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4章 致爱丽丝(六)
    陆谨言说完话以后,教室里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方君扫过几个跃跃欲试的女生,严肃的说:“陆老师是从帝都过来的高材生,教学经验丰富,你们以后可要好好听他讲课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啦——”方嬷嬷。

    方君走后,教室里的气氛瞬时就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,你今年多少岁啦?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上的大学?”

    “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结过婚吗?”

    “有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静一静,”陆谨言看向问题最多的几个人,面无表情的说:“现在是上课时间,题外话都不要带到课堂上来,我们开始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嘁,和周老头儿一样死板。”

    有人唉声叹气的说:“好不容易来了个帅老师,脸能开舔了,这性格也太难搞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书翻到三十五页。”陆谨言淡淡的说:“我们接着周老师遗留的内容继续讲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位陆老师毫无人性的开始讲课,他话不多,一节课从头到位,就一个表情——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说出的话也是字字珠玑,每句话都是简明重要的知识点,就连数学倒数第一的温茶,也听懂十之**。

    更别说那些有基础的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帝都来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窃窃私语都变作恍然大悟和沉迷学习无法自拔,一节课下来,课上睡觉的学生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听小年轻讲课就是不一样,”陆谨言下课走后,李广云啧啧扫过班里同学,嬉皮笑脸的说:“我猜这节课班里女生都在看陆谨言的脸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温茶朝天翻个白眼,“听人讲话,直视对方的眼睛是应有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”李广云推她一把,嫌弃的说:“你这种没有浪漫细胞的人,简直无趣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老师讲得很好啊,”江淼淼回过头来看向温茶,笑着说:“我数学不好的,也听的懂,陆老师很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温茶被她看的有点不自在,垂着脑袋,避开了她的注视。

    “啧,”李广云鄙夷的看她一眼,“瞧你那点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别理她,”他转过身朝江淼淼说:“她这人,你别指望她能跟你说出什么一二三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江淼淼有点失落的低下头,“我倒是觉得她挺好的,想跟她做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跟她交朋友?”李广云闻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完全想不通,温茶跟江淼淼能做什么朋友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,完全不搭好吗?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江淼淼傻乎乎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太合适,”李广云骚骚脑袋,斟酌着指了指她新换的漂亮衣服,“你一小公主跟丑小鸭做什么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很有趣,”江淼淼想也不想的说,“丑小鸭后来也变成白天鹅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指望她就是那只白天鹅,”李广云摇摇头,“她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。”

    “你人怎么这样?”江淼淼余光撇过温茶垂着的脸,生气的瞪他一眼,“你要这样,我可不敢跟你做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”李广云拉了拉她的胳膊,“我这不跟你分析条件吗?”

    江淼淼义正言辞的说:“朋友不需要什么条件,臭味相投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李广云回头看温茶一眼,笑着说:“傻帽,有人想跟你交个朋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”李广云指指温茶的脑袋,对江淼淼说:“她就是这么坏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江淼淼严肃的说:“重要的决定,从不能轻易放弃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……”这家伙不会是圣母玛利亚转世吧?

    中午放学后,温茶取出早上带出来的馒头,准备将就一顿,江淼淼看到后,直接拖她去食堂,“今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温茶看也不看她,默默的取出数学习题,一脸沉浸学习的嘴脸。

    江淼淼讪讪的收回手,“那我给你带吃的回来吧,你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不说话,她又说:“我随便给你带点行吗?面包牛奶,还有盒饭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让我们家司机给你送蛋糕过来吃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想吃,但她……高冷的人设怎么办?
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你确定是高冷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?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蛋糕我明天给你带,今天先给你带面包牛奶吧。”江淼淼笑眯眯的说,“你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江淼淼跟着李广云说说笑笑走出去后,温茶垂着眼睛,开始琢磨今天讲的重点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张瑶和王楚对视一眼,踢开凳子走到温茶面前,“姜茶,早上的账我们得算算。”

    温茶掀起眼皮:“你们想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要么当着全班面给我认错,让我撕一学期的作业,要么跪着求我,给我当一学期的跑腿儿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如果我都不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”张瑶活动活动手腕,“找几个人收拾一下你,随随便便的事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张瑶:“中午你不出学校,没关系,下午,你就没这么走运了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就是要开战啊。

    温茶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,“你想打我?”

    “是找一群人打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……那我可真要怕死了……

    张瑶:“下午放学之前,你记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瑶伸手点点温茶的额头,笑了一声:“你应该是我们中最惜命的,你比谁都清楚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没人会管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,转过身正要带着王楚出去吃饭,回过头的刹那,脸色就变了,“陆、陆老师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王楚也吓了一跳:“陆老师你……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陆谨言从讲桌脚下取出一支黑色的钢笔,面无表情的看了张瑶和王楚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,抬脚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这下惨了,”王楚一脸惨白的看向张瑶,“陆老师要是把这事儿告诉灭绝师太,我们肯定要挨批。”

    张瑶虽然也怕的不行,不过很快镇静下来,“别怕,你没发现陆老师根本没想管这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准,”王楚拍拍自己的胸口,“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我们还是先别弄她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样子真丑。”听到这话,张瑶冷冷的瞪她一眼,“你要就这么点胆子,也别说是我朋友,我可没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丢开王楚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王楚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跺着脚跟了上去,谁让班里就张瑶跟她玩的最好呢。

    温茶静静地抬起眼睛,望着空无一人的教室,发出了一声轻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