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2章 现实世界(八一)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苏安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,看到温茶醒过来后,激动的差点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,你总算是醒过来了,你知不知道,这几天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啊?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让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苏安:“我不仅要担心你的伤势,还要顶着巨大的压力处理一系列后续事宜,都快被逼疯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从善如流的安慰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安暗道辛苦倒是不辛苦,令人害怕的是另外一尊大佛好吗?

    每天待在病房里,跟个黑脸钟馗似得,搞得他不仅不敢多陪温茶一会儿,还会产生一系列心理负担,简直都快抑郁了。

    温茶:“这个月给你加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加什么工资啊,”见她醒过来后,苏安松了一大口气,“我现在担心的是违约金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???”

    “《妈妈的花》才拍摄了三分之二,现在你又出了事,就算再换新演员,也赶不上新年档,剧组虽然没说什么,我心里压力那叫一个大呀,还有《最佳拍档》,就差三期就结束这季了,赶在这个节骨眼上,真是要老命呀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有点心慌,“那我们存款够赔吗?”

    “赔什么赔?”陈霜不悦的盯了苏安一眼,“温茶现在是病人,才刚刚醒过来,我不想再听到你在病房里跟她谈这些。”

    苏安:“……”不谈这些谈什么啊?火烧眉毛了都。

    温茶拍了拍陈霜的手,“别欺负他。”

    陈霜最不满的就是她这样了,每次胳膊肘往外拐,他还不能立马给她纠正过来。

    “《妈妈的花》已经拍摄的差不多了,以后的剧情大多也是在医院里,你去跟导演说,如果他不介意的话,医院里的剧情,可以在这儿拍。”

    苏安眼前一亮,兴奋的拍了一下大腿,“说的也是,我这就去跟他们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《最佳拍档》……”温茶虽然有点不舍,但还是狠下心来,“你就跟他们说,以后的几期我都参加不了,违约金多少,赔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唉,知道了。”苏安叹了口气,心里虽然也很不甘,但这个情况下,也只能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”苏安提醒道:“你出车祸以后,粉丝们都很担心,一会儿你把微博账号给我,我发个公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让他来就行了。”温茶指了指陈霜,“他正好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看她顺其自然的样子,苏安暗叹两句女大不中留,也没再多说,点点头,就出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才出门每一分钟,苏安的手机上就来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稳住温茶网络上的粉丝,其他事情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谁这么大口气啊?苏安正要怼回去,看到后缀的名字时,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是啊,有陈霜这么个土豪,哪有解决不了的难题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觉得有陈霜这么个粉丝还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不会承认自己不如陈霜的。

    下午,张子乔和纪初晨就提着水果抱着鲜花过来看温茶了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温茶虚弱又憔悴的样

    子都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喝醉了的酒鬼真是吃多了没事干,”纪初晨愤愤的说,“要我看到,绝对饶不了他们!”

    张子乔倒是镇静许多,“你现在就先好好养伤,等你伤好了,我们再继续商讨电影方面的事,我和初晨都是有时间的人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纪初晨坐到她床边,义愤填膺的说:“那几个人都被抓起来了,不仅酒驾还出了认命,绝对逃不了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温茶露出了些微笑,“判刑后,记得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碍于陈霜,纪初晨和张子乔没待多久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躺在床上回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,感觉就像拍电影一样。

    她坐在后座上和往常一样低头看粉丝留言,后面就追上来了几辆车,还都是价值上百万的豪车,车上坐的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按理说,她和他们是没有交际的,奇怪的是那些人,认识陈家的车,甚至还猜出了车上坐着的是她,打开车窗朝着她所在的位置吹口哨,还大放厥词要她下车,陪他们喝酒。

    这种人,温茶当然是不理的。

    当即就让司机避着他们走,但那群疯子都是些不要命的,踩着油门就追了上来,没一会儿就追到了她面前,有个年轻男人,竟然还想打碎车窗来抓她。

    温茶惊的坐到了另一边,那群人看她不配合,其中有一个气的,直接追了过来,之后的事,就像慢镜头一样在温茶脑海里回放。

    碎玻璃,还有铺天盖地的挤压感就像潮水一样涌向她,如果不是躲得及时,恐怕现在的她,恐怕已经是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这些人会无缘无故的找上她。

    陈家也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,但他们偏偏还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是谁告诉他们,她在车上的?

    或者说,是谁这么了解陈家?又这么想把她弄死?

    温茶心里隐约有答案,但她不确定那个答案是不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会是陈珊珊吗?

    她问自己,如果是陈珊珊,凭现在的她,又怎么指挥得了那些纨绔?

    还是说,有其他人?

    温茶脑海里有些乱,她想起第一次遇见系统的时候,那时她正在拍第一部戏,演的是从悬崖上跳下来,香消玉殒的祸国妖姬,当时跳到一半,威亚断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系统,她那时候就该死了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直到现在,她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之后陈珊珊同苏安交易,说要帮她查真凶,但后来不知怎么,就没信儿了。

    如果威亚事件跟陈珊珊没关系,那么,这件事,是不是也跟陈珊珊没关系?

    或者说,这两件事,都是陈珊珊做的?

    那陈珊珊的目的是什么?当时,她都还不认识陈珊珊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。”陈霜捏了捏她的手,“这件事,我会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垂着眼眸没说话,微抿的唇角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是不能善终了,她绝不能在身边放一枚定时炸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