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5章 致爱丽丝(七)
    下午放学,李广云拖着江淼淼去新世纪广场看中央喷泉,温茶经过一家文具品店,进去买了几个新本子。

    原主的作业本每个都惨不忍睹,她内心深处也是嫌弃好吗?

    买好作业本后,她慢腾腾的往回家路上走,没走出学区楼,就被张瑶带人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张瑶大摇大摆的挡在她面前,身后跟了几个奇装异服的女生,一看就是外校的,个个趾高气扬的盯着温茶,一脸鄙夷。

    领头的高个子盯了一会儿,转头问张瑶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贱人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!”张瑶不怀好意的看着温茶说:“你们今天就给我把她打了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高个儿女生也不多问,扭了一下脖子,对身后的人使了个颜色,就来抓温茶的头发。

    温茶弯腰晃过,拔腿就朝外跑,不讲道理的女生是最可怕的,她们拖撕拉拽咬抓样样都来,简直行走的人形母暴龙,这么多母暴龙齐上阵,别说她了,就是金刚芭比,也能给撕了。

    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张瑶哪肯轻易饶过她,抬脚就去踢温茶的腿肚,温茶虚晃一招,反脚就把她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瑶重重的摔在地上,疼的嘴里直吸气,“你他妈竟敢还手?!”

    她在王楚的搀扶下爬起来,看着温茶的眼睛,就差吃人了,“你今天要么给我打一顿,要么被我撕作业撕到毕业,你自己看着办!”

    温茶心说,你想得美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?”温茶没有立即离开,她停下来,深深地看了张瑶一眼,“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”张瑶瘸着腿走到她面前,目露轻蔑的说:“我看你浑身上下都不顺眼,就想打你一顿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方老师也不顺眼啊,”温茶说:“你怎么不去把她打一顿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就是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的看向张瑶,“我今天就算被你打了,也逃不过被你撕作业的结果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张瑶冷哼一声:“你倒忽然聪明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为什么给你打?”

    张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你能随心所欲,不代表你有能力,它恰恰证实了你的无能。”

    张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眼睛一狠:“你他妈胡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越是这样就越可悲,”温茶低笑了一声:“当你离开学校这座象牙塔,离开未成年这层保护色,你还能依仗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跟你计较,是觉得你无聊,事实证明,你的确无聊透顶。”

    张瑶脸上闪过一丝心虚,很快浓重的愤怒让她红了眼睛,“你以为你说这些,我就能放过你?你做梦!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说过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不怕她,“从此以后,我就不会再忍你了,你敢动手,我就敢报警,看到时候谁更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瑶没料到温茶会提起报警,她以前欺负姜茶的时候,姜茶只有默默受着的份儿,什么时候想过报警啊?

    “你最好放我走。”温茶眯着眼眸盯住她,“否则,我们谁也别想好过,你做的那些好事,我不介意抖落给方君,她要是知道我的成绩之所以这么坏,都是拜你所赐,你猜她会不会叫家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怕的,你很清楚。”温茶笑了一声:“我可没有能来学校喝茶的爹妈。”

    张瑶后退一步,没想到她会这么狠。

    她在家里就是个乖乖女,加上成绩好,很受长辈喜欢,父母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学校里做的事,如果真的被通知家长了……她想象不到自己的后果……

    “住嘴!”她恶狠狠的瞪了温茶一眼,脸上全都是犹豫和忌惮,很快她就搞清楚了温茶的目的,“你说这些不就是想让我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温茶也不否认,“你放吗?”

    张瑶当然不想放。

    “好啊,”温茶笑:“那我们一起死好了,反正我这条贱命也不值钱,拉你垫背,稳赚不亏。”

    张瑶被她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吓到了,当然,她更怕的是温茶要把她搞臭的态度,她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,最后才冷哼道:“我可以放过你,但是你最好把嘴闭紧了,否则我就是被请家长,也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温茶挑挑眉,“那也要你老实才行,毕竟我孤家寡人,可比不上你这个掌上明珠。”

    “说够了吗?!”张瑶粗暴的打断她,“说够了就给我滚!”

    温茶耸耸肩,抬脚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跟在张瑶身后的小太妹不满的瞪向张瑶,“你就这么放她走了,我们还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钱照给。”张瑶不悦的从书包里取出一叠钱给她们,“赶紧给我走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女生抢过钱数了数,冷笑一声,讥讽的说:“你真他妈是个孬种!”都已经找到人了,还被人反将一军,不是孬种是什么?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那小太妹脸上浮现出一丝怒火,正要发作,一旁的王楚赶紧出来打圆场,“钱给了,也没让你们动手,这不挺好的吗?难道非要弄到警察局你们才高兴啊?”

    小太妹一想也是,冷哼一声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张瑶转过头来,一脚踢在身边的石头上,把脚踢得生疼,才咬牙切齿的让王楚扶着走了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,温茶别以为这样就能摆脱她,她有的是折磨人的法子。

    不就是不能明着来吗?

    温茶走到人多的地方,再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小路,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张瑶只是个心思不深的女生,否则她想出来,还真要费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学生大多都不敢进警察局,就算是未成年,教育出来后,也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,张瑶是个女生,最在意的无非是名声。

    幸好她还有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温茶勾勾唇角,不紧不慢的继续往回走。

    陆谨言从街道边的转角处走出来,隔着镜片静静地看了一眼温茶离开的方向,面上一片冷淡。

    中午听到那叫张瑶的女生要闹事后,他故意走了学校附近人最少的小路,想借机把人掰正,没想到却看了一场出乎意料的好戏。

    姜茶么……

    陆谨言伸手推了推镜框,还真是有些意外啊。

    温茶推开门,一只带水的纸杯朝着她的脑袋砸过来,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?”

    温茶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挡,滚烫的开水撞在胳膊上,烫的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李彩凤冷笑着看着她痛苦的表情,心里很是痛快,“你花着我的钱,还想在外面鬼混,你以为我是你那死鬼老爹吗?!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,你以后要是再晚回来,可没这么简单饶过你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卧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