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3章 玫瑰庄园(九)
    高大的马车停在了一座诺曼风格的城堡前。

    一排排衣着整洁的仆人正恭恭敬敬的站在城堡前迎接着尊贵的客人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宝蓝色长衣,搭配牛皮鞋的年轻男子,正面带笑意的站在最前方,看到有玫瑰标志的马车后,走上前来,从车里接出了子爵大人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绅士,您现在的气派真是越来越威风了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下马车后,亲切的跟他拥抱了一下,“道格拉斯先生,您现在可不比我差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年轻的道格拉斯先生露出了自豪的笑容,“至少在找心爱的姑娘这件事儿上,我比您在行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“您还是这么幽默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在一个幽默不起来的绅士面前,我如果也保持沉默,岂不是很扫兴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点点头,“您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道格拉斯因他的赞同,愉悦的大笑起来,“亲爱的同窗,今天晚上务必要同我一起参加完单身晚宴才行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惊讶的睁大眼睛,没想到道格拉斯会在新婚前一夜举办晚宴。

    “您这样的老古板是不会理解我的。”道格拉斯感叹着,“真希望这会是我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晚宴。”

    “朱莉安小姐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”道格拉斯惊异的看向她,“过了今夜,我将永远属于她,她当然不会拒绝我最后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安斯艾尔点点头,“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和我,还有我们的同窗们一起。”道格拉斯纠正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温茶跟着安斯艾尔走进城堡后,被城堡里早就侯着的女佣拉着走到了转角处的小屋边,“这是你在这儿的住所,希望你能过得愉快。”

    温茶向那人道谢后,推开了屋门,屋里的陈设很简单,不过却是一人一间的屋子。

    这对温茶来说,算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晚宴在黄昏时就开始了,为了能很好的照顾到子爵大人,温茶不得不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,准备随时上去为子爵大人服务。

    好在安斯艾尔在公众场合下十分绅士,她也能偷的片刻闲。

    城堡的主人道格拉斯先生,早就拉着貌美的贵族小姐开始跳舞了,这些贵族小姐知道道格拉斯有主了,原本不想来参加宴会,但又听人说,道格拉斯先生的其他朋友都是有钱有地位的贵族,这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管参加这个宴会有多丢人,她们都要过来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这不,年轻貌美,气质典雅的公爵小姐西格莉德,一眼就看中了那个身穿黑色修身礼服的英俊男人。

    他靠在舞池边的酒台旁喝酒,俊美的五官,淡漠的眼神,还有那挺拔而富有力量的身姿,瞬间就吸引了西格莉德的眼球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是太完美了,比她见过的其他男人,都要完美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那双淡漠的灰眼睛染上狂热的痴迷,该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一件事呀!

    西格莉德小姐只犹豫了瞬间,就端着美酒走到了子爵大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先生,我是公爵府上的西格莉德,很高兴认识您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抬起头,看向身穿玫瑰色束胸晚礼服的淑女,看到她眼睛里的灼热时,面上带起一个绅士微笑,“您真是位漂亮的小姐,认识您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子爵大人没提自己的名字,这更引起了西格莉德的好奇,她故作疑惑的问:“这是第一次在宴会上看到您,您所在的地方离伦敦远吗?”

    “我住在约克郡。”子爵不紧不慢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知道安斯艾尔不住在伦敦的西格莉德面上闪过些许失落,“那您常到伦敦来吗?”

    “并不,”子爵大人面不改色的说,“我的封地在约克郡,不能常常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遗憾,”西格莉德颇为失望的说,“如果您在伦敦常住的话,我一定常常和您一起参加这样的宴会,就是乘马车去郊外散心,也一定很浪漫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可惜,”子爵大人没有打破她的幻想,依旧笑着赞美:“您真是位懂得享受生活的淑女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西格莉德耳朵里十分受用,她忍不住将手攀到子爵大人的胳膊上,“您也是位有眼光的绅士。”

    子爵大人见她越贴越近,漫不经心的扫开她的手,后退一步,去拿调好的酒。

    西格莉德察觉到他躲闪,以为他是见人太多,害羞了,在心里轻笑了一声,暗示他,“今晚的夜色看上去很美,您有心情陪我到花园里散散步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顿了一下,复又回答她,“当然,我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舞池外的花园走去,一簇簇精致的玫瑰花,在皎洁月光下,宛如上帝遗落在人间的奇迹,漂亮又芬芳。

    西格莉德坐在了花丛里的木椅上,仰头对子爵微笑着说:“这儿真是美极了。”

    子爵端着酒杯晃了晃,没答话,西格莉德又说:“如果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庄园,一定要在这儿举行自己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个浪漫的法子。”子爵大人说。

    西格莉德眼前一亮:“您也是这样想的么?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并不,”子爵大人不紧不慢的说,“举办婚礼是一件费时费力,还要掏钱的一件事,我从未产生过这种糟糕念头。”

    西格莉德面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,她惊讶甚至惊骇的睁大眼睛,“作为一个绅士,您怎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这样想的。”子爵大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!天哪!”西格莉德攻略小姐被这个回答击垮了,“您难道就没产生过结婚生子这样美好的愿望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小姐。”子爵大人毫不犹豫的说,“我恐怕要令您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道惊雷,把怀春的公爵小姐打击的快要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但她还没有彻底死心,“您一定没有遇见过爱情,如果您遇见过爱情,您不会这样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是什么?”子爵大人面无表情的问她,“爱情比英镑更值钱吗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公爵小姐终于彻底生气了,她气的恨不得踢眼前的男人一脚,“您真是个无礼又粗俗的人!”

    “您也算不得什么绅士。”她丢下这句话,站起来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