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6章 致爱丽丝(八)
    “还不快去做饭?”李彩凤出了气,不悦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温茶捡起地上的纸杯,扔进垃圾桶里,背着书包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和昨天一样,又是一室狼藉。

    做好饭后,方雷摸准时间回来了,一进屋就跟李彩凤嚷嚷着要学街舞。

    “我们班好几个同学都学了街舞,我也想学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问了一下需要多少钱,听方雷报出一串数字后,她略微不赞同的说,“这么贵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方雷也不是善罢甘休的主,央求着说:“姜叔叔那笔钱不是在你手里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也不能坐吃空山啊?”

    “可我都很同学说好了。”方雷恹恹的放下碗筷,面上很不高兴,“我要是言而无信,班里同学该怎么看我?我们家又不差那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彩凤最见不得方雷不高兴,迟疑的说:“你真的喜欢?”

    “真的,”方雷一看有戏,急忙去抱李彩凤的胳膊,撒娇道:“妈,你就答应我吧,我保证不给你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李彩凤绷着的脸放松下来,“我先给你交一年的费用,你要给我好好学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

    “吃饭吧,”李彩凤给他夹了一筷子菜,抱怨道:“我真是欠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九点钟左右,李彩凤就开始踢温茶的门,温茶拿着书出去,看方雷喜气洋洋的,把书摊开,“哪里不会?”

    到温茶,方雷有点心虚,不过他大概是习惯了,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,“姐,今天我们先不学吧。”

    他推推温茶的手臂,“我妈刚答应了我一件事,我现在兴奋的不行,根本学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温茶挑起眉头,没搭话,方雷也知道她在顾忌什么,小声的在她耳边说,“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我妈的,你就给我行个便利呗。”

    温茶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雷瞥见她放在一边的英语书,心下有了计较,“要不这样,你在这儿写自己的作业,我偷着玩手机行吗?”

    温茶心里有点烦,她垂着头取出自己的作业就开始写,方雷见状,就知道她答应了,笑眯眯的说了声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面对方雷,温茶是矛盾的,她一方面觉得他是帮凶想让他有多高摔多惨,可另一方面,他还是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儿,温茶又不想对他做得太绝。

    她前思后想,也想不出到底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论,也不过是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她不会约束方雷的行为,也不会对他做什么,他是他,李彩凤是李彩凤,她要做的就是撕开李彩凤的真面目,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至于方雷,没了姜父的赔偿金,才是他天大的噩梦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广云敲了敲门,也没等温茶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江淼淼约好一起去学校门口吃早餐,你自己先去教室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背上书包往外走,方雷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,看到温茶骨瘦如柴的背影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从兜里掏了掏,掏出一张揉成团的二十块钱。

    “姐,”他低低叫了温茶一声,跑到她跟前,“这钱,你拿着买早餐吃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盯了他的脸一眼,见他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,没接他的钱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方雷不解的摸摸后脑勺,钱都不要,温茶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?

    “别理那个小贱种。”李彩凤站在客厅里咒骂着:“她跟她那个死鬼老爹一样,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方雷拿着钱的手一僵:“可你不是说她要了你的钱吗?”

    “起初还不是装着不要,”李彩凤冷笑着:“要不是看她叔叔在场,我真想撕烂她那张奔丧脸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方雷手指一松,转过身又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他大抵是知道温茶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是不想跟他们母子俩有太多牵扯吧,只可惜,她的学费依旧要让他妈掏,能有什么不牵扯的呢?

    早读前,李广云跟江淼淼一前一后的进了教室,江淼淼把手里的烧麦拿给温茶,“听广云说你经常不吃早饭,这样一点也不好,我给你打包了早餐店的烧麦,你趁热先吃几个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伸手接,江淼淼把烧麦往她桌子上一放,继续说:“本来想叫你一起去的,不过李广云说你没时间,我们就两个人去了,你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温茶:“气什么?”

    “气我抢走了李广云呀,”江淼淼玩笑似的眯起眼睛,“你之前每天早上都是和李广云一起来的,现在我把李广云拐走了,你不会记仇吧?”

    温茶没吭声,抓起桌子上的烧麦,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见她狼吞虎咽,又面无表情的,江淼淼笑容一收,“你不会,真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温茶取出转头给自己一杯水,在她的注视下,吃完了所有的烧麦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生气的,”温茶低低一笑,“能被带走的,都没有什么重量,你要是过意不去,就每天给我带早餐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江淼淼就尴尬了,她讪讪的点点头,“你喜欢吃什么,都可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说什么呢?”一直作壁上观的李广云蓦然转过头来,“不会背着说我坏话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信他没听见,撇过眼睛,没理他。

    江淼淼笑着拍了一下李广云的胳膊,“我们女生说话,没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两节语文课过后,就是陆谨言的数学课。

    他仍旧穿着笔直修身的黑西装,配白衬衣和真丝领带,看起来绅士又睿智。

    经过昨天的授课,班里同学对他的好感度爆表,见他走进教室,就齐刷刷的喊老师好,两只眼睛跟沾了胶水一样,粘在他身上扯不下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紧不慢的翻开书,声音平缓的开始讲课,他写的一手条理清晰的板书,声音又充满磁性,让人不由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听的聚精会神时,他忽然停了下来,目光淡淡的扫过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,说:“现在讲到的解题方法,是高考中经常用到,我接下来会出一道题目,请一位同学上来解答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教室里的学生,纷纷争着举手,这可是陆老师出的第一道题,多有纪念意义啊,必须抢答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紧不慢的转过身,在黑板上写了简明的题目,回过头来叫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姜茶,你上来回答一下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