的不省人事的道格拉斯先生,牵着新娘走到神父面前,严肃的一点也不像昨夜的交际花。

    新娘朱莉安小姐依偎在他身边,嘴角带着喜悦的微笑,眉间也装满幸福,看起来和道格拉斯先生非常般配。

    两人宣誓后,观礼的人群,纷纷献上祝福,里面有极为排斥结婚的子爵大人。

    道格拉斯先生望着安斯艾尔,笑着说:“亲爱的子爵先生,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参加您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子爵大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没把自己不可能结婚的消息告诉他,面带客套的说:“真有那一天,我一定请你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道格拉斯先生期盼的说,“希望到时候,您也能开个婚前宴会,请我一起参加。”

    子爵大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参加完婚礼,安斯艾尔就带着温茶离开了城堡,他没有立刻启程会约克郡,而是带着温茶一起围着伦敦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温茶用兜里的钱和琳达还有弟弟妹妹们买了些小礼物,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后,跟着安斯艾尔回了约克郡。

    没几天就是她的休息日,她带着工钱和继续会村庄看望琳达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她被提为一等女仆后,琳达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,她在温茶的暗示下,竟然动了想把孩子送去识字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妈妈,城堡里的一等仆人们,除了我,都是识字的。”她对琳达说,“如果我没有把那位大人带回家,也成不了一等女仆,您就让他们认些字吧。”

    琳达闻言,剩下了些钱给孩子们买书看,“都听你的,我的孩子,以后你们一定都会成为一等仆人的,都会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温茶傍晚回到庄园时,城堡里气氛极为严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拉住同位一等女仆的索菲亚,询问道:“子爵大人今天心情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心情不好,”索菲亚抱怨道,“从早上开始,子爵大人的心情就没好过,不是说早餐不合口味,就是说仆人做事不认真,还将贴身男仆扔出城堡了,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温茶又问:“那今天晚上是谁伺候子爵大人更衣啊?”

    “是希尔管家。”索菲亚说:“希尔管家刚从楼上下来,要重新提拔男仆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温茶点点头,“那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当了一等女仆后,温茶就有了自己独立的小房间,她进屋,脱掉外套,正准备洗漱睡觉,门忽然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希尔管家吗?”她走过去拉开门,正要问什么事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子爵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,沉声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温茶被他吓了一跳,忍不住后退一步,低声回答:“我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安斯艾尔意味不明的说,“我还以为你到明天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温茶急忙摇摇头,“您放心,庄园里有规定,我是绝对不会僭越这些规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子爵大人点点头,复又冷冷的问,“早晨走的时候,怎么不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温茶心里直喊冤,那明明是她的休息日,还用打招呼吗?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大人,”她低头认错道:“以后我一定会在向您请示后,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斯艾尔满意的点点头,目光越过她的头顶,打量了一眼她住的小屋,见没有脏乱差的情况后,才淡淡的说,“你可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好的,大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