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0章 玫瑰庄园(六)
    吃过早餐后,衣着狼狈的子爵大人决定回庄园。

    要求是,不能步行。

    在这个只有贵族和富商才有马车的年代,在村里想找到代步工具是艰难的。

    最后,温茶以十便士,租用了村里唯一的一辆牛车。

    子爵大人拒绝坐牛车,但没有马车能让他继续端贵族气质后,他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让温茶回去报信,但他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艾莲达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人,如果有更多的好处许给她,她很有可能会背着其他人,卖掉自己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他不做没把握的买卖。

    赫伯特死后,是以第一顺位继承人来继承爵位的,安斯艾尔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子爵,但安斯艾尔死之前若没有儿子的话,爵位将从最近的亲属中选出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是赫伯特的弟弟,有的是赫伯特的侄子,总之,能继承爵位的人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艾莲达聪明的话,会让骑士来找他,继续当她的子爵夫人,但艾莲达没有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缘由,足够让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牛车行驶到玫瑰庄园附近,子爵大人就嫌弃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要是让庄园其他人看到他坐着这样的车回来,一定会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的,他丢不起这个脸。

    温茶向赶车的车夫道谢后,扶着子爵大人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门口时,守在一旁的仆人,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,“子爵大人还活着!子爵大人还活着!”

    仆人激动的打开门,转身跑向城堡通知这个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消息的希尔管家,带着一众男仆匆忙跑出来迎接,看到狼狈不堪的子爵后,脸上出现了欣慰而沉痛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上帝保佑,我的大人,您能回来,这真是太好了!”希尔管家从温茶手里接过安斯艾尔,眼睛里涌起了点点泪光,“艾莲达夫人和阿尔文大人都很担心您,您快进去看看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尔文?”子爵大人眉头一挑,“他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傍晚就来了,”希尔管家恭敬的说,“当时艾莲达夫人,正要派骑士出去找您,阿尔文大人正好过来了,最后是他派人出去找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子爵大人点点头,“他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尔文大人正和夫人一起商量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什么?”

    见他神色阴冷,希尔管家把那句“后事”咽了下去,压低声音说:“昨天夜里,阿尔文大人排出去找您的仆人回来说,您已经被强盗推下山坡了,可能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,希尔管家没有说出来,但说不说出来,对安斯艾尔来说,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真是我的好母亲。”安斯艾尔露出一个极为绅士的微笑,“只是我恐怕要令他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他推开管家的手,径直走上前,一把推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餐桌旁,还在用饭后甜点的艾莲达,奇怪的抬头看过来,看到安斯艾尔,犹如惊弓之鸟一样,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亲爱的妈妈。”安斯艾尔缓步走到她面前,目光扫过被吓得面无血色的阿尔文,伸手抬起了艾莲达夫人的手,轻轻吻了吻她的手背,“听希尔管家说,您很担心我,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可真是高兴极了。”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手指颤抖着,刚才还面带笑容的脸,现在僵成了一块雕塑。

    “怎么?您不高兴?”安斯艾尔微笑着望着她,眼神却比约克郡的冬天还要冷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艾莲达夫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我的孩子,你相信我,我现在高兴还来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安斯艾尔松开她的手,目光移到一旁的阿尔文身上,“听说,您最近也想来约克郡开工厂。”

    阿尔文见他一派温和的样子,心里偷偷松了口气,“子爵大人,您误会了,我还是觉得伦敦的日子更舒坦些,过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探望艾莲达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安斯艾尔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,微笑道:“没想到,你在伦敦过得这样悠闲。”

    阿尔文面上闪过些许尴尬,“当然,我半点也比不上子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但笑不语,深邃的灰眼睛却像是一把利刃看穿了他所有伪装。

    阿尔文在这样的注视下,显得格外躁动,他想在从艾莲达夫人那儿求取安全感,但艾莲达夫人已经无暇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才是她真正的孩子,在安斯艾尔没有真正死亡之前,阿尔文这个名义上的侄子,休想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的反水让阿尔文绝望。

    他就是勾结了玫瑰庄园附近的强盗想干掉安斯艾尔继承爵位,才来到约克郡的,现在安斯艾尔没有死,他却在这里和艾莲达商量爵位的继承权,这对安斯艾尔来说,无异于背叛。

    想必,这位聪明的子爵大人,早已洞悉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子爵大人,”阿尔文舔舔干的发麻的嘴皮,顶着惧怕说:“您能回来,我真替您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您的关心,”安斯艾尔笑着说,“听仆人说,您和妈妈聊的很投机,不知道,你们在聊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艾莲达夫人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狗跳起来反驳,“我们什么也没聊!”

    尖锐的声音,听的安斯艾尔直皱眉,艾莲达夫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突兀,干笑着解释着:“你知道的,孩子,我们只是太担心你了,在商量从强盗手里把你救出来的办法,其余,还能说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艾莲达夫人大声嚷嚷着,“你知道那些贪·婪的强盗究竟要多少钱吗?他们要掏空一整个城堡里的金币来换取你,他们简直贪得无厌!我怎么能让他们如愿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出口,安斯艾尔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脸,像碎冰一样,裂成几半,他忍着怒气,叫到:“我看你才是贪得无厌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艾莲达夫人不敢置信的瞪向他,“我在这儿同阿尔文为你伤神,你怎么能这样指责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为我伤神?”安斯艾尔被这个无耻的理由逗笑了,“如果我没有安全回来,我的好妈妈,您应该早就把我爵位和财产卖给这位阿尔文先生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