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0章 现实世界(七九)
    温茶从摄像机前走下来,看到两人气氛不对,转头问陈霜,“你欺负他了?”

    苏安心里不断点头,可不就是趁温茶不在拿他开刀吗?但他不好说出来,面上还得带点儿礼貌性的微笑。

    陈霜瞥了苏安一眼,面不改色的看向她,“我欺负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看苏安还能笑出来,心道自己想多了,倾身坐在陈霜身边,继续看剧本。

    陈霜把椅背上挂着的外套取下来给她披上,“一会儿带你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余光扫到苏安苦逼的脸,忍着笑问:“你真没欺负他?”

    陈霜不置可否的转过头,警告性的盯了苏安一眼,苏安就跟屁股后头又狗追一样跑远了。

    陈霜满意的回头,对温茶说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温茶真想指指眼睛跟他说自己不瞎,但她忍住了,陈总裁也就这点出息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她没再追究下去,不过心里却决定晚上回家给苏安发个爱心红包。

    这成天被陈霜吓得跟鹌鹑似得,看着多可怜啊。

    苏安:“……”我是为了谁?没良心的!

    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没有碍眼的家伙在这儿当电灯泡,陈霜的心情相当的愉悦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温茶望着剧本上明天要拍的戏,头也不抬的说,“你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去我那。”陈霜低声说:“你已经很久没去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有些意动,不过在看到那些围观在四周的狂热小姑娘们时,迟疑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只要跟着陈霜回家明天一定会出个“三流女演员绑上总裁”的娱乐头条,这不是自找麻烦吗?

    当然一起出去吃饭被拍到什么的,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用了,”温茶想了想,拒绝道:“一会儿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吧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行?陈霜当即在心里否决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就猜出到底在担忧什么,轻声说:“你要是担心狗仔,这完全没必要,没人能跟着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”陈霜用眼神抑制她找理由,“海绵也很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小短腿,温茶一下就心软了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利用小短腿才会让温茶就范,但陈霜嘴角微微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吃过饭后,你要让司机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导演把梅玥单独的戏份拍了一幕后,就宣布今天的戏份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眼见梅玥卸了妆出来,温茶站起身,笑着过去道了别,才跟着陈霜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被丢在片场的苏安在心里画了无数个圈圈诅咒陈霜追不到温茶之后,收到了温茶的爱心红包。

    面对着其他人艳羡的目光,他轻咳一声,止不住笑意的说:“我们家,茶茶,对我就是好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好吧,看在红包的份儿上,他收回自己的诅咒。

    介于门口堆了一群围观人员,温茶跟着陈霜没有走正门,而是找了条小路抵达停车的地方,离开了片场。

    路上还是有潜伏着的记者认出了陈霜的车,跟了上来,不过都被陈霜甩开了,抵达别墅时,天色正好暗下来。

    温茶在小短腿的窝里,把睡得天昏地暗的小家伙扒出来喂了点东西,带着小短腿和陈霜一起吃了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餐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温茶又呆了一会儿,才和陈霜说要回家。

    陈霜站起身来

    要亲自送她,温茶笑,“我跟你一起回来,你再把我送回去,再自己回来,麻不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可我觉得麻烦。”

    陈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司机送我吧,”温茶说:“又不是没送过。”

    想到路上跟着过来的狗仔,陈霜有点不放心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安啦,”温茶看他面带忧色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一声,“等我回家以后,给你打电话,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陈霜还有些不满意,正要再嘱咐几句,温茶已经拿包小跑着出去,坐上司机的车后,伸手朝他挥别。

    陈霜眉头微皱起来,不知怎么的,心里竟有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温茶走了二十分钟,他忍不住给她发了条短信,问她走到哪儿了?

    以往这个时候,温茶看到短信都是秒回的,但是今天,她没有。

    陈霜又给她发了好几条,结果都是石沉大海,无一回复。

    他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,他抓起沙发上的外套,起身就往外走,别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越过瑞恩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、陈先生……我和温小姐,在路上出车祸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霜丢下电话,转身就往外跑,电话里只余下司机惊惶而恐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车堵在路上,温小姐现在浑身是血,已经昏迷不醒,救护车还没有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霜把车开到目的地是,现场已经一片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,四五辆车已经撞废了,鲜血和哭声冗杂在一起,让这个夜晚变得可怖而痛苦。

    “是连环追尾事件。”有记者在做现场报道,“起因是一群酒驾的年轻人,喝多了酒,在车上和同伴赛车,结果追尾了前面的车辆,现场已经有人员当场死亡,具体的伤亡情况还要统计。”

    陈霜翻出司机的电话打过去,司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,陈霜厉喝一声,他才哆嗦着说出来医院的位置。

    陈霜赶过去时,急救室的灯还亮着,司机战战兢兢的在座位上坐着,看着双眼赤红,浑身戾气的陈霜后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缩在角落里,生怕陈霜迁怒他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陈霜冷冷的盯住他,眼神像是沁了冰一样冷,“她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司机惊恐万状的指了指急救室,“在……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,陈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,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暴怒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司机身体抖个不停,声音也颤抖着,“我……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陈霜死死的盯住他,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是那些人……”司机不敢跟他对视,低着脑袋恐惧的说:“那些人喝醉了酒,又听车上坐的是温小姐,所以……所以想追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那儿听说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司机不断摇头,“他们打开车窗一直朝我们喊,温小姐不理,他们就追了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温茶坐在后座上,那些人醉的没有分寸,直接撞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温小姐当时就昏迷过去了,等我停下车时……她……她身上全都是血……”

    陈霜的手紧握起来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后来救护车就来了……”司机忙说,“这件事,都是那些醉鬼造成的,老板,不关我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陈霜赤红着眼睛冰冷的盯着他,眼底杀机毕现,“马上给我滚出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