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2章 致爱丽丝(三四)
    ”知道李彩凤要回家,温茶提前一天从屋里搬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看到李彩凤,一点也不想。

    陆谨言早就把这事儿给想好了。

    他把她带回了家,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后,就带她去帝都。

    温茶住到了他屋里的侧卧里,每天过着清闲又无忧的生活。

    当然陆谨言可没她闲,他每天又数不清的事儿要做,不是去处理学校的交接工作,就是在家里处理帝都发过来的传真,有时候还要开网络会议,看的温茶牙疼不已。

    收到录取通知那天,陆谨言交接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晚上温茶从行李箱取出一份存封了许久的文件,打开封口,里面是一封遗嘱。

    周子越说的不错,原主爸爸的确给原主立过一封遗嘱。

    在娶李彩凤之前,原主怕的夜不能寐,好几次从噩梦里惊醒,就怕继母会对自己不好,原主父亲发现以后,也觉得事情不妥,可他已经跟李彩凤谈的差不多,他想娶李彩凤,又怕女儿没安全感,不仅做了婚前财产公证,还给原主立了一份遗嘱,到原主十八岁那年,他名下的所有东西,包括房子和车,全都是属于原主的。

    李彩凤知道婚前财产公证,却不知道原主手里还有遗嘱,只处理了公证协议,却没有从温茶手里把遗嘱销毁。

    剧情里,原主还没来得及实行自己继承遗嘱的权利,就被李彩凤逼着嫁给老鳏夫,最后车祸身亡,这些东西自然也就没了用处。

    可现在,温茶手里的这份遗嘱,足以让她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温茶不喜欢李彩凤,她看不起她,甚至是厌恶她的,但是方雷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她拿回了属于她的房子,方雷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方雷有自己的活法。”陆谨言不知什么时候,站到了她身边,抽出她手里的遗嘱放到一边,“你的东西,全部都要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”陆谨言点住她的嘴角,“你知道的,我见不得你受半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温茶脸一红,撇过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陆谨言掰过她的脸,“你唯一担心的是方雷,但他今年已经十五岁了,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他妈妈对你怎么样,他一清二楚,你觉得他会抢属于你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温茶没把握,毕竟方雷之前表现得非常激进,大有为了钱,什么都不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成长了,”陆谨言说:“至少没长成他妈那样,你如果真的担心他,我们以后就承担他的学费和生活费,供他上完大学,让他没有后顾之忧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,温茶是动心的。

    但她又有些怀疑,“如果他妈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知道的,”陆谨言淡淡的说:“等她花光了手里的钱,她会忙到没时间想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温茶摸摸鼻子,“可她手里,还有挺多钱的,照她抠门的样子,应该不会花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一笑,目光里带着薄薄的冰冷。

    这样的冰冷让温茶屏住了呼吸,复又放松下来,她轻笑了一声,“那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温茶手里的遗嘱交给了周子越,让他尽快把李彩凤从屋里弄出去。

    周子越拿着遗嘱,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就说这姑娘有后招,你还不信,这下总信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不置可否的盯了他一眼,“赶紧去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抬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屋门,“不让你藏着的小可爱亲自出来跟我交流交流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狠心?”周子越做西子捧心状,“用得着我的时候,就叫我来,用不着的时候就让我滚,也不知道小可爱怎么受得了你?”

    陆谨言踢他一脚,“办好之后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听到这话,才满意的点点头,嘴里啧啧感叹着,“去年就看你对这姑娘特别,当时就知道你没安好心,没想到今年就抱得美人归了,又当老师又当爸爸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谨言掀起眼皮,冷冷看他一眼,就在周子越以为他恼羞成怒了的时候,他说了一个字:“爽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:“……”要脸不?

    陆谨言:“……”不要了。

    周子越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雷回家后,李彩凤正在床上跟自己新摇上的好友语音聊天,听见声音后,看了方雷一眼,指了指桌上放的泡面,让他自己泡着吃。

    她在监狱里的日子,认识了不少姐妹,晚上闲的无聊就会聊会儿天,她们个个都有好几个老相好,一问怎么来的,都说是用聊天软件扔漂流**认识的,认识以后就加了好友,没过两天,这些网友就又是发红包又是约见面的,特别浪漫热情。

    李彩凤回来,没找到温茶,朝方雷发了一通火之后,就在漂流**上认识了个比她小十来岁的年轻人,照片看起来一表人才,正好是她喜欢的类型,这不就聊上了么?

    方雷没动桌上的方便面,去厨房做了晚饭,端上桌叫她吃,李彩凤哪有闲工夫理他,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,就去卧室跟网友继续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方雷见状,疲倦的叹了口气,味同嚼蜡的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彩凤跟打了鸡血似得起来,要去银行转钱,方雷问她要做什么,她说要炒股。

    “我新认识的朋友,是证券公司的,炒股炒的特别好,就之前在股市投了一万块,没几天就挣了十倍,我想让他也给我们母子俩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帮什么忙?”方雷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炒股啊!”李彩凤兴致勃勃的说:“小张说让我给他转一万块钱,一个星期就可以给我反十万,这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方雷想也没想的就拒绝她,“你说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骗子,我们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李彩凤瞪他一眼,取出手机给他看小张分析的案例,还有很多跟着他挣了钱的客户截图,“小张是不会骗我的,他的证件一应俱全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办的是假证呢?”

    李彩凤撇撇嘴,“一万块钱又不多,你学一年街舞的学费都不止这些,要真是骗子,用一万块钱买个教训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