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1章 现实世界(八十)
    温茶做了一个梦,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猫,生活在一个长满橘子树的园子里,主人是个老太太,喜欢喝茶种花,还喜欢给她的孩子们织些漂亮的围巾和手套。

    那是个非常温柔的老太太,她的老伴过世后,儿女都有了各自的家庭,她倒垃圾时,从废弃的纸箱子里捡到了温茶。

    在梦里,作为猫的温茶是没有名字,也不聪明,是一只比较笨的猫。

    但是老太太特别喜欢她,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,叫茶茶。

    “你的毛发就跟窗外的白茶花似得,以后你就叫茶茶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给她做了个动物名牌,挂在她脖子上的铃铛边,上面写了地址和电话号码,就算有一天她走丢了,好心人也会把她送回来。

    梦里的小猫一点点长大,有一天,邻居家的小男孩恶作剧,抓着她的尾巴,把她扔进了园子边上的河里,那条河很深,深到小白猫扑腾两下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茶有些嫌弃梦里的自己,既不会游泳还蠢爆了,还好小白猫并没有就此嗝屁,她落到水底发现了一颗发白光的珠子,她用爪子摸了摸珠子,珠子就长了腿一样跑到了她嘴巴里,整只猫一下子就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跑回了老太太的家,难过的向老太太告状,但老太太听不懂她说的话,烘干了她身上的毛发之后,给她做了一顿香甜的晚餐。

    此后,小白猫又长大了许多,一个雨夜,天空打了好长时间的雷,小白猫窝在猫屋里浑身难受,屁股后面就跟着了火一样疼,她疼的昏迷了过去,第二天,她发现自己长出了第二条尾巴。

    她变成了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她很害怕,她觉得老太太也一定会怕的,决定带着她藏在柜子里的小鱼干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老太太起夜看到了她,她心疼的抱起小白猫,不仅没有被吓着,甚至还惊喜的摸了摸小白猫的尾巴,亲亲她的耳朵,对她说,“你是个幸运的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此后,又过了一段时间,老太太越来越老了,她的儿女们也没有回来看望她,小白猫很担心,但她不知道怎么办?

    她对老太太说,让她去城里住,但是老太太听不懂她说的话,她用仅有的时间来教小白猫认字,教她人世间的道理,以及怎样成为一个能获得幸福感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这些小白猫以前是听不懂的,但是后来她就能听懂了,她懂得越多,就越舍不得老太太。

    她们都清楚,老太太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对她说:“我会去遥远的天国,化作天上的星星,永远的守护着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小白猫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她的家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笑着揉揉她的脑袋,“当然,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小白猫想,老太太就是她最重要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,”老太太说,“你的一生很长,比人的一生要长的多,你会遇见很多不一样的人,这些人,有的是你的亲人,有的是你的朋友,还有的是你的爱人,这些人也很重要,比我这个老太婆要

    重要的多,你要像喜欢我一样,对待他们才行。”

    小白猫听不懂这么深重的话,不过为了哄老太太开心,她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不久,老太太就死了,在她临终前,她给小白猫取了个姓。

    “我姓温,祖上出过大将军,也不算辱没了你的身份,以后你便随我姓温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老太太便寿终正寝了,小白猫跟着老太太认了许多字,也会打电话,她给老太太的儿女们发了条短信,得到回复后,就离开了那座园子。

    老太太或许能接受她的不同,但她的孩子们一定不能。

    在梦里,那只叫温茶的小白猫后来遇见了很多人,有年轻的小姑娘,年迈的大叔,还有充满爱心的小朋友,他们有的性格好,有的性格坏,还有的非常矛盾,但小白猫都没有同他们说过话,只是远远的看着,然后跳进草丛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过了多少个雨夜,她长出了第三、第四甚至第五条尾巴……

    然后她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温茶望着头顶的天花板,才发现自己做的那个梦,离现实有多远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手指,正要偏头看看自己在哪儿,手上忽的传来一道厚重的力量,径直把她的手紧握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低沉而惊喜的声音从她的身边传来,温茶偏过头,看到了胡子拉碴的陈霜。

    他红着眼睛,整个人憔悴又苍白,正直勾勾的盯着她,目光里射出深邃而刻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。”陈霜失神了片刻,就环手轻轻抱了她一下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“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天。”陈霜低哑着声音说:“你要是再不醒过来,我都打算到阎罗殿,让他们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忍着胸腔里的痛处,勉强笑了一声:“你有这样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”陈霜看她一眼,眼睛里有温茶看不懂的晦涩,“只要我想,你在哪儿,我都能把你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情绪不对,也没反驳,赞同的说:“你是大佬,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陈霜丝毫没有被她安慰到,“你现在头、腿、肋骨还有内脏都有不同程度的伤,至少三个月不能活动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被这个消息给惊悚到了,“那我的戏还有我其他通告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的只有你的工作吗?”陈霜的脸色刷的就冷了,“如果不是躲得及时,你可能就……”他怎么也没法把那个字说出来,撇过头,隐忍而沉重的说:“总之,你在这儿好好养病,其他事情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温茶再怎么笨,也不敢在这个当口跟他硬缸,老老实实的点点头,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霜见她认错态度诚恳,复又冷静下来,端着放温的水给她润了润嘴唇,把准备好的蔬菜粥取出来喂她,“现在情况不允许,你只能先吃些清淡的,过几天,我再给你补回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