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8章 致爱丽丝(十)
    温茶不冷不淡的看他一眼,那一眼很深,深的像是要看到骨头里去。

    李广云顶着她的注视,丝毫不让,片刻,温茶笑了起来,“也对,我就是这么阴阳怪气,不可理喻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话,她低下头,继续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李广云瞪了一眼她的发顶,“你不是邋遢就是懦弱,真不知道,你到底怎么活这么大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想跟他争,垂着脑袋任他说,等他说够了,说累了,才将手里的书翻页。

    李广云越说越无趣,到最后停下来喝了口水,转过头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一旁悄悄打量着两人的江淼淼默默松了口气,笑靥如花的去拉李广云的衣袖,“下午放学一起去吃冰激凌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李广云故意大声的说。

    江淼淼似乎没发现他的小心眼,“那我们就说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广云用余光去看身后的温茶,见她一脸恹恹的模样,嫌弃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江淼淼再推他的手,“上午讲的数学题,我有几道不会,你教教我呗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李广云!收回所有的目光,笑眯眯的看向她,“你把本子拿过来,我仔仔细细给你讲一遍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课程并不重,放学后,温茶背着书包就往外走,张瑶堵在门口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才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温茶慢吞吞的下楼,正好看到走在前面的陆谨言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了一本很厚的书,正朝校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温茶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,眼见他转个弯绕去了车库,她才撒开步子,几下出了校门。

    陆谨言开车出来,就看到她拔腿就跑的背影,他顿了一下,把车开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蓦然听见说话声,温茶吓了一跳,她扭过头,看到车里的陆谨言,下意识叫了声“陆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陆谨言说:“你家住哪儿?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要送自己回家?

    温茶觉得自己应该在做梦。

    见她一脸木木的,陆谨言换了个说法,“今天天气不好,我可以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温茶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色,艰难的拒绝陆谨言的提议,“我家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陆谨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对这个答案,并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但温茶从没想过坐他的车,她一个脏兮兮的孤女,坐豪车回家什么的,绝对会被邻居当成娱乐新闻一样传开。

    她还没那么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她说完话,轻轻对陆谨言到了声“谢”,埋着头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陆谨言停了片刻,才把车驶入车流,转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温茶做好饭,方雷从屋外走进来,李彩凤急切有期待的迎上去,“今天第一天去舞蹈室,学的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”方雷把书包取下来扔到沙发上,“老师教了我一些基本功,再过几天就可以正式开始学了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点点头,转头就给方雷倒了杯水,“你今天受累了,赶紧喝点水,我们马上就能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闻到厨房里的饭菜香,方雷蹙蹙眉,“妈,你今天买的什么菜呀?”

    “你最爱吃的龙虾啊。”李彩凤邀功似得的说:“我让那个扫把星做成香辣味的,你不最爱吃香辣味的吗?”

    方雷讪讪的点点头,李彩凤又说:“龙虾买回来之后,我就数了数的,要是少了一只,我就扒了那贱蹄子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妈,”方雷不赞同的看她一眼,“姐她也是我们的亲人,你再这样,我可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亲人?”李彩凤冷嗤一声:“她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也配?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说姐,”方雷眉头紧皱起来,“你难道忘了,姐是姜叔叔的亲生女儿,等她十八岁,可是要分家产的,你手里那笔钱,也有她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的美!”一提起这个李彩凤就生气,“她想分家产,也得看有没有这个命!”

    “您、您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哼,”李彩凤冷笑一声:“她以为她还能上大学分家产?过上有钱人的好日子?她做梦!”

    方雷被她疾言厉色的模样,吓了一跳,他看向李彩凤的目光有些发怵,不过心里却更在意的家产问题,“我听我们班同学说,只要姐姐找个律师,我们不给也得给。”

    “找个律师?”李彩凤被这话逗笑了,“就她那天生给人糟践的东西,还能找到律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别管,”李彩凤拍拍方雷的手,安抚道:“我从没想让那个小贱种考上大学,你放心好了,这些东西,包括这座马上就要拆迁的房子,全都是你的,妈绝对不会给她一个子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房子写的是姜叔叔的名字,姜叔叔不是和你做过婚前财产公正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李彩凤理所当然的说:“这房子是夫妻共同财产,理应是我们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方雷心里松了口气,复又对温茶愧疚难当,“可是我们对姐姐也太苛刻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傻儿子,”李彩凤伸手抱了抱方雷的肩,一脸的担忧,“你就是太善良了,那个小贱种现在吃喝读书都是我们管,我们可没欠她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雷低下头没说话,心里却很赞同李彩凤的说法。

    他妈已经嫁给姜叔,这房子理应是他们住,就是以后拆迁了,赔下来的拆迁款,也该他们拿,至于温茶,她父母双亡,现在有吃有喝有地方住,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温茶做好饭后,照旧去杂物间写作业。

    李彩凤带着方雷在客厅里吃饭,边吃边数龙虾的数量,数到最后,她站起身,气势汹汹的去踹温茶的门,“小贱种,你给我马上出来!”

    温茶拉开屋门,李彩凤一巴掌呼向她,“不要脸的狗东西,竟然背着我藏东西吃,今天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温茶一把抓住她的手,目光冰冷的看她一眼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敢做不敢当是吧?”李彩凤冷笑一声,狠狠推开她,“这几天我就说厨房里的饭菜怎么少了,原来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在偷吃,今天我就撕烂你的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