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0章 致爱丽丝(十二)
    “这哪里轮得到你来说话?!”李彩凤走到周老太太面前,厉声道:“别以为你年纪大了,就能胡说八道,你要再瞎掺和我的家务事,误导其他人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周老太太丝毫不怕她,她跟李彩凤对峙着,“你说这些不算,我只听姜茶说的,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寸进尺!”李彩凤绕过周老太太,直接看向温茶,“你现在跟我回去,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,我以后会对你更好,你要想害我,害这个家,你就跟社会上那些坏学生一样了,你爸爸在天之灵,一定不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别人听不出来这是威胁,可温茶却听的一清二楚,这是做贼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别听她的,”周老太太抓住温茶的手,生怕她受李彩凤胁迫,“她对你有多坏,你也是清楚的,你要再跟她回去,以后周奶奶想帮你,也帮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借着她的手从地上站起来,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眼泪,只有疲倦的麻木,她隔着凌乱的刘海,静静地看向李彩凤,轻声说:“你还记得三年前,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过的话吗?”

    李彩凤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一句话,愣了一下,阴冷的盯住她,“那么久的事,谁还记得清楚?”

    “可我记得。”温茶说:“我还记得,爸爸第一次跟我提起你的时候,他说,妈妈已经去世了,她不会再回来陪我们了,他老了之后,身边要有个端水送茶的人,希望我们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从来就没想要有另一个妈妈,我害怕,可我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我们第一次见面,你对我说,你会好好照顾爸爸,照顾我,照顾我们的家,你会做一个好妈妈,好妻子,不会打我也不会骂我,你会对我很好……我相信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笑了起来,然后哭的浑身发抖,“我相信了你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彩凤见她哭,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“你提那么久的事做什么?难道这些年我对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别插嘴,”周老太太跟江北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里,看到了痛色。

    一个从小就没有母亲的孩子,曾想把李彩凤当成亲生母亲,这该是多大的渴望啊,可是李彩凤却生生毁了这份渴望。

    “爸爸出事以后,我很害怕,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我每天活的就像一个懦夫一样,我恐惧,可又期望你能给我一点安全感,可是,我又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温茶掀开自己的手臂,手臂胳膊上全都是深深的伤痕,有新有旧,有指甲印有烟头烫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打我吗?”

    温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她的眼睛甚至是笑的:“那是在爸爸死后的第二天,那天下了很大的雪,我们从墓地回来,你买了两盒烟,在我手上烫了四十个疤,你说只要我不去学校,你就饶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李彩凤听到这里终于慌了,她伸手去拉江北,“她是污蔑,是诽谤,你不是警察吗?你赶紧把她抓走!”

    江北推开她的手,厌恶的看了她一眼,眼睛冷的像是一块冰,“李女士,我们不妨听她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听什么?”李彩凤彻底怕了,她尖声说:“她是看我不顺眼,才朝我身上泼脏水的,你没发现吗?!”

    “证据都这么明显了,你还想狡辩什么?”周老太太冷厉的盯着她,“如果不是你,这些疤又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她在外面学坏了!”李彩凤想也不想的说:“她和那些社会上的话孩子混在一起,抽烟喝酒什么都来,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周老太太见她睁眼说瞎话,真正动了气,“回来的路上到处都有摄像头,要真是你说的那样,我们可以让江警官调拍摄记录,看看姜茶晚上回来的时间,你敢吗?”

    李彩凤哪敢接这话,她怨毒的盯着周老太太,“你这个老不死的,我们家的事,用不着你管!”

    她满口的脏话,彻底惹怒了众人,“这女的就是个疯婆子,看小姑娘手上的疤就知道了,后妈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连老人都骂,可见她素质有多低,这样的人就应该送去改造!”

    “看面相就不是个好东西,真是可怜这个小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胡说什么?!”李彩凤慌得脚都站不住了,“明明是这个贱蹄子污蔑我,你们凭什么向着她?!”

    “这是神经病院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在我们面前都这么嚣张,背过头来,也不知道是怎么收拾小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,想想就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些人越说越难听,李彩凤气的满脸通红,抄起扫把,就去轰人,“你们这些乱嚼舌根子的,马上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李女士!”江北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东西,“你要是再动手,我现在就拘留你!”

    李彩凤吓得浑身一抖,目光像是阴沟里的虫子一样,死死的盯住温茶,“你现在满意了?”

    温茶被她看的瑟缩了一下脖子,但很快抬起头来,“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第二次打我,是在两天后,用的就是这竹扫把,我还记得那天是冬月初五,我的生日,你对我说,只要我放弃读书,你就饶了我,最后,你没有饶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背过身,掀起自己的衣摆,灯光下,瘦的能看见大片肋骨的后背,全是交错纵横的抽打印记,每一处,深的吓人,一看就打过许多次。

    瘦的仅剩皮包骨头的身体,跟那些伤痕看的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有人惊恐的看向李彩凤,究竟是有多大怨,这个女人才能下的了这样的狠心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!让她去死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个虐待狂,社会上的败类、人渣!应该马上送进监狱!”

    就连一向刻板的江北也心头一酸,这些伤痕,被打下来的时候,得多疼啊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没早点发现这些……”周老太太再也忍不住,拽起地上的竹扫把,就朝李彩凤打过去,“你个挨千刀的!我现在就打死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