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6章 玫瑰庄园(二)
    傍晚,跟着苏菲忙了一天的少女,总算得到了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子爵身边除了贴身男仆,一个人也不会留,其余仆人都要回到通铺休息,第二天,天还没亮就得起来做工。

    七八个姑娘们住一个房间的日子并不好过,既没有**,也不自由。

    但身为女仆,还要什么自由?每天一闭上眼,就能睡得像头死猪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年轻貌美的厨房女仆认识了好些人,有经常从她手里取走食物的三等男仆,还有偶尔溜到厨房门口来调笑女仆们的一等男仆。

    仆人们的身份因等级而不同。

    厨房帮佣年薪是超不过五磅,只有主厨才会有十磅的年薪,而一等男仆和贴身男仆,却有二十至三十磅的年薪,至于希尔管家,年薪有将近五十磅,是他们中,年薪最高的仆人。

    下等仆人个个都想跻身进一等仆人的行列,可惜,一等仆人,不仅要识字,还要有一定程度的交集手段,不是一般人能挤上去的。

    这天,安斯艾尔子爵大清早就去外面骑马去了,此时正值约克郡最美的春天,树木青翠,野花遍开,配以庄园四周的清新空气,安斯艾尔子爵早上用餐的心情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女仆们兴奋的围绕在一起,嬉笑着私语子爵那头微卷的褐色头发,还有那双发灰的深邃眼睛。

    子爵是英俊的,英俊里带着绅士的优雅,但更多的却是隐匿在瞳孔深处的野性。

    他在伦敦的时候,就打算开工厂,后来跟着几个喜欢冒险的同学一起出海行商,挣了一大笔钱,回到约克郡没多久,就开了好几家工厂。

    约克郡劳动力廉价,再加上子爵经商能力卓越,很快就赚的满盆钵,羡慕坏了一众贵族的同时,也引得无数小姐们心之神往。

    女仆们做着爬上子爵床的美梦,到不奢望跟子爵有个子丑寅卯来,只盼能在子爵身上多捞些好处,以后就算不做女仆,回家嫁人,也有足够的嫁妆。

    奈何,安斯艾尔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,和他多情的父亲不一样,他既管的住自己的欲·望,还抠的让人吐血,基本上是绝了女仆们的心思,但这并不妨碍姑娘们背后议论他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主人,光是看看也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少女跟着苏菲在厨房里择菜时,听见声音,朝窗外望出去,正好看见一身骑装,背脊挺直的子爵,他白皙的面容在清晨阳光下,一点也不孱弱,灰色的眼睛里,泛着冷漠而耀眼的光芒,看起来,像个雍容华贵的王子。

    女仆们忍住尖叫,躲在暗处,兴奋的望着他,在他进门后,礼貌而恭敬的走过去迎接他。

    下午,艾莲达夫人回来了,她走进子爵的书房,跟他商讨举办宴会的事。

    子爵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不满道:“你已经二十五岁了,不是胡闹的时候,有好多贵族的女儿十分属意你,这正是个好机会,你应该把握时机。”

    子爵冷眼看向自己的母亲,薄薄的嘴角掀起一抹不及眼底的笑意,“您总是这么替我着想,您要办,就办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是城堡里最忙的一天,一位位身着华美长裙的小姐们挽着父亲的手如期而至,她们妆容精美,谈吐优雅,面上带着明媚而不失矜持的微笑,将一位贵族小姐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艾莲达夫人换了一身极为贴身的长裙,玫红色的束腰几乎要将她的腰折断,让她只能绷着身体,艰难的在门口迎接客人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子爵淡淡的站在一旁饮酒,他身边围了好几个姑娘,都是些骑士的女儿,她们虽有贵族的身份,到家族封地极小,家里的资产连律师都比不上,如果她们不能再青春貌美时找到自己称心如意的伴侣,将来她们的父亲是拿不出一个子的嫁妆的,这对她们来说,可以称之为灾难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子爵不冷不热的应付着淑女们,作为一个绅士,他不能断然拒绝这个小姐们的靠近,但也不甚喜欢。

    姑娘们见他兴致缺缺,也没放弃勾搭上他的机会,从音乐,聊到绘画,无一不想勾起他的兴趣,但是她们失望了,聊到最后,子爵在说什么,她们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远比她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博学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看着她们尴尬的丑态,心里鄙夷至极,只学了皮毛就想来糊弄他,真是做梦。

    不惹人厌恶,小姐们尴尬的退了下去,子爵身边又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艾伦伯爵的女儿阿蜜莉雅看到后,端着红酒走到他面前,“尊敬的子爵大人,能跟你共舞一曲吗?”

    淑女的邀请,安斯艾尔没有拒绝,他牵着阿蜜莉雅的手走进舞池,跟她跳了一支浪漫的交谊舞。

    停下来时,这位伯爵家的小姐,十分自然的跟在他身边聊天。

    “听说您之前很喜欢航海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安斯艾尔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对海上冒险十分感兴趣,”阿蜜莉雅说:“您能跟我说说您都去了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这样的搭讪无疑是成功的,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,子爵大人都在详细同她解说自己去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阿蜜莉雅感叹着:“没想到,您还的船队抵达过印度和那么多东方国家,您真是位了不起的探险家。”

    “您谬赞了,”子爵大人谦虚的笑了,“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探险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阿蜜莉雅睁大眼睛,惊讶的说:“您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探险听起来虽浪漫,但终归不适合我这样的绅士。”

    阿蜜莉雅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,笑容一顿,“莫非您在海上遇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斯艾尔当然不会把自己航海只是为了赚钱这样的事说出来扫兴,“我更想过安定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引起了阿蜜莉雅的共鸣,“您说的真好,子爵大人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她露出适时的向往,“我也想找个安定的结婚,如果能生两个孩子,那就妙了!”

    完全不喜欢小孩的安斯艾尔,“……您说的对,小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