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8章 玫瑰庄园(四)
    阴郁的树林里,有疾驰而来的策马声。

    一道道粗鲁的咒骂,让周围的空气几近凝结,不远处,卧在地上累的口吐白沫的马,似乎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那小子的马了!”领头的强盗兴奋的说,“听说他是个兜里装满英镑的子爵,只要我们抓住他,到时候就有花不完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实在是太对了!”身后跟着的灰衣随从们纷纷附和,“这位子爵大人,必定会落到罗杰大人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强盗发出哈哈大笑,冲到马前,看着累的半死的马儿,大声的说:“那位娇贵的子爵大人受了伤,我已经嗅到他血液中的铜臭味了,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。”其余人谄媚的说。

    “追!”强盗罗杰找了个血腥味最重的地方策马而去,“务必要在天黑之前,抓住那位子爵!”

    在强盗们为金钱做梦时,安斯艾尔正捂着受伤的左腿缩在草地里,他左腿在冲出包围时,被强盗一刀砍中,流了一路的血,要再找不到庇护所,一定会被那群吃人的流寇抓住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在心里咒骂一声,艰难的朝树林边的山坡移动,那是个斜坡,在骑士来找他之前,但愿能拖一时片刻。

    但他移动的太慢了,加之腿上的血止不住,身后很快响起了马蹄声,“这里有血迹!”

    深及人腰的草丛被人掀开,未干的血迹宣示着猎物没有跑远,强盗们大笑着追上来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眼里闪过一丝阴冷,他的随身携带的枪支已经在半路没子弹了,唯有靴子里那柄匕首还能用,但这对穷凶极恶的强盗们根本起不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不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拖着伤腿拼命朝前移动着,他还没有变成约克郡最大的富商,还没有让所有人仰望,他绝对不能死!

    安斯艾尔终于跑到山坡边,咬着牙打算从山坡上滚下去。

    下面有一片茂盛的灌木林,那些强盗绝不能骑马下来,唯一可惜的是,他有可能受重伤。

    但这也比落到这群为非作歹的恶徒手中强。

    他弯着身体正要抱着脑袋滚下去时,忽的从身旁伸出来一只细长而有力量的手,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飞速取出匕首,正要刺过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身后的人,压低声音说:“这位大人,我和那些人不是一伙儿的,请放心,我不会害您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安斯艾尔才警觉身后站的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望着这个面容白皙,满脸无害的少女,安斯艾尔并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帮助您的。”温茶微微一笑,献上适时的真诚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戒心很重,他目光里流露出浓浓的质疑,但质疑很快因为少女衣服领口的玫瑰标记而消散了一半,“你是玫瑰庄园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先生,”温茶恭敬的说:“我是子爵大人府上的女佣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说话的时机,”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,温茶提醒道:“如果您信任我,我想离开这里,再和您交代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强盗

    们策马跟着血迹找到山坡时,四周已经没有了子爵大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滚下去了!”随从们对罗杰说,“山坡下的草丛边全是血迹,这位大人为了先令,可真是拼命呢。”

    罗杰一刀砍在身旁的大树上,蛮横狰狞的脸上,带着浓烈的不甘,“就差一步,就差一步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追!”罗杰策马朝山下奔去,“子爵腿受伤跑不远的,我们必须拦住他!否则另外一位大人追究起来,那可是要人命的事!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几个随从直接沿着山坡的血迹,下马找了过去,并且做起了喝红酒吃牛排的美梦。

    然而,找到傍晚也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那位子爵已经逃走了。”强盗头子不无失望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罗杰一挥马鞭,喝道:“一会儿子爵豢养的骑士找来,我们可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白忙活了一下午的强盗们,一窝蜂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能从子爵那儿弄到钱固然不错,但要以性命为代价,那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强盗们走后,树林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,唯有从农田里回住所的农夫们,陆陆续续的从树林边经过。

    但碍于周围有强盗出没,没人敢到林中探险。

    温茶从山坡边上的山洞里,推出了失血过多的子爵,“您还好吗,大人?”她拍拍子爵大人英俊的脸,低着声音叫喊着,“您如果能听见我说话,就睁睁眼睛好吗?”

    疲倦至极的子爵大人动了一下眉头,眼眸中的灰色一闪而过,复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热越来越暗,再想想苏菲说的话,温茶暗啧道:“这真是糟糕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她要是在傍晚之前回不去,可是会被希尔管家解雇的好吗?

    天知道原主和她的家人们有多需要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温茶不得不撕下裙摆,为这位倒霉的子爵,包扎了伤口。

    许是折腾伤口的力道太重,终于把这位子爵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安斯艾尔皱着眉头睁开眼,看自己靠在山石上后,警惕又忌惮的看向温茶。

    “我在帮您处理伤口,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这位子爵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误会了,倨傲的撇过头,冷冷道:“你也听到我是子爵了,现在该做的是回庄园找骑士和医生,而不是在这里随便摆弄我腿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他对厨房帮佣的包扎水平表示质疑。

    温茶无语,“从这儿回庄园需要最少两个半小时,再加上回来的时间,恐怕得到后半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怎样?”子爵语气恶劣道:“你现在要做的,是乖乖听我的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温茶微微一笑,“我这就去庄园搬救兵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安斯艾尔望着四下漆黑的环境,面色不渝的说:“你先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近他,伸手把他扶了起来,又累又饿还失血过多的子爵,像是软骨虫一样靠在她身上,“你先带我出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