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9章 致爱丽丝(三一)
    ”温茶被表彰一番后,班里只有李广云和班长围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啊。”李广云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,笑着说,“以前还觉得你特别书呆子,一直都在死学,就算学不进去也要死记硬背,现在才觉得,你比我想象中要厉害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想过,”班长瞪了李广云一眼。说,“在你成绩一点点上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高考一定能考一个好成绩,事实上,我是对的,我真替你高兴!”

    温茶也笑了出来,“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谢谢你自己,”李广云说:“你比我们所有人都考得好,证实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谁说不是呢?

    在她每天都在看书做题背课文的时候,这一天迟早会来的,结果比想象的要完美,这让她的每一次努力,都无比有价值。

    “想好报哪所大学了吗?”李广云沉默片刻,面带认真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考哪儿?”

    “帝都。”

    温茶看向校门口抱着花朝她走过来的男人,眼角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欣喜。

    李广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眼睛暗了一瞬,“听江淼淼说,考完试之后,陆老师在校门口抱了你一下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温茶回眸看向他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觉得你白痴啊,”李广云瞪她一眼,“在学校门口竟然会被自己的老师占便宜,你知不知道回来的时候,其他人是怎么说你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她们说我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广云顿住,温茶笑了笑,“说我不要脸勾搭陆老师不知检点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广云面露诧异。

    温茶翻个白眼:“这种事用脚后跟也能想到,除了这些,她们还能说点什么好话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怪你自己,”李广云恨铁不成钢的说:“当初你要听我的话,多点戒心,现在怎么会成这样?你又怎么会被这种伪君子占便宜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陆老师没你想的那么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了,”李广云不满的看向她,“难道他没有抱你没有占你便宜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这倒是有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替他说话?”

    “要的。”温茶抬脚走向那个已经离她很近的男人,隔着三五阶梯,跳着下楼,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肩膀,回头对李广云说:“陆老师是占了我的便宜,可我也占了陆老师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垫脚亲了一下陆谨言的下巴,笑眯眯的说:“就像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指着她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青梅吗?

    陆谨言把手里的满天星放进他怀里,面带微笑的说了声“恭喜”。

    温茶抱着花,朝李广云挥了挥手,屁颠屁颠的陆谨言走了。

    李广云站在原地,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,心里有点莫名的酸涩。

    他考的也很好,但他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。

    仿佛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,在他还没来得及回头时,就被弄丢了。

    “广云,”一道温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“我这次考的也不错,应该可以跟你上同一所大学呢?”

    江淼淼走到他面前,挽住他的手,面上带了些微妙的甜蜜。

    李广云看着她环着自己的手臂,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,他什么时候跟江淼淼相处的像情侣一样了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他面色不对,江淼淼眉头微蹙,“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”

    李广云没说话,江淼淼自顾自的说:“莫非你是被姜茶和陆老师的关系吓到了?安啦,刚才听方老师说,陆老师已经辞去学校的工作,打算回帝都了,影响不到学校的。”

    帝都……

    李广云想到温茶那句“要考到帝都”,心里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”江淼淼拉着他的手,继续下楼梯,“一会儿我们去西餐厅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出了校门,陆谨言转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李广云,“你刚才跟他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,”温茶摇摇头,“他就问了我要考哪儿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了,他昨天晚上就知道温茶的成绩,但他没有露声色,此刻,他眯起眼睛看住她,问:“你想考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考哪儿?”温茶默默翻个白眼,就是不把他想要的答案说出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观察到她的小表情,哪里还不知她心里是怎么想的,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,伸手把她抱进怀里,对着她的额头,重重的亲了一下,“谢谢你,宝宝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宝宝什么的,从陆谨言嘴里说出来,怎么那么羞耻?

    为了奖励温茶,陆谨言回家又给她做了一桌好吃的。

    晚上把温茶送回家以后,陆谨言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关上门走进屋,方雷正在屋里写作业。

    温茶把打包过来的点心端给他,方雷抬头看了她一眼,说:“我妈快出狱了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是四月底被抓走的,一年两个月的牢,还有几天就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方雷又说:“以后我们还能这样生活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他很喜欢跟温茶在一起生活的日子,简单,快乐,还很自律。

    温茶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方雷失落的低下头,勉强笑了一下,说:“我知道,是不可以的了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把温茶恨到了骨头里,温茶对她也无甚好感,这堪比杀父仇人一样的怨憎,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化解的。

    夹在中间的方雷,无疑是最难受的。

    温茶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就算不可以,以后你也要跟着你妈好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方雷握住了她的手,“那我,还能再见到你吗?”

    温茶沉默了片刻,说:“那你要好好读书,等你考上帝都的大学,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的人,就会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方雷“嗯”了一声,后又低下头,无声的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温茶看了他许久,久到双脚发麻,才回神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,准备去屋里睡觉。

    此时,屋门被李广云敲响了。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