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2章 玫瑰庄园(八)
    听见自己被提升为一等女仆,温茶面上露出了惊喜而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真、真的吗?大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安斯艾尔子爵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“只是晋升为一等女仆就让你这么高兴,你未免也太过好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,”温茶向他行了个礼,“请相信我,您是我见过的最善良仁慈的子爵,我将永远感激您。”

    见她面目激动的模样,安斯艾尔冷哼一声,“马上收起你的谄媚,它快让我反胃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表情一滞,很快回过神来,“好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来伺候我用餐。”安斯艾尔面无表情的说,“我希望你能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微笑着说,“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,”安斯艾尔点点头,“一会儿亚当先生来了,让希尔带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亚当是城堡附近医院里的医生,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常年拎着医药箱穿梭于医院里,偶尔还会到附近的贫民区,给穷人看病,在玫瑰庄园里,有非常好的名声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这位头戴鸟嘴面具,身穿黑色长袍的医生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礼貌的对希尔管家打了招呼,便提着医药箱朝年轻的子爵走去。

    子爵腿上的伤口,对他亚当医生来说,是简单至极的事,他取出从教堂带过来的圣水,撒在子爵的伤口上,又给子爵带了教堂里煮的豆子汤和咸鱼,轻声细语的嘱咐子爵一定要都吃进肚子里,还要求子爵大人向上帝祷告,多念圣经,仁慈的耶和华大人,一定会保佑子爵大人赶紧好起来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听完他的医嘱后,原本还晴朗的脸色瞬间就黑了。

    这位亚当大人一看就是位狂热的基督教徒,疯狂的痴迷着上帝,根本不可能切实的给他看病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顿时就生气了,绅士风度没有让他立时发作,但态度却跌倒谷底。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”他对亚当说,“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行事,您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亚当医生见他和颜悦色的,以为他信奉了自己的建议,面带笑容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刚一离开庄园,安斯艾尔就招来希尔管家,将那些恶心的东西全都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庸医,”安斯艾尔瘸着腿,站在窗前愤愤的斥责着,“约克郡怎么会有这样古板的医生!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颤颤巍巍的站在他身后,丝毫不敢搭话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有了教会之后,国内到处都是这样的医生。

    他们信奉上帝,迷恋圣经,传颂着只要信仰上帝就不会生病的真言,引得无数教徒们趋之若鹜,约克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安斯艾尔气的,一脚将他踢了出去,“把西茶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进前厅,安斯艾尔还在窗前站着,她走到他身后,关切的问道,“您还好吗?子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”安斯艾尔头也不回的说,“那个亚当医生,纯粹是个草包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温茶大致能猜到医生说了什么,脑海里闪过一些念想,“您的腿还没得到妥善的医治,不如我们去约克郡最大的医院瞧瞧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转过头来,望向她,见她说的认真后,面上的怒气,骤然一散,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把城堡里由四匹大马拉着的马车带到门前,正要跟着安斯艾尔一起上车时,安斯艾尔制止了他,“西茶会跟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仆,复又低着头恭敬的说:“祝您好运,我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有理会她,等温茶坐到他身边后,让车夫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现在的约克郡,大多是亚当那样信奉上帝的医生,唯有医院里,才会有个别医生得到了更为高等的教育。

    温茶通过询问,找到了那位名叫埃布尔的医生。

    这位医生明显比亚当医生要靠谱的多,不仅给子爵大人重新包扎了伤口,还提到了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面上虽没什么表情,但心里却非常满意,他不顾子爵的地位,极为绅士的邀请埃布尔医生成为城堡里的专属医生。

    埃布尔医生并没有马上答应,他歉意的表示可以为子爵大人效劳,但不能只为子爵大人一个人效劳。

    他是一位有医德的医生。

    这对子爵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他爽快的答应了,并且心情愉悦的带着温茶回了城堡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医生,才算得上真正的医生。”安斯艾尔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轻声赞同他,“埃布尔医生是我见过的,脑子最灵活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,”安斯艾尔听到这儿,低骂着,“埃布尔虽然医术过关,不代表他就是最好的医生,你如果去过伦敦,就不会这样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伦敦很好吗?”温茶好奇的问,“比约克郡好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子爵大人淡淡的说:“至少比这儿繁华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略带向往的说:“如果我也能去一次伦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闻言,偏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那双宛如翡翠一样的眼睛里,带着浅浅的期盼后,冷哼一声:“这有何难?”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温茶转过头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面不改色的说:“你如果想去伦敦,很快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庄园没多久,子爵腿上的伤开始慢慢愈合,过了差不多一个月,就能和平常一样走路了。

    这天,温茶把准备好的早餐一份份端上餐桌,细心伺候子爵吃过饭后,安斯艾尔叫住她,“明天我们就可以去伦敦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惊讶的回过头,子爵薄冷的面上带了些许笑意,“到时候,你跟着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温茶震惊的瞪大眼睛,“您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子爵大人居高临下的盯着她,说:“绅士是从不欺骗女士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初夏的伦敦,天气很温和,城市里到处透着热闹,来来往往的人***织在一起,瞧着比约克郡要休闲的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