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3章 现实世界(七十)
    导演宣布完注意事项后,不少人犯了难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会做饭的朱澜和白书画,简直要被规则弄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学跳舞的,平时在舞蹈室待着,都没怎么进过厨房,这是要逼死我啊。”白书画欲哭无泪,看向自己的拍档,期待又紧张的问:“顾真,你厨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在高丽国待过几年,”顾真腼腆的笑了笑,露出一双温柔含笑的眼睛,说:“国外什么都好,就饮食这一块,对我来说可以算作噩梦,所以,我在国外除了当练习生外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学会了做菜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白书画惊喜的大叫一声,一把抱住顾真的手臂,“暖男,你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,爱你!”

    顾真略带尴尬的从她怀里抽出手,轻咳了一下说:“我的厨艺并不算特别好,你不介意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介意什么啊,”白书画往他身边凑了凑,“我高兴还来不及,做菜的事,能交给你,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要给我打下手。”顾真悄悄离她远了点,“我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洗菜这些事,当然没问题了!”白书画微笑如花的保证道:“如果你还想我帮你切菜什么的,我也可以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朱澜看着其乐融融的两人,将目光望向了钟琅,“你,会做菜吗?”

    钟琅略带诧异的盯着她,“你不会?”

    朱澜没敢看他的眼睛,委婉道:“我的厨艺并不是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跟白书画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钟琅沉默了一下,实在想不明白,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,是要多金贵,才连厨房都没进过。

    “行吧,”他也不是什么计较的人,“一会儿我来做菜,你帮忙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朱澜简直巴不得,“到时候,你指挥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他们,周如意和陈珊珊,跟自己的搭档,连交流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是周如意丑闻沾身,易千荀不想跟周如意表现的太亲近,怕惹祸上身,二是周如意本身就是个四体不勤的女人,她现在名声这么臭,也不敢和白书画一样说自己什么都不会,说的多,错的就越多。

    至于陈珊珊,她之前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,为了外在形象,厨艺早就练的有模有样的,根本不怕实战。

    五组成员各自搞清楚了搭档的水平,纷纷起身朝着村子里的其他家跑去。

    小院里除了一院子的花,什么都没有,食材什么的,还是要向人求助啊。

    温茶跟张译文先确定了要做的菜单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红烧肉,粉蒸排骨,油爆大虾,还有肉末茄子,最后再炒个素菜,最好是空心菜之类的。”张译文说完自己的菜单,看向温茶:“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挺美的啊,”温茶笑眯眯的看他几眼,“这几样东西,都是要钱买的,我们身上一毛钱都没有,到哪儿买?”

    “求人啊。”张译文想也不想的说:“节目组不给资金,不就是让我们求人吗?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怎么求?跪地求啊?”

    张译文暗自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“跪地求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要脸不?”温茶鄙夷的看他一眼,“你不要脸,我还要呢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尴尬的摸摸鼻子,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“卖艺。”温茶头也不回的说:“你不是会跳什么机械舞吗?到时候找个人多的地方,跳几段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行得通?”张译文对她的办法持一万个怀疑,“这山沟沟,谁买我的帐啊?”

    温茶四下看了看,“有的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风景优美,气候怡然,在秋天,也没有北方的寒冷,山里物产丰富,又适合采摘木耳蘑菇灵芝等一系列野生菌菇,再加上挨家挨户都盖的竹楼,种的花田,你觉得适合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适合做什么?”张译文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民宿啊。”温茶以学霸独有的目光鄙视的看向他,只差感叹一声朽木不可雕了。

    张译文一下子恍然大悟,“你是说这里除了村民还有不少外地来的游客,我们挣钱的机会很大?”

    温茶:“孺子可教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忍不住笑了几声:“你这么一说,我就有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过去吧。”温茶懒得跟他瞎白活,“马上就到中午了,住民宿的顾客应该从花田里采花回来了,你过去表演正是好时候,再晚了,人家下午就上山采蘑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译文一步不停的跟她走到了存里房屋最多的地方,果然每隔两家就是民宿屋,一批批拿着各色鲜花的男女正嬉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张译文也不管什么偶像包袱了,朝着那几个人招招手,把他们叫了过来,其中就有他的粉丝。

    粉丝们纷纷错愕又惊喜的看着张译文,还以为自己认错了。

    张译文赶紧把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,看其中有没有喜欢看他跳舞的。

    温茶跟他说了,这是平等交换,不是强买强卖,有喜欢的粉丝最好,没有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就挺喜欢你跳舞的,”有一个抱着花束的女生兴致勃勃的笑着说:“你之前参加那个开心一族节目的时候,舞跳的可好了!你能给我跳一次吗?我付钱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当然满口答应,当即就给女生舞了一曲,满打满算五分钟的,饱足了这些人的眼福,停下来时,周围喝彩声接连不断,也算开了个好头。

    女生十分满足的将钱双手递给张译文,又要了签名后,说:“你参加的《最佳拍档》我也特别喜欢,我会一直支持你,加油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女生之后,很快,又有几个人围在张译文身边,其中一个女生说:“上期《最佳拍档》,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阶段,就是你亲手给温茶摘了一束花,那束花真的好漂亮,现在虽然没有野花,但是,我想让你去花田里,帮我摘一束好吗?我也可以付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”张译文温柔的笑了笑,“你想去哪个花田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一群姑娘跟着张译文走了,温茶暗叹张译文人缘好的同时,开始找能买菜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请问是,温茶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