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1章 致爱丽丝(三三)
    ”“青梅竹马并不能代表什么,”温茶笑着说,“也许只代表了时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时间很很长,相处的也很久,但除此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姜茶……”李广云呆呆的望住她,“我其实,没想那么做的,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什么呢?只是不想和受气包混在一起被人嘲笑,还是想跟更好的人在一起?

    “陆谨言再不好,对我的好却是真心的。”温茶说:“这对我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不甘心,“可是他对你的好,参杂了太多私心,你怎么判断他是真的为你好?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担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年春天,陆谨言过来家访,你以为他是真的想家访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李广云顿住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没你那么笨。”温茶说:“我们十几年的青梅竹马,你从未发现过我在受虐待,可陆谨言呢,如果他没有察觉,怎么会心血来潮要家访?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这句话打击到了,他后退一步,“不可能!他只跟你见了几面,怎么会发现这个事实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呢?”温茶轻笑一声,说:“如果那天我没有跑出来,如果陆谨言来了,他会不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假设不成立。”李广云红着眼睛说:“陆谨言只是凑巧知道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比你强,”温茶冷笑着说:“他怎么着,也比你这个满口质疑和嘲笑的人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遇事只会近而远之,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,你觉得这样的自己有资格对我指指点点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李广云望住她,“我现在,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的我,还是和以前一样邋遢,还是没有摆脱李彩凤的虐待,更没有现在的成绩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她问的满脸通红,眼睛也不敢看她,撇过头说:“这个假设也不成立。”

    温茶捂住嘴笑起来,眼睛里布满淡漠而透彻的光芒,“我们也不是什么一无所知的小孩子,都有自己的判断力,你对我怎样,我心知肚明,很多事情,不想说开,是怕彼此难堪,但你如果真的不知收敛,这十几年的青梅之谊,到头来也不过一场笑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李广云的心凉了一半,他的酒彻底醒了,面含挣扎看向温茶,眼底一片悔意,“姜茶,我没想过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过,”温茶面不改色的说:“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,让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陆谨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不一样,至少,他从未嫌弃过我。”

    在李广云看来是心怀不轨的陆谨言,在温茶眼里,无异于救世主。

    就算他真有什么私心,她也认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是这个世上,仅有的,爱她的人。

    望着她的笑容,李广云知道自己真真正正的输了。

    温茶要的从来就不是他的只言片语,她要的是从始至终,从未改变的爱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感情,在他一次次嫌弃,一次次丢下她去找别人的时候,就已经耗尽了。

    而陆谨言就是在这个时候,走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他可以说陆谨言卑鄙,却不能说他做错了,因为他永远做不到像陆谨言那样,完完全全的去接受温茶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他能喜欢现在的她,却无法陪她走出过去的泥泞,又有什么资格,来求取她的喜欢?

    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终于冷静下来,他看着温茶平静而淡然的脸,那种永久失去的感觉,让他红了眼眶,“以后,陆谨言要是欺负你了,告诉我,我一定帮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,“没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苦笑一声,低低的说了声“祝福你”,转过身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情谊,好似就在这一刻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温茶头也不回的关上门,没看到他回头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广云停下脚步来,想起那天早晨,温茶从门里出来,对他说可以跟他一起去食堂吃午饭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当时脸上带着期待而忐忑的笑容,但却被他一句话否决了,他说他会给她带午餐,却不能跟她一起去食堂,他怕丢人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,他也记得,那天江淼淼转学过来了,他带着江淼淼去食堂吃饭,回来时,才发现自己忘了给她带午餐,她虽然没有生气,可眼睛里的光却暗了,他说了什么,他说少吃一顿饿不死,自己下午要和江淼淼出去玩,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家,在路上买点东西垫垫。

    再后来,再后来的事,他隐约还记得,只是,他没有一次停下头来看过她。

    他有无数次机会发现她在受苦,可是他忽略了,他也可以和陆谨言一样帮她补习带她脱离苦海,但他没有。

    他想和美好的事物在一起,那或许是江淼淼,又或许是另一个人,但终究,不是他意料之外的温茶。

    现在想到那些事情,他终于发现,原来他也会痛,会愧疚,会后悔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需要他陪伴的人,早已不在原地等他了。

    而他,永远回不到过去。

    “时间能证明很多东西,十几年的青梅竹马,到头来,也不过只证明了时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没有守候,凭什么采摘果实?

    李广云垂头笑了一声,这大概是他这辈子,付出过的最惨烈的代价了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想说声对不起,不知道是说给现在的她,还是过往的她。

    温茶和陆谨言商量一番后,最终报考了帝都数一数二的名校。

    六月的最后一天,李彩凤从监狱里出来了,那天方雷独自一个人打的去监狱门口接她,李彩凤看到他后,像个疯子一样抱着自己的儿子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她在坐牢的这段时间,瘦了,也憔悴了,就连身上尖锐的戾气也被抹去了五成,只剩下一双深的发暗的眼睛,阴森森的盯着人看。

    活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方雷被看的头皮发麻,很想把她推开,但最后,还是把她带回家了。

    李彩凤再怎么不好,也是他的妈妈,谁都能丢掉她,只有他不能。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