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6章 致爱丽丝(二八)
    被陆谨言从地上挖出来,背着走到车库时,温茶都还满脑子浆糊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陆老师怎么就禽·兽了呢?

    陆谨言把她送到巷子口,原意是想把她送到家里的,温茶连连表示自己可以,陆老师可以先回家洗个热水澡,睡觉觉。

    最后陆老师还把她送到家里了,言语上行不通,就直接用做的。

    被陆老师背也就算了,再被公主抱什么的,温茶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把她抱到沙发上,找出备用药酒,给她把肿成包子的脚给揉了揉,又给她做好饭之后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方雷还一个劲的拉他,嘴里嚷嚷着:“好晚了,陆老师你吃过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陆老师打算吃过饭再走,吃过饭后,方雷又说:“雪下的好大,要不陆老师今天晚上就留在我们家,跟我一起睡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简直不知道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陆老师最后还是走了,因为他有点轻微洁癖,不喜欢跟整夜都在冒汗打呼的小破孩一起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温茶才起床,陆老师就敲开门,给他们带来了早餐,还以身作则,决定以后每天都接她来回。

    温茶表示受惊,表示惊悚,表示吃不消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没用。

    因为陆老师不听她说。

    然后,温茶就水深火热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,就信一次李广云说的话了,昨天要是狠心把陆老师丢下跑路,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陆谨言开车到学校之后,本来是打算抱她上楼的,温茶觉得有伤风化,简直太有伤风化了,于是他们用背的。

    被老师背进教室的场景,温茶已经没法看了,尤其是早来的那些女生,简直要用眼神把自己杀死。

    但是陆谨言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班姜茶同学,昨天放学以后扭伤了脚,现在行动不方便,一会儿交作业,打开水之类的事,希望大家能稍微照顾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点头如捣蒜,纷纷答应的很认真,陆谨言走后,前排的张瑶就过来问,“陆老师为什么会背你?”

    温茶无语望天:“你以为是我自己愿意摔倒的吗?昨天是陆老师踩滑之后,我被他撞倒了好吗?”

    张瑶想了一下陆谨言的体型,再想想温茶这个小个子被撞到地上的酸爽,同情的看了她一眼,“谁让你不好好走路,活该!”

    说完话,她扭着腰坐回原位跟几个嘴杂的分享刚得的谈资。

    几个女生听后,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,一副十分痛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温茶懒得搭理她们,转头取出作业,见李广云来了,让他帮忙交作业。

    李广云交完作业回来,狐疑的看了一眼她的脚,“听说,昨天你摔倒了?”

    温茶看着他,心里的苦逼溢于言表,但她忍住了,轻描淡写的说了句“没事”。

    李广云不信,凑到她面前,压低声音说:“是不是陆谨言,他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温茶忍着吐槽的冲动,朝天翻个白眼,“你想象力怎么比女生还丰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第六感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温茶一口否决,“陆老师怎么可能对我做什么,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闻言,看了她好一会儿,见她脸色平静,没有一点异样后,无聊的罢罢手,“没对你做什么就好,不过你也别掉以轻心,千万别被乱七八糟的男人占便宜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陆·乱七八糟的男人·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元旦过后差不多一个星期,温茶的脚才好起来,她好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拒绝陆谨言的接送。

    她还是个孩子,她拒绝和恩师在康庄大道上抛锚。

    陆谨言也不勉强,每天还是叫她去办公室讲习题,除此之外,也不到她家去找她了。

    一是,怕耽误她学习,二是距离产生美,逼的紧了,很可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时间这么一转,就到了期末考试。

    考完试的第三天是除夕。

    今年只有温茶跟方雷两个人过。

    温茶问了方雷想吃什么,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菜,买好菜之后,就在家里做饭,将菜一道道做出来,两人就坐在客厅里吃饭,夜色很深,电视里放着热闹的联欢会晚会,给清冷的屋子添了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雷跟着温茶进屋收拾,洗过碗,两人一人抱了一篮子糖和水果吃,时间一到凌晨,温茶接到了陆谨言的电话。

    伴随着无数烟花燃放还有电视里主持人叫喊的声音,陆谨言的声音很安静,他轻轻的叫了声温茶的名字,说: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回了他一句,陆谨言问她晚上都吃的什么,她给他报了几道菜名,陆谨言在那头静默了一会说,明天从帝都回来,可以跟她一起过新年。

    放假之后,陆谨言就回了帝都,他的家人都不在这里,每逢过年,他都要回帝都和家里的长辈们吃饭。

    温茶到不怎么介意他在不在,说了句不着急,好好玩,又聊了些别的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还没从床上爬起来,陆谨言已经在门前敲门了。

    方雷听到后,急匆匆的跑出去开门,见到陆谨言后,激动的叫了一声,嚷着要红包。

    陆谨言把准备好的红包塞到他手里,就去敲温茶的门。

    温茶每次睡觉都喜欢把门反锁,他敲门的声音很轻,还是把温茶叫醒了,她打开门,看也没看他一眼,就卷进被窝继续睡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到她床边坐着,伸手把红包塞进被子里,“红包要不要?”

    温茶掀起眼皮看他一眼,从他手里把红包抢走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嘴角一扬,握住她的手捏了捏,“我给你红包,你给我回什么礼?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:“你是长辈,给小辈红包很正常啊,还要什么回礼?”

    陆谨言沉默片刻,没从那句“长辈”里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温茶笑着从床上爬起来,拿被子蒙着他的脑袋,穿上鞋去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陆谨言扯着她的拖回床上,压着她,用被子盖着,亲了一下嘴角,说:“老师虽然是长辈,但老师可以提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反应过来:“提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陆谨言:“你不是有几个挺讨厌的女生吗?你知道怎么让她们对你敬爱有加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陆谨言凑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温茶一把推开他,陆老师简直丧心病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