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5章 致爱丽丝(三七)
    ”温茶跟陆谨言赶到医院时,方雷正孤零零的坐在病房里,望着李彩凤憔悴的面容,眼神担忧而难过。

    温茶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方雷红着眼睛,抱住了她,“姐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怕,”温茶轻声安抚他,“你妈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方雷点点头,温茶又说:“医疗费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都交过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方雷眼睛瞬间就湿了,“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轻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要谢我,就好好读书,以后会有机会回报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雷郑重的点点头,眼睛里闪过从未有过的坚定,“我以后,一定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温茶正要再鼓励几句,一旁忍无可忍的陆谨言走上前来,打掉了他抱着温茶腰的手,把温茶拉回自己身边,淡淡的说:“这事儿,你不用担心,我和你姐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雷有些怕他,干巴巴的摸了一下鼻子,“谢谢陆老师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方雷的燃眉之急,她跟陆谨言商量后,为了方雷的学习,给李彩凤请了个护工,之后就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李彩凤现在的下场都是她自己做的,她能为了方雷帮她一次,但却不想再看到她。

    李彩凤醒后,从方雷那儿知道是温茶支付的医疗费,趴在床上,愤怒又痛苦的嚎啕大哭,她恨死了温茶,可又不得不受她的恩,这比杀了她都难过。

    但看到对她关怀备至的儿子,她又不得不振作起来,伤好后,一改往日好吃懒做的性子,找了份工作,为方雷的学费和生活费做打算。

    她每天过得都很累,可是看到方雷的成绩,还有他脸上越来越多的笑容,她咬着牙坚持了下去。

    被骗走了所有积蓄,她恨,可她更对不起自己的儿子,她知道以现在的年纪找不到下家后,就老实下来,每天过着清贫又劳累的生活,为房租发愁,为柴米油盐劳心,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难熬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方雷也争气,只是在他真正独立之前,这样的日子,是不会结束的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在方雷高考那年,温茶大学毕业了。

    她大学选的是中文系,毕业后,进了一家杂志社做编辑,上下班都有男朋友接送,日子过得充实又满足。

    这天温茶在同事的调侃下,下楼跟陆谨言一起回家时,陆谨言提起回老宅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毕业以后,还没回去过,爸妈挺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过去呗。”温茶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言把车听到路边,转头亲了一下她的鼻尖,“宝宝,最乖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推开他的脑袋,“好好开车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又捏着她的下巴,亲了一口,才作罢。

    大一那年,温茶就跟陆老师回家见家长了,对于陆老师竟然对自己的学生下手这件事,家里人是惊悚的,惊悚过后,言辞严厉的对陆谨言耳提面命,绝对不能欺负温茶,这么个白白嫩嫩的小可爱,看着就可人怜,可不能犯本质上的错误。

    总之,见家长的场面是轻松的,至少对温茶来说,轻松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至于陆老师,他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去老宅吃过饭,被陆老师妈妈拉着手,一通委婉的询问婚期之后,温茶像条死狗一样跟着陆谨言回了公寓。

    她今年二十三岁,正值把青春都奉献给事业的好年华,陆老师却天天想结婚。

    不,是从她到法定年纪之后,他就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温茶是理智的,她要做一个为了事业,什么都不顾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当个小编辑就女强人了?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滚滚滚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温茶接到了班长的电话,说是要举办高中同学聚会,问她要不要去参加。

    温茶条件反射是想拒绝,但她脑袋里闪过了一道灵光,她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决定带陆老师一起去。

    同学聚会那天,每个人都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去了,温茶穿着陆老师给她布置的衣服,拿着包包赶到现场时,闪瞎了一众的狗眼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当初的土包子,会变成现在这个身穿国际大牌,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大美女,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咳,”班长清了清嗓子,难以置信的叫了声,“姜茶?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班长就尖叫起来,“真的是你!我的天,这也太漂亮了吧!”

    温茶:“过奖过奖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身都上十万了吧?”班长对着她的穿着啧啧感叹,“没想到才毕业,你的条件就这么好了,果真是当初的状元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没办法,谁让我找了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班长:“……”这话没法接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会还和陆老师在一起吧?”一旁穿着酒红色长裙的张瑶酸道。

    温茶没理她,张瑶自顾自的说:“你要还和陆老师在一起,凭陆老师的经济条件,能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?还是说你背地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

    这人身攻击的有点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就嘴厉害了,”坐在最角落的李广云瞥了她一眼,嗤笑着说:“你身上的衣服,还不值她衣服的一个零头,你的高考成绩,也比他低了两百多分,你能跟她比吗?”

    张瑶的脸,刷得就白了,“李广云,这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碍眼,”李广云冷笑着,“当初你不是全班最牛逼吗?现在考了个三流学校,怎么牛不起来了?有种你也穿个几十万的衣服出来显摆显摆?”

    张瑶根本没法接话,她高考发挥失常,毕业以后工作也高不成低不就,身上这件衣服还是问同时借了点钱买的,现在被温茶比的一无是处,她心里怎么能不嫉恨?

    现在李广云再参一脚,她就跟小丑似得,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”一旁的王楚还像以前一样,给她开脱,“我们张瑶这不是关心同学吗?李广云你怎么还没上学时有风度?”

    李广云可没打算这么放过她们,他挑挑眉,“关心同学?我是看你们蛇鼠一窝,狼狈为奸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王楚的脸色也白了,她这些年的际遇比张瑶还不行,在班里她学习属中游,大学没考上,念了专科,被李广云这么一说,不免气弱,不敢再搭话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坐在一旁的江淼淼伸手点了点李广云的手臂,“你啊,怎么还和高中时一样幼稚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不耐烦的打开她的手,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也不生气,她转过头朝温茶笑了笑,“这些年,我和广云都在一个学校,没了你的消息后,一直都很关心你,没想到你过得比我们所有人都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扫了她一眼,见她装扮比以前成熟许多,面上也带上了试探和炫耀后,兴致顿时消减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过得好不好,在做什么,其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过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当初这些人明里暗里欺负她的时候,大概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那个被所有人排挤,被所有人都看不好的人,过上了比他们都要好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比被狠狠扇了一巴掌还要难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初欺负温茶的女生,臊的脸都快埋地下去了。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