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4章 致爱丽丝(十六)
    回到教室后,温茶把作业交给张瑶后,就回座位上看书。

    中午一放学,她拿出李广云给她买的生煎包,将就着吃了,就去办公室找陆谨言。

    陆谨言在批改昨天的作业,看到她进来后,朝她招招手,等温茶走近了,他从柜子里取出一个三层的保温饭盒,不紧不慢的说:“先吃饭,吃过饭,再学习。”

    温茶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,这是哪出,陆谨言倒表现得很淡定,他解释道:“昨天回去的很晚,你应该没带午饭,我正好给你一起做上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想说自己吃过了,至少不该占老师的便宜。

    但陆谨言取出保温饭盒里的菜后,她沉默了。

    肉沫茄子、红烧排骨、素炒西蓝花都是她爱吃的好吗?

    陆谨言取出一个早就备好的碗,给她舀了一大碗饭,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做了一秒钟的思想斗争,然后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她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饭菜了,这苦逼的人设简直有毒,陆老师就是上苍派来拯救她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见她接过饭,陆谨言转身给她盛了一碗温热的土鸡汤,轻声说:“你太瘦了,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陆老师还缺孩子吗?自带碗筷的那种?

    陆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默默的吃过饭后,陆谨言伸手把饭盒收了起来,又给温茶倒了杯水,“我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模拟试卷给温茶,“你先做一份试卷,能做多少做多少,不会的,我再教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接过试卷,埋着头就开始写,原主的高一基础打的并不是特别好,一是高一科目多,她顾不过来,二是,姜父去世之后,她落下的内容,根本就没捡起来,所以这份卷子,对温茶来说,简直没法做。

    她只做了半个小时,就写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旁改作业的陆谨言时不时停下来观察她一阵,见她紧抿着嘴,面露纠结的样子,大概知道她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他把准备好的参考书给她,“里面有很多公式,还有些简洁的解题方法,你先看,看完了继续写。”

    温茶接过书,坐在座位上一看就是半个多小时,等停下来继续做题时,午休时间也过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先停下,”陆谨言把改好的作业往办公桌边上推了推,把椅子移到她身边,“我先看看你的卷子。”

    他用大概十分钟把她做的内容过了一遍,很快面带严肃的看向温茶,说“你的基础……比我想象的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终究没把那句“惨不忍睹”说出口,他咳了一声,镇静的说:“我们得重新制定计划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感觉自己很蠢的样子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从明天开始,我重新给你过一遍高一的基础,然后再让你做卷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顶着这颗榆木脑袋,有高材生老师给自己辅导,温茶哪敢有什么异议,她甚至动了给老师送补课费的念头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分钟上课,你喝点水,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卷子收起来,给她添了杯水。

    温茶握着水杯没说话,陆谨言看了她好一会儿,问:“以后,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温茶眨了一下眼睛,没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是问她的学习,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爸爸半年前去世了。”陆谨言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以后该怎么生活,你想过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她当然是想把钱全都搞在手里啊,但她必须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会好的吧……”她轻轻低下头,一副倔强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谨言沉默片刻,又道:“我听说,你爸爸有一笔死亡赔偿金?”

    “有的,”温茶点点头,“但都在我后妈手里。”

    这个陆谨言也是略有了解的,他点点头,说:“你想拿回属于你的部分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当然想了,做梦都想好吗?

    但面对着陆谨言的眼睛,她是迟疑的,“我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陆谨言静静地说:“你继母和你都有分配这笔赔偿金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温茶露出适时的惊喜,又有些忐忑的说:“可她说,赔偿金没有我的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使用法律的手段,”陆谨言安抚的看她一眼,“你现在尚未成年,她对你做的事,足以让她失去监护人的资格,法律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判断,你所得的赔偿金,将会是她想象不到的份额。”

    温茶当然想过这一点,但做戏做全套,她颇为犹豫的看向陆谨言,“那我……应该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,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律师,”陆谨言建议道:“到时候,他会帮你追回这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愿意,”温茶直直的看向陆谨言,鼓足勇气道:“我想上学,陆老师,你能帮助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谨言嘴角微微一动,“明天就是周六,到时候,我去巷口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陆老师。”温茶略带激动的站起来,给他鞠了一躬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参考书推到她面前,正色道:“你是我的学生,我帮助你,都是身为老师的职责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把参考书抱在怀里,又朝他道了几声谢,才推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走在一片喧哗的楼道里,温茶发热的脑袋,终于清醒了些,她早就打算请律师帮忙了,但却没想到陆谨言会先提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老师的内心,跟他面上表现出来的冷漠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果真是为人师表,大公无私。

    回到教室,温茶才坐回座位,李广云就回头瞪她,“终于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气冲冲的,挑了一下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广云说:“我给你带饭回来,没看见你,你平时不会这样的,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温茶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吃的?”李广云显然不信,“你身无分文,去外面抢啊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这四个字激怒了,“我好心好意的给你带饭,你什么态度你?”

    “要我为你的同情心感恩戴德啊?”温茶好笑盯住他,“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心地善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